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地税二分局:追忆蓝色梦想


    2015-08-03 15:29: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地税二分局 | 作者:赖星耀

      人生旅途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也不例外。学生时代,我曾经有当科学家,探寻科学奥秘的梦想。也有引吭高歌,歌颂祖国壮丽河山的梦想。还有当飞行员,翱翔祖国的蓝天,护卫祖国领空的梦想以及当公安干警和检察官与法官,维护正义,鞭挞社会丑恶的梦想。其中,当一名海军战士,巡航辽阔的海疆,保卫祖国神圣领土的梦想,尤为强烈。

      如今,步入中年的我,虽然,没有真正成为一名海军战士,驾驭战舰,戍守祖国海防线;但是,19岁,经过文化考试和政审等正规渠道,参加了财政工作。16年之后,即1998年3月1日,财税体制改革,我有幸地融入到百万税务大军的队伍中,与其他税务干部一样,头戴国徽的大沿帽,身着橄榄税服,认真履行“聚财为国、执法为民”神圣职责,遨游税收海洋,实现了蓝色梦想。追忆蓝色梦想,遥想当年的风雨历程,有快乐,有委屈,有疑惑,可是,追寻蓝色梦想的意志,始终不渝。

      孩童时期,处于好奇,领着市管会(今,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人,指认部分经营百货小摊贩藏匿烟丝地点,而遭到小摊贩:“滚,你这个小背时鬼”的责骂。参加财政工作16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农村基层一线摸、滚、爬、打,与税务干部朝夕相处。纵然,财政与税务工作分工有所不同,但是,两个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组织财政收入的共同目标。同样,经历过披星戴月催收公粮(农业税),及时划结入库农业税款的征收工作。依然,需要我们穿梭大山深处的每一个村寨角落,行走在崎岖的乡间小路上,付出千辛万苦,承受烈日烘晒和雨水冲刷的磨练,挨家挨户地说尽千言万语,征收每一笔农业税代金折征款和农林特产税。长期的基层一线工作生涯和零距离接触群众的经历,让我这个城里人,进一步真正认识了广大农民朋友的淳朴和财税工作的艰辛。1983年8月至1984年9月,我从上云乡调往蒲川乡,负责财政工作期间,清理汇总农业税代金折征款时,发现米果村的一户农户,没有按时缴纳农业税折征款。多次上门催收,得到的答复却是他已经缴纳了折征款,并且他还说:“难道你们想多收公粮款,让我一年交两次公粮款吗?”,可是,快要翻烂的6320多户、26500多人口的农业税折征款已经缴纳的名册上,就是找不到该户男主人或女主人的姓名。过了数日,利用清河街赶集的日子,瞅准了他赶集的机会,邀请他到税务所驻征点,现场指认折征款,交给了谁。殊不知,他却认定我就是收款人,他说:“我就是在清河街,交给你的钱,你当时下着象棋、抽着烟、喝着茶,并且,收了钱,没有给收据。”,我一听,相当惊诧,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下子缓不过气来。这,说不清、道不明、飞来的委屈,我能向谁倾诉呢?只有再次让他仔细回想,到底把折征款交给了谁?明显他记错了人,我既不抽烟,也不喝茶,更不会下象棋。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他倔犟地对我说:“你,承认了,这件事,就算了;若你不承认,我兄弟在乡里当领导,我到他那里去告发你”。面对这样的僵局,对于从学校步入社会不久,涉世未深,没有财政老同志或前辈指点的我来说,的确是一个考验。我请他给我几天的时间,当众承诺,尽快查清事实真相,还他一个公道,还我一个清白。当天下午,返回财政所驻地——下甲街以后,我立即组织财政干部和助征员,在税务干部的大力支持配合下,按照每人负责二至三个村寨的划片方法,逐户、逐笔,梳理、排查折征款。有道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是一名助征员收取该户的折征款,当时,折征代金收据开具完了,没有给该户开具收据,仅在他本人的下乡补助花名册上做了记录。当我们将开具好的农业税折征代金收据,送到这位农户手中时,他歉意地说:“皇粮国库,我们是不敢抗交的,我说的是老实话,折征款的确是交了,只不过是把人记错了……”。

