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唯愿时光慢一些


    2015-10-10 13:49: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地税局 | 作者:杨超

      小时候,天好像永远是蓝的,树似乎永远是绿的,爷爷仿佛永远都会那么专注的和别人家的爷爷们下象棋,那么傲娇的在赢了棋局之后美滋滋的回家炫耀,外加每次不忘给我们说说,哪个人今天又被列入了他的“臭棋篓”名单;永远都会那么善良的被路边摆摊的小商贩骗钱,然后,面对着回家后刚从兜里刚拿出来就散架了的石头镜,抵抗着家人七嘴八舌的指责,还不忘帮小摊贩维护声誉:“这石头镜是好东西,比楼下老张头戴的那个好,质量没问题,修一修就能戴了”;永远都会那么倔强的不愿意听到别人说共产党一个“不”字,谁说跟谁急,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急,什么场合说的什么场合急,无一例外;永远都会那么宽心的不管不问每一件家长里短,总带着一股子任由他们闹腾去,反正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淡定;永远都会那么帅气的戴着一顶呢料的咖色礼帽出门,这也让我慢慢有了一种定式思维——只要爷爷一拿帽子,我就知道他要出去了;永远都会那么顽皮的在把蛋炒饭炒糊之后,还要我们说好吃,慢慢地,我便总结出爷爷做饭的两条规律:第一条,他很少做饭,也很少做成功,但是,成功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永远都要说好吃,这才是王道;第二条,如果爷爷做的饭不好吃怎么办?答案请参照第一条……

      那时候,在还不完全懂事的我的心里,属于爷爷的那些叫做“永远都会”的事情太多了。最重要的是,他仿佛永远都会那么硬朗,永远也不会老去。

      我上学前班时,爷爷送我去上学,他走路很快,我就迈着轻盈的小碎步紧紧跟上他的节奏。就这样,我走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后来,我上小学了,有一次爷爷骑着二八自行车带我去买东西,我坐在略微硌屁股的前梁上翘起二郎腿正陶醉时,“咣当”……车子倒了,我和爷爷的胳膊、膝盖、脑门,好几处擦破皮,出了血。我看得出爷爷有多心疼,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强忍着疼,拼命眨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爷爷心疼的用自行车推着我走回家,一路上也没听他说一句话。事隔多年后的今天,我已然忘记了当时摔倒的原因,但我却清楚的记得,从那天起,爷爷因为内疚,再也没有骑过自行车,再也没有!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办理了内退,在家照顾我和姐姐,我也就此不再长期居住爷爷奶奶家。那时候,爷爷每天晚上吃完饭都会散步,每次散步都会路过我家楼下。当我发现爷爷每次路过楼下的时间差不多时,我就习惯了每天站在阳台等着盼着,看到了,就踏实了。转眼间,我上高中了,课程紧,作业多,去爷爷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爷爷就时不时来看看我。我们爷孙俩的交流方式很特别,无需煽情,无需多言,见到了,就安心了。当我走进大学校园,离家远了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家是不可替代的港湾。我经常会非常想家,特别是生病的时候,想爷爷了就打电话给他。每次不管我说什么,爷爷的嘱咐永远不变——“要多注意身体,多吃饭,我和你奶奶身体都好着呢,不用担心”。再后来,大学毕业我去了上海,每一个青春年少的孩子都有一颗渴望探索未知,渴望证明自己的心。那时候我总认为,如果在上海混不好我是不会回家的。老爸劝过我很多次要我回来工作,我都拒绝了。直到一次,爷爷生病住院,老爸说,“爷爷年纪也大了,你又离的那么远,如果爷爷真的有什么事,恐怕你就遗憾了……”这句话尽管我不爱听,因为我想要爷爷永远都好好的。但是,这句话却让我毫不犹豫下定决心离开上海,回家工作。我承认我很喜欢上海,但我从没有因为舍弃上海回家而后悔过。我想,能陪在爷爷身边,不让他为我担心,也算是一种孝顺。

      我努力去回想,却也怎么都想不起,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岁月无情带走了爷爷硬朗的身体,他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步子越迈越小,越走越慢,最后,因为腿脚无力,坐上了轮椅;什么时候开始,爷爷不再能够出门下棋,而是反反复复的住院,一次比一次间隔时间更短;什么时候开始,爷爷戴礼帽的唯一作用不再是出门玩耍,而是去住院,他开始从住普通病房,到住进重症监护室、抢救室;什么时候开始,我再也没有吃过爷爷做的蛋炒饭,他开始从住院几天到十几天,开始和医院的医护人员们熟络的像一家人,开始每天借助治疗仪器吸氧、雾化,大把大把的吃药;什么时候开始,爷爷只剩下仅有了几颗牙齿,以前最爱吃肉的他,开始吃牛奶泡面包、吃肉粥,然后渐渐消瘦;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听不清电话里面的声音,爷爷不再抢着接我打去的电话……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为了铭记爷爷这位抗战老兵的不朽功勋,为了让爷爷戴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章留下珍贵影像,全家人来和爷爷合影。尽管照相的时候老人家面容冷峻,没有笑容,但是眼里的光芒折射出了他内心的自豪与喜悦。本是一件开心的事,却因为我们的大意,爷爷在起身上床的时候坐空了,摔倒在地上,我们飞快跑过去将他抱起,一向不说疼的爷爷坐在床上揉着脑袋说有点疼,我的心真的像被撕裂了一样,坐在爷爷身边看着他,形容不出有多心疼。我拉起他的手,想看看有没有摔疼胳膊,刚握住爷爷的手,我的心像被针刺一样,因为我的手突然感觉到一阵湿热,我摊开手,看着我满手沾着的血迹,眼泪就决堤了。我不怕血,但我怕爷爷受任何一点伤害。一边用棉签给爷爷清理出血,眼泪就一边止不住的滑落,爷爷一个劲说没事没事,可我怎么都控制不住。爷爷手磕破了两处,伤口不大,但却流了很多血,疼在他的手上,疼在我的心上!

      后来给爷爷洗漱好,他就休息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满脑子都是爷爷摔倒时的情景和他流着血的右手,眼泪流了一遍又一遍,枕头湿了,被角湿了,床单湿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我心里的难过、心疼和对爷爷的爱,我只知道那一整晚,一直有一种酸酸涩涩的感觉堵在嗓子里,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我反反复复的想,如果我们多留意一些,是不是就不会摔倒了?是不是就算要摔倒我也能扶住他?好多的如果,好多的是不是,我这个一向睡眠极好的人就这样失眠了……我知道爷爷一定不会有事,我也不同意他有事,可是我爱他,我不要他受到任何任何的伤害,我爱他,所以他必须好好的,哪怕只是为了我。

      多少人曾爱慕爷爷青春戎装的时分,爱慕他的帅气,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他脸上苍老的皱纹,这个人是我,我像爷爷爱我一样的爱着他,甚至更多。我多想再看看爷爷下棋时的威风,多想再看看爷爷戴礼帽出门散步的帅气,多想再尝尝爷爷做的永远好吃的蛋炒饭,多想再坐一次爷爷骑的自行车……人生有太多的过程不可逆转,人生又有太多的事情变幻莫测,在此生短暂而又充满遗憾的岁月里,唯有一件事永不会变,那就是,我爱爷爷!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您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您岁月长流……

    (编辑: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