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远去的算盘


    2011-11-14 10:28:59 | 来源:中国税务学会秘书处 | 作者:

       

        算盘渐渐远离我们了。
        回想数十年前,我们去哪家银行、商店都能在柜台上看到它的身影。那时无论是乡村的生产队会计,还是城市金融商业部门的职员,算账时谁都是在啪啦啪啦地拨弄着算盘,如果你从银行旁边路过,远远就能听到一片算盘的声响。算账的人戴着老花眼镜,一只手一页页地翻着账本,另一只手在算盘上啪啦啪啦地拨动着算盘珠儿,那模样使人想起了“账房先生”这个称谓。
        小时候家穷,父母都目不识丁,家里没有也不需要算盘。小学四年级开设珠算课时,父亲挑了一箩筐米糠走了几十里山路到县城换成钱,给我买了一把算盘。白天上学时,我左边背着书包,右边肩膀上吊着算盘。晚上做完作业就想起要打一阵算盘,我从乘法中的“一九”练习到“九九”,又从乘法练习到除法。母亲有时要我算点柴米油盐类的小账,我便拿出算盘啪啦啪啦地打上一阵,等我一一报出答案,母亲就笑嘻嘻地说:“让你学学还真有用了呢!”因为对算盘有了感情,只要听到别人说及算盘的事我就格外注意地听,言语里与算盘沾了边的词,我就记得特别牢。人们口语里有很多话与算盘有关,比如,见某人事情特多,他也特忙,就会说他忙得“二一添作五”;见别人能力棒,处理事情快刀斩乱麻,就会说他做事“三下五除一”;若某人不灵活,别人指派一下他动一下,就会说他是算盘珠子——“不拨不会动”;如果某人心里在筹划某事情,就会说他心中正打着“小九九”;过去瘦子很普遍,夏天男性裸了上身,脊椎骨上的结清楚可见,人们就会联想到算盘珠子,说他们背上背着一串算盘珠……
        记得儿时我们常用算盘做“吃子”的游戏,游戏的玩法是:两位玩伴相对而坐,一把木制算盘摆放在二人之间,算盘横梁上下,两人各有一片区域,用拇指和食指推动算盘珠子,下面的五粒全推上去,上面的两粒就拉下来,区域间有一横梁,如同象棋的“楚河汉界”相隔,二人各自在算盘上摆好阵势后就开始进攻。子可进可退,运动到两家相邻的那根竹棍时就可以吃掉对方的子,游戏以吃尽对方的子为胜。别小看这种游戏,孩子们玩起来十分地较真,往往会为一粒珠子吃得应不应该而争吵或动起拳脚。
        上个世纪90年代还能依稀听到算盘的声音,才十多年过去,算盘已是差不多成为绝响。现在,商店的营业员也好,银行的职员也罢,算账哪还用得上算盘?就连菜市场卖肉鱼卖小菜的大叔大婶,也都是手掐一只计算器了。
        鄙人孤陋寡闻,不知国外有没有算盘,如有,不知他们的运算法则是不是跟我们的相似?假如国外没有算盘,当然就谈不上有“小九九”那样的口诀和法则,那我国的珠算也就是人类文化的遗产了。或许,我们真该对祖国这种用木框框着、用竹棍串起一排排圆珠的算盘,视作民族文化遗产而加以保护才对呢。其实,中国的算盘不就是人类最初的计算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