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麦收到了


    2015-06-16 10:37: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河北省吴桥县地税局 | 作者:刘耐岗

      麦收到了。一年一次。

      小时候过麦晌是这样的,那时候没有机器,是纯手工收麦。嫌麦茬留在地里,就直接上手去拔。打场,轧场,麦子还得把根部砸下来,天又热活又多又累,没有十天半拉月下不来。还别说赶上闹天儿。庄稼人最焦心的时候又是最高兴的时候。有一次我看到有两个正在拉麦秸车的人,脸晒得黑油发亮,汗水顺着沾满泥土的脸上滑下来,冲出一道道槽儿,那张脸我已经看不出是谁了。眼看着进了麦场,我和他们打招呼,那俩个人冲我咧嘴笑了笑,一张黑黑的脸上,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一开口,我才看出是我小叔小婶,这张滑稽的脸让我笑弯了腰。 

      到了傍晚,太阳已经落山了,麦场上各家各户都打起了像小山一样的麦垛,这便是孩子们的乐园了,十几个小孩子围着麦垛疯跑者捉迷藏,几岁的小男孩光着屁股,头上留着一小缕长长的头发,发梢处还用红头绳扎着,紧跟着哥哥姐姐后面跑,小女孩穿着已经看不出是什么花型颜色的裙子,俩个羊角辫上顶着麦秆,在麦垛边钻来钻去,找个安全的藏身处,别让同伴们找着,蚊子把小胳膊咬红了也不敢出声。我花了半个钟头功夫,在紧挨的两座“山丘”掏出一条“山洞”,钻进洞里后,拿麦秸往洞口一堵,神仙也难找。可是顺后边的洞口出来后,衣服都被汗沏湿了,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麦粒从麦穗上脱下来,摊晒在场上,还要不时的耧翻,好干的快。我童心忽起,心血来潮得把自行车的后架上绑了耧耙,骑着一圈圈的耧。别的人瞅了都吃吃得笑。妈来了,上去一把就把我揪下来,说我把麦子都压坏了知不知道。从没领教过母亲如此的严肃,心里觉得很委屈,觉得母亲把麦子也当成了自家的孩子,气得肚皮鼓鼓的。母亲舀了一碗麦粒,膨了甜香的麦子花给我吃,几把下肚,对麦子的那点意见算是彻底没影了。

      现在农村都实行了机械化,农村已大踏步向现代农业进军了。麦收夏种,几天就结束了,剩下了大把的时间,农民工忙完麦收,都急着外出干活打工了。更多的土地都实行了流转,很多人都搬进了县城,跟土地作别。幸好,我家还守着三亩半地,一直舍不得丢。把麦子晾在道边上,很多人围过来看,很熟练地摸一把麦子,凑到鼻子尖上嗅一嗅,搁到嘴里,个蹦一声咬开,嘴里说:这麦子行了,可以入囤了。看到他们艳羡的眼神,我庆幸还有麦子可以收,可以看。

      月亮悄悄爬上了柳树的枝头。父亲和母亲在麦垛跟前的柳树下抱膝而坐,他们在抬头看那皎洁的月亮,看月轮上泻下的银的时光。旁边刚还在玩耍的小女儿已经累了,看她趴在麦子上睡得好甜.。

      那边,收割机的轰鸣还在继续,整齐列队的麦苗被瞬间割倒,麦粒显露出来,透着诚实,麦香浓郁的散发在田间的角角落落,沁人心脾。

      这是每年里父母都喜上眉梢的时刻。看着自己的劳作换来的果实,心底那叫一个舒坦。这就叫幸福啊。只是,不知道这种幸福,能够延续到多久。

    (编辑: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