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野性的呼唤


    2014-03-11 14:26:00 | 来源:《内蒙古国税论坛》2013年第5期 | 作者:

        初次见到这两个家伙,我喜欢得不得了,如果非得用形容词来描述,那就是野蛮的漂亮亦或漂亮的野蛮。
        为了不让两个家伙过于遭罪,我和两个姐妹,想把它们从漆黑又狭窄的纸箱世界挪到光明地带,谁知道,那男生野蛮得近乎疯狂,在我刚刚把纸箱口拉开一道缝时,它卯足了劲,扑棱一下,冲出黑暗。我和两个姐妹毫无思想准备,不由自主,退闪几步,抱住脑袋,发出高分贝的声音,那家伙在我们刺耳的尖叫声中似乎慌不择路,满屋子乱撞乱扑……说实话,我被这精灵的彪悍和美丽震慑,它的美是不需要描述的,一身华锦,拖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尾巴,扇动有力的翅膀,像传说中的凤凰,在我狭窄的空间,快速滑动着弧线,携带的风不时地从耳边掠过,我和姐妹们左躲右闪,生怕一不小心成了被扫落的梧桐叶。
        事实上这个拖着长尾巴,全身华锦的家伙,在蓦然见到满屋子的光明和四壁都是自己身影的迷宫时,除了恐惧还是恐惧,一阵乱飞,沉寂几秒钟后,瞪着一对愤怒的眼睛,扑打着翅膀撞向我的美发镜子,我和姐妹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家伙狂野、悲壮的举动,束手无策,再次发出尖叫,心想英雄末路,它完了,再也飞不起来……
        也许那家伙突然临危猛醒,再撞向镜子时,突然自觉减弱了冲力。也许它蓦然感悟到,生命的美好,虽然被强制关押,成了笼中的华宠,但一定是暂时的,美丽的大自然在期待它神圣的回归。也许有一天,丛林之中会因它的涅槃,奏响百鸟朝凤的旋律。那时,也许是人与自然最和谐的时候,餐桌以及宠物的擂台上,不会再有自己同类的肉身,也许那时不会远,说不定就在眼前,也许……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想着想着,天变得高远湛蓝,自己与雄鹰一起,扇动翅膀,搏击云海,紫燕与百灵追着轻盈洁白的云朵,高歌起舞,溪水叮咚悦耳穿过如茵的芳草地,云水相依的水底是一场鱼鸟相戏的盛宴……那家伙想得忘平所以,扑棱一下,振翅高翔,一下撞在棚顶上,我和姐妹们再次发出刺耳的声音,那家伙重重地摔在地上。
        老实话,这时我已经开始后悔,干嘛替友收留这俩宝贝呢?现在弄得我们姐几个狼狈不堪,却又拿这个野蛮的家伙没办法,抓不住,逮不着,眼看着那家伙拼死折腾,只能干着急。幸亏,有姐妹聪明,电话喊老公:“喂!快点来啊!鸡……野鸡出来了,在我姐这里做妖呢……”听这话咋这么别扭呐,我跟另一个姐妹苦着脸对望,然后爆笑。
        听人说野鸡三蹦跶,怎么凶,过了三下,就没精神了,可眼前这家伙,一蹦三跳五乱飞,雄赳赳地怒视我们,一点没有老实地意思。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缠着舅舅用气枪打鸟时的情景,一排麻雀,在电线上,吭吭喳喳地欢叫跳跃着,偶尔几只还亲昵地对啄,弄得电线不停地摇摆,像风中舞蹈的五线谱,跳跃着灵动的音符,很美。我看着看着,就不让舅舅打了,舅舅不听,端起枪瞄准一只,一声闷响,电线上的音符呼啦一下散去,地上躺下一只可怜的麻雀,流着殷红的血,那红在雪地上很刺眼。