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玉镯诉说爱我一生


    2011-03-17 15:21:10 | 来源:南阳宛城区国税局新华分局 | 作者:王忠嘎

        夏日的午夜,耳塞里是瑞亚利德低沉微哑的男声,在温柔缠绵地倾诉。如华的月光从窗户里洒了进来,室内一片静谧,先生和儿子已经熟睡,我习惯地提起手腕轻轻地转动我的玉镯。
        我的玉镯一半为雪青色,一半有丝丝绿意,不仅相映成趣,而且精华内敛,温柔可人。它在我的手腕上已经八个春秋了。每当我心情郁闷的时候,我都轻轻地转动它,让它的清凉慢慢熨开心灵上的皱纹。
        时光倒流到八年前的秋天,我的慢性头疼突然加剧,疼起来,就象一根钢针从头部右鬓往里刺,一寸寸地加深直达脑中部。没有任何抵御措施,我只能手脚蜷曲地躺在床上,竭力抵抗连绵不断的疼痛。我正常的生活被一阵又一阵的头疼剁成了许多互不连贯的碎片。
        到医院作CT检查,医生看了又看那张片子,表情凝重地告诉我和先生,说我头上长了脑瘤,不知是否良性,同时建议我们早日做手术摘除,不得延误。薄薄的一张诊断纸如万钧雷霆当顶向我们压来。
        那时我们结婚九年,儿子刚刚五岁。
        我和先生坐上了开往北京的K184列车。对生命的留恋、对儿子的眷恋、对先生的爱恋,使我的眉眼心底是一片愁云惨雾。列车在黑暗中喀嚓喀嚓滚滚向前,仿佛在有节奏地剁着什么,我的心脏也随着车轮的节奏一声声重重地击打着自己的胸。我觉得自己像失去方向感的昆虫,在暴风骤雨来之际,不得不振动着沉重的翅膀,在苍茫中扑向不可知的未来。
        躺在卧铺上我大睁两眼没有丝毫的睡意,先生伏下身子温柔地看着我,从衣服内衣口袋掏出一个精美的首饰盒,笑嘻嘻地说,来,戴上这个。什么东西?我漫不经心地接到手里,打开一看,是这只精美的独玉镯。先生亲手为我戴在腕上,用轻松的语气说,戴玉镯能解除人的紧张状态,具有镇静安神的功效。古代医药名著《神农本草经》上说,玉具有“除中热、解烦懑、润心肺、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安魂魄、疏血脉、明耳目”等疗效。听着他背书一样地介绍,看着玉镯在昏暗的车厢里发出柔和的光,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久违的笑意一点点弥漫在我的眼里。看着手腕上新带上的玉镯,仿佛咀嚼着一枚芬芳香甜的果子,让我奇异地涌起某种感动。
        看着我高兴起来,先生快活地说,你戴上玉镯是有好处的。独山玉中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如铬、铁等。因为玉是蓄“气”最充沛的物质,经常佩戴能使这些微量元素通过皮肤的穴位浸润进体内,能平衡阴阳气血,祛病保健,祁保平安。我“扑哧”乐出了声,什么时候你成玉专家了?先生握住我带上玉镯的手,口气郑重起来,我希望你能快乐。病,并不可怕,重要的是你的思想不能崩溃。我掩饰地转过头去看窗外,让夜风吹干我的眼泪。
        北京天坛医院神外八科,2001年10月24日,这个普通的日子成了我生命的里程碑。玉镯见识了我满头青丝被护工剃成光头,玉镯感到了我的泪水哗哗而下,玉镯知道了我的心在秋风里微微颤抖。
        我要上手术车了,除了病号服什么也不能穿戴。我依依不舍摘下玉镯交给先生,先生体贴地说,没事,放心去吧,出来还给你戴。
        醒来时世界一片雪白,整个人如在雾中行走,看一切都似隔着飘飘的云朵。我竭力想辨清周围,头疼欲裂,平日里呼吸是那样自如轻松,现在却感到胸中有一团火苗在燃烧我的肺。我痛苦地翕动嘴唇,它竟象两扇沉重的铁门难以开启。我的嘴里苦涩干疼,我积攒全身力量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啊,我首先看到先生关切痛惜的目光,我知道我还活着。
        我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三天四夜才脱离了危险期。先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说服了严厉的护士长,把玉镯带给了我,我把它戴在手腕上,在被子下玉镯是温热的。我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时就慢慢转动玉镯,渐渐地熄灭了疼痛。ICU是无菌室,家属是不让进的,玉镯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终于,我转进了普通监护室,家属每天可以探视两个小时。先生一大早坐十几站车去北京农贸市场买了新鲜的鲫鱼、乌鸡、排骨,再倒车回到宾馆了。冲洗干净后用沙锅精心地煲成汤装进饭桶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提到医院里。坐在病床上我欣欣然地掀开盖子,立即就被食物炖到骨渣处榨出来的香气包裹住了,浓稠、弥漫。我仿佛走进一座玫瑰色的宫殿了,一种温馨和愉悦包围着我,抚慰着饱经疼痛的身体。我用戴玉镯的手一勺勺地喝着鲜美的汤,汤汤水汤汤水水淹进胃里,全身的筋骨一点点松散开来。
        玉镯不时碰在碗边发出清清脆脆的轻响,先生满足地看着我,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我心被丝丝缕缕的柔情触动着,爱让我的情绪成了海面上阳光下鼓胀的风帆。初升的朝阳照耀进来,我腕上的玉镯中雪青色和浅绿色粲然若动。玉镯的温润和先生柔和的目光交相辉映,那一刻的感觉美妙极了,饱受疼痛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又轻又软的羽毛,飞上了晴朗无比的蓝天。
        时光飞逝。玉镯戴在我腕上已经八年多了,每天晚上先生都拉着我的手在河边散步。凉风习习,我整个人都放松起来,顺利的康复已经卸去我心灵上的负荷,曾经郁闷的心情化解在一个清净的天地里了。
        他笑着调侃我,是玉镯保佑你顺利康复。我也笑曰,难怪在古代,人们身上总爱佩一块玉,并将玉而生出了一段又一段的情,演出了一幕又一幕的爱情戏。民间素有佩戴玉镯的习惯,听说能预防中风,还能提高身价呢!先生举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他收起笑容,郑重地说,看,是玉镯见证了你大病无恙,相信我,这份爱会陪伴你一生的。听着先生的真情告白,凝视着腕上的玉镯在路灯橘黄色的光影里,摇曳生姿而温润柔美,闪烁着恒久夺目的光芒,我的身心轻盈的进入了神圣喜悦之境地。
        当我面对重新拥有的生命,面对爱带来的喜悦,抚摩玉镯的光滑,我感到以前孜孜以求的地位、名利是多么不值得。生死帮我滤去了杂质,又回到了生命最初的本真状态,没有追赶,只有平缓,看透生命本质的那种平缓,如水一样清纯,如玉一样无暇,带着浮世之外的童真和坦荡。
        玉镯诉说爱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