      过去,曾经有人把税收征收管理工作,比喻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起初,我不相信,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可是,在法治尚未健全的20世纪里,一些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佩服说话人的独到见解。1986年,我从蒲川乡调往瑞滇乡(今,滇滩镇),负责财政工作的第3个年头里,组织干部征收农林特产税——水产品收入中的人工养殖鱼的税收。起始,征收工作进展顺利,快接近尾声时,征收工作受阻,全乡9个村中,西营村有几户农民的税收,一直没有征收起来,关键问题出在哨坡脚一户姓任的养殖户身上。我们,不但多次反复进行了国家财政收入来源于税收,国防、教育等各项公益事业的财政支出,需要税收。国家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等宣传解释工作,而且,多次邀请村干部前往该户做其思想工作,并且,使出浑身解数,多番进行宣传解释,征收工作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他不止一次地说:“鱼塘,是我在自留地上开挖的,鱼苗,是我用钱购买的。你们支付了多少资金,出了多少力,流了多少汗,凭什么让我交钱,我不交,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在这样被动的工作局面里,曾经有一名财政干部,提议用公款垫支先帮该户缴纳税款,以后慢慢再做思想工作。考虑到西营村还有少数农户没有缴税、存在等待观望的思想以及如何面对已经完税的农户等问题,我没有采纳。说实在的,在法治尚未健全的过去,财政部门征收农业税和农林特产税以及农业特产税的时候,不论是税收执法依据,还是执法机构建设,无法与税务系统相提并论。特别是,在征收力量方面上,相形见绌,势单力溥。基层财政所的工作,绝大部分都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领着年轻人,摸着石头过河。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请求县局农税科出面帮助解决。当天,县乡两级财政干部和村干部,再次前往该户家中做思想工作。不知他什么心理,表现得比较冲动,一会儿诬陷财政干部接受他家大鱼大肉的宴请,一会儿又称财政干部收受他送的香烟礼品,还有一会儿,居然将长刀和火药枪,直接指向我胸前,说道:“你想怎样整?抓我?我弄死你……”。我,当时懵了,我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凭什么,他把矛头对准我呢?难道,就是为这10多元钱的税款吗?在该户问题成功解决以后,我才知道他抗拒不交税款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申请有限财政支农周转金的手续,不符合程序,达不到申请条件,所以,将怨恨全部发泄在我身上。另外,1999年,在县局税政科工作期间,局领导派我前往上云、芒棒、五合等乡镇,协助地税所开展鲜肉零售税收宣传和催缴工作时,同样遇到了一个嘴里喷着酒气的屠商,手持杀猪刀,指着我嚷道:“喂,县上来的人,让开,让开,别拦着我做生意。你们收税,有国家的红头文件吗?收起来的税收,是你们用了吧?我们做生意的比不上你们月底盖章领钱,更比不上领导们,过得轻松,吃得好、喝得好、玩得好,外出不用走路,屁股冒烟;而我们,起早贪黑,一头猪需要缴纳许多税费,命苦啊……”。我苦口婆心地好言相劝,耐心宣传国家税收政策,同时,将文件复印件递给他看。经过努力,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不到一支香烟的功夫,他把40多元的税款交了,其他屠商也纷纷履行了纳税义务。喜悦的心情,不言而喻。

      我,在财税系统工作期间,碰到来自于外部环境的压力和挫折以及受到的一些委屈,完全可以理解。首先,广大农民群众和纳税群体,学习国家税收政策的时间,相对来说,滞后财税工作者。其次,财税业务工作的操作方法,对于他(她)们来讲,可以说并不那么专业。需要给他(她)们学习、认识、思考、消化和接受的足够空间;但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2002年,是我从县地税局税政科调往地税一分局工作的第三个年头。由于,我忍受一个脚趾被农用车撞断的痛苦,拄着木棍,挨家挨户核定征收个体工商户和娱乐业税收,带病积极工作,被分局评选为全县地税系统先进工作者。可是,接下来的云南省地税系统实行竞争上岗、自由组合、双向选择的机构改革,我被明文列入10名挂编人员之首。接踵而至的是,我被从先进个人的名单里刷掉。当时,我疑惑不解,首先,地税局朝令夕改的做法,是第一次碰到。其次,我在财政系统工作16年,多次获得先进工作者和优秀村建工作队员等荣誉;自1998年3月1日财政局农税科成建制划转到地方税务局,才有四、五年的时间,我就被挂编。扪心自问,我既没有沾染上“黄、赌、毒”嗜好,也没有工作拖沓和失职或渎职的地方,更没有行贿的本事和手段。鉴于自己无法全面看到自身存在错误问题的情况,曾经诚心诚意地请求各级领导予以指出,分局领导让我去问县局领导,县局领导却说一级管一级。为了争一口气,我曾经在会议上,当众郑重地向县局领导提出,请求划出一片税收征管区域,我率领挂编人员和待岗人员,负责税收征管,与在职在编人员进行竞赛。假若,我们的税收征管工作,没有干好,开除我,也情愿。此建议,没有被采纳。自从戴上“挂编”这顶帽子以后,不但,听到了许多流言蜚语,而且,当听到其他单位的同志,背后议论其他挂编人员时,心里仿佛有棵针刺。甚至,有时还要忍受共事多年同志的冷嘲热讽和藐视的眼光以及指指戳戳。尽管身陷逆境当中,我没有怨天怨地,也没有带着情绪工作,更没有思想颓废,一蹶不振,放弃蓝色梦想的追求。相反地,时常用巴尔扎克:“苦难,对于天才是一块垫脚石,对于能干的人是一笔财富,对于弱者是一个万丈深渊”这句名言,来勉励自己,不断磨砺自己爱岗敬业的斗志。偶尔,哼上几句邓丽君《我要对你说》的歌曲,籍以排忧消遣。绝大部分的业余时间,积极撰写了大量反映税收工作进展、揭露社会时弊以及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的稿件。通过努力,我投递的稿件,得到了《中国税务》报刊、杂志和税务网站、《纳税人报》和新华财经(税)网站、《云南日报》、云南电视网站、七彩云南网站、《云南经济日报》和云南经济网站、《云南地税公报》和《云南地税》以及云南地税网站、《保山日报》和保山新闻网、腾冲县政府网站、《腾冲报》等新闻宣传媒体的青睐。许多领导和同志们,给我的评价,就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名。自2002年到今天,已经有接近14年的时间里,不论把我放在交警大队里的车船税征收窗口,还是派往和顺古镇保护办公室里工作,或者是履行档案管理、文书管理、后勤事务管理以及党支部工作岗位职责,自己的言行举止,没有影响税务形象,没有给地税系统脸上抹黑。我,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的工作作风,不但,赢得了友邻单位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而且,得到了当地党委、政府领导集体的肯定,并且,自己曾经工作过的乡镇,不论工作时间的长短,党委、政府领导都极力挽留,不情愿我的工作调动。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果实。我,有好几年,获得县、乡(镇)优秀共产党员的荣誉以及连续四年被评定为优秀国家公务员。事实,再一次证明,没有放弃追寻蓝色梦想的行动,是正确的。

      (编辑: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