那次我发了疯,抢下舅舅的枪,狠狠地摔在石头上,也是从那时起,我不敢碰触有羽毛的动物,似平每次碰到,手心里都有猩红的血在流。我没有杀过鸟,但鸟却是因我而死,目睹了一个可爱的生灵,走向死亡的全过程。“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成龙那句宣传广告词突然冒出来,想到这儿,我激灵灵地打个冷战,依稀中,看到两只美丽的大鸟,在餐桌上向我愤怒地瞪圆眼睛……
        吓傻一个,还是我想辙吧,一个姐妹看我发愣发呆,自己跑出去,领来对面养鸟的老乡,拿来鸟网和一个大笼子,两个家伙在老乡地帮忙下,总算进了限定的空间,想飞起来是不可能了。但这两家伙,放到一起,拼命地撞笼子,撞得翎羽纷飞,看样子,那份愤怒,是不撞死也得气死。这时,我望了一眼窗外,夜已经降临,楼群之上,露出巴掌大的一片天空,深蓝的色彩闪着星子的光芒,居然有了格子般的棱角,其实被局限的美更有无限的畅想空间,格子之外,是钢筋铁瓦不能围困的辽远。格子之内,是被物欲横流的枷锁,套得更紧的现代人,也包括我自己,万千挣扎,却难逃红尘之渊,甚至不如大鸟,大鸟命运不济,充其量是被他人买卖,而我们,有时却不得不出卖自己。
        大鸟终于安静了,是被养鸟经验丰富的老乡用黑色帷幕给盖上的,完全漆黑。我屋里的灯光透过缝隙,是这俩家伙的星空。很晚了,姐妹们嬉笑离去。我洗漱完成关了灯,准备去休息。可是这俩家伙却吵起来,在笼子里扑朴棱棱地连叫带跳,弄得笼子叮当三响,甭说睡觉,就是坐着听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俩个家伙出事。我披衣起床,原来是男生在欺负女生,小小笼子,女生无处可逃,只能拼命的撞笼子,一副拼了命也要冲出狼窝虎穴的模样。而那个男生自持威武雄健,大大咧咧,摇摇摆摆地追着女生……
        这时,脑子突然冒出关于凤凰的传说,有人说,凤凰就是锦鸡或雉,又叫玄鸟。眼前这两个家伙,虽没有锦鸡那样羽色光鲜,但确实不失美丽的光彩,有玄鸟的影子。并且有着玄鸟的刚强与坚韧,就那份拼死力冲的劲头,就像传说中以肉身投入熊熊烈火,以灵魂升华,换取爱人永生的玄鸟,经过轰轰烈烈火中涅磐。然后奔向太阳的图腾。唯一遗憾的是,这两个家伙的生猛,远离了真爱情节,也辜负了隐士萧史与弄玉驾凤飞天的美丽传说。即便如此,我依然担忧着两个美丽精灵的安危。拖着疲惫与困倦,与两只大鸟僵持着。
        一次次制止着这俩家伙的角逐,我连连叹气。如果他们还在原野,空旷寂寥的雪夜,是否各自安然的各栖一枝,听风望月,畅想春天醒来时的梦,等待第一颗种子破土的声音。而我无意之间,让这两只美丽的大鸟梦断未央的冬天,或许已经间接地把美丽的生灵,变为流血的祭奠。无意间,我又做了一次猎杀大鸟的罪人。于是,佛前点亮酥油灯,我祈祷,却已经没有了赎罪的理由,唯一所求,就是盼望世人不要与我一样,因罪才去求赎,还是及早放下心中的猎念吧!
        凌晨了,两只大鸟战斗了一夜,看模样,也倦了。我也被反复折腾得疲惫不堪,田倦的神经有点麻木,突然觉得这一夜好长,祈祷的钟声在心底一直鸣响,可是天就是不亮。与鸟做精神的博弈很累,接近黎明的时候,有一份倦意袭来。恍惚中,觉得自己被关进了笼子。而那两只大鸟,幻化万千彩凤,在一片火红的云霞中,向着大阳越飞越高,越飞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