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梦中有条叫考棚的街


    2015-06-18 10:48: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湖北省黄冈国税局直属分局 | 作者:李亚兰

        梦中有条叫考棚的街,她是我心底永远的家。

      她不是我出生的地方,却是我迄今为止一生中住过最长的地方;她不是我长大的地方,却是陪伴我度过艰难岁月、又和我一起分享简单快乐的地方;她不是我最终停留的地方,却是我最想重回的过往。

      考棚街是一条远近闻名的街,自唐始,府试一般为“三年两试”。每临考期,黄州府属各县应试生员聚于黄州,连同送考家人、书童约2万余人,在试院周边就近下榻备考。每逢此时,考棚街热闹异常,其客栈、饭馆、日杂百货、文房四宝等生意兴隆,渐成一条繁华街道,考棚街因此而得名。 

      我魂萦梦牵考棚街,却无关她承载历代儒学之古韵,也无关她习文讲学、科甲鼎盛的历史。我梦中的考棚街,是学校、服装店、鞋店、小吃店、杂货店、药店、理发店一家挨着一家的热闹与喧哗,是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自动车、步行的人构成的日复一日的车水马龙与人如潮涌,是菜场里永远不变的吆喝与拥挤,是十八坡的夜里飘忽而幽暗的光,是小巷口炸土豆片和炒板栗的飘香,是穆家街那家提倡有病吃药而不是打针的小诊所,是穆家街口的小缝纫店里慈眉善目的阿公和阿婆,是出门步行5分钟即到的市中心医院,是医院旁那家百逛不厌的名叫阿依莲的店……

      第一次走近她的时候,是15岁时离开家乡去黄州求学,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离开一直以来生活的小小的世界,走向陌生的未来,那是一条漫长而充满了起伏与曲折的路。当汽车刚刚驶过家乡一个叫黄金桥的地方,从未出远门的我觉得已经走出好远好远,我问大人是否已经到达,大人笑我幼稚与无知,说还远着呢,在一次次询问又一次次被否认之后,坐汽车兴奋与好奇逐渐被无聊和疲倦代替。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黄州,终于闯进了我的睡眼惺忪中。 

      对于一个第一次远离家乡的多愁善感的孩子来说,黄州好大好寂寞,学校里热闹喧哗、人来人往,没有谁会在意一个小女孩内心的孤独与凄凉。百无聊赖中,考棚街就成了我消遣时光的好去处。那两角五分钱一块的香喷喷的麻酥,地下商场里价廉物美的学生装,小巷子里千奇百怪的地摊,穆家街与青云街相联的一条黑乎乎的通道,永远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真的将思乡的煎熬淡化不少。 

      很多次,我站在考棚街头的实验小学门前,成群结队的小学生叫着跳着冲出校门,看着看着,眼里涌上了泪水,在他们看来不过是极平凡极普通的一天,在我看来却是难以企及的遥远。因为,每天每天,他们可以由妈妈牵着小手回到温暖的家,而我的家,却在千山万水之处……很多次,我站在考棚街那些彩灯闪烁的霓虹门前,想像着门里面那个多彩世界。对于这个城市而言,我只是一个局外者,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走进他。

      多年以后,我成为了小时候很想成为的那个自己。在考棚街中段最繁华的一旁,我有了一个很小但很温暖的家;在离家约一公里处的一栋办公楼中,我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办公桌。

      如果以家为中心画圆的话,那么在半径为一公里的圆内,单位、幼儿园、小学、初中、中心菜场、中心医院、小诊所、商场、服装店、鞋店、小吃店、缝纫店、干洗店等等一应俱全。每天上班下班,正好顺路接送孩子,而接孩子回家的途中,顺带逛逛商店,还可将一家人的蔬菜捎回。儿子生病,出门几步路即可到医院或诊所;中心医院旁有两家叫阿依莲和金苑的商店,则完完全全满足了我对淑女装的嗜好和追求。一切生活事宜,步行即可解决,安全又方便。同样是养小孩上班的岁月,同事们过得兵荒马乱、焦头烂额,而我却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同事一再羡慕的说,住在考棚街多好啊,在医院生孩子送个饭都不用打车,接送孩子像是在逛街。我假装不以为然说考棚街太吵,实际上内心爱死了她的热闹,丈夫不在家的日子,我和儿子枕着喧哗的人声入睡,一点都不觉得怕。

      儿子就读的小学,正是当年我无当数次在门前停留的实验小学。有时我牵着儿子的小手走出校门,恍然间如在梦里,这样被夕阳照耀的街道、这样争先恐后涌出校门的孩子,和多年以前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那时我是一个内心充满忧伤的孩子,而现在,我是一个快乐小孩的妈妈,从前与现在,真的隔着一条长长的时间的河吗?站在河两端的我为什么忽然分不清,我是站在河水的源头还是下游?

      某个华灯初上的夜晚,我和儿子横穿过中心菜场,在昏黄摇曳的灯光里,突然瞥见了那个小小的电影院,他在蔬菜摊、水果摊、小吃摊的掩映下,在叫卖声、呟喝声、讨价还还价声的衬托中,显得古老而破旧、幽暗又迷离,我记起了多年前就是在这个小小的电影院中,我和一个同学看了一场我并不想赴约却又不知如何拒绝的电影,那注定是一场充满了尴尬与别扭最终不欢而散的电影,一起看电影的同学的模样早已模糊,今夜,这迷离的灯光唤起了尘封多年的记忆,在黑暗中我的心被什么东西轻轻拨动了,儿子的拉扯叫醒了我游离的思绪,我回头看了一眼电影院已经斑驳的墙,我知道,过了今夜,那场电影又将随风而去。

      后来,丈夫要被调到另外一个城市工作,偌大的黄州将只剩下我和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决定之前他问我是否可以去,我想了想,坚定的回答:去吧。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勇敢,是因为我知道,他的理想,注定在远方,而我和儿子,只要有考棚街与我们相濡以沫,烟火红尘中的柴米油盐,世俗生活里的劳碌奔波,都可以迎刃而解。考棚街,在那段特殊的艰难岁月里,是我心底最大的勇气,是我身后最强的支撑。

      再后来,丈夫顺着他的理想一路走下去,我和儿子尽管对考棚街千般不舍,万般留恋,最终敌不过凡人的宿命,还是奔丈夫而去。曾和我们相依为命的考棚街,相亲相爱的考棚街,转瞬即成天涯。

      后来的后来,儿子渐渐的长大,生活没按照我们设想和预定的方向走下去,无论我们多么向往与努力,都没能将那一段温馨时光找回。考棚街,似乎成为了我匆匆人生里最温暖的一个驿站。

      人生是一场萍聚,许多人,许多事,就那样在不经意与我们走失。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也许在没有约定的未来,她终有一天会和我们不期而遇。

      梦里的考棚街啊,我仿佛和她相隔千山万水,又仿佛和她息息相通;我仿佛离开她已经很久很久,又仿佛从未远离。在我心底,始终深藏着一个不敢忘、不能忘、不想忘的家,那就是她。

     

    (编辑: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