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印象重庆


    2015-11-02 09:49: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宁夏惠农区地税局 | 作者:杨超

      “城市差不多都是一个模样的,每个城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城,它们互相调换形状、秩序和距离,就像名字的笔画,仿佛只要改变一下组合的元素,就可以从一个城转移到另一个城,不必动身旅行。”这是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的一段描写,表露出对逐渐丧失个性的城市强烈的失落感。然而,有这么一座城市,它有很多称呼:山城、渝都、雾都、桥都……有这么一座城市,它有很多特色:璀璨迷人的夜景、窈窕秀丽的美女、热辣滚烫的火锅、错落有致的吊脚楼、幽深迂回的道路……有这么一座城市,即便是游历丰富的旅行者,也能在这里找到一种独有的感觉。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如此近距离的与它接触。2015年10月29日,穿越1400余公里,在重庆主城东北方向,踏上了这片想往已久却未曾到过的土地。沁人心脾的温润空气、灯火辉煌的繁华夜景、葱葱郁郁的青山绿树、波澜壮阔的长江嘉陵江,不觉间让我对重庆一见倾心,愈发想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对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了解一些,再了解一些,于是便利用课余时间,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城市中。

      吊脚楼里别有洞天

      “依山面水九层宫,翘首飞檐仿古容。石板曲径寻闹市,楼房吊脚悬半空。”初闻洪崖洞的名字,误以为是一座溶洞,来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洪崖洞竟是一处以巴渝传统建筑为特色的商业街区。漫步洪崖洞,高峙悬崖的吊脚楼、曲折幽深的山城老街、源远流长的巴渝文化、麻辣鲜香的地道美食、灯火辉煌的山水夜景,让我在极短的时间内领略了重庆众多民俗风貌。石板与木刻相映衬,繁华与古朴相呼应,依山临江,层层叠叠,风韵奇巧,令人叹为观止,沉醉其中,这就是吊脚楼里的重庆印象吧。

      溢彩流光不失庄严

      “抗战精神垒,人民解放碑。山城标志物,重庆定心锤。”说着走着就来到了人称“打望圣地”的解放碑。想必是我不太入流,和打望相比,我更倾向于置身其中去感受繁华喧嚣、流光溢彩中的那份宁静与庄严。解放碑的全称是人民解放纪念碑,它不仅是抗战胜利和重庆解放的历史见证,它更是全国唯一一座纪念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的纪念碑。湛蓝的夜空下,解放碑傲然耸立,八角形的碑体顶端内嵌着面朝四方的时钟;绚烂的灯火中,奢侈品牌琳琅满目,好一座繁华大都市,好一座辉煌不夜城。站在解放碑下,原地旋转一圈,各种感触,五味杂陈。我想,之所以以解放碑为中心辐射出一个商业圈,是不是在警示后人:国家安定,人民才能富足,美好生活来之不易,世人更应珍惜和平!

      最美注脚是夜色

      “万家灯射一江涟,巴字流光不夜天。谁种榆河星历历,金波银树共澄鲜。”虽然此前未曾到过重庆,山城夜景却早有耳闻。授课老师们无一不提及重庆夜景,也都不约而同推荐了观赏夜景的绝佳胜地——南山一棵树观景台。站在一棵树观景台极目远眺,山城夜景尽收眼底。恰逢天气晴好,天上的星,地上的灯,交相辉映,如梦如幻,满天繁星似人间灯火,遍地华灯若天河群星,这夜景焕发出的无限生机比白日里更为动人,实在为重庆山水平添一个绝妙而又恰到好处的注脚,把重庆装扮的分外妖娆,美的不可方物。

      潮流前线坝坝舞

      初到重庆,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非坝坝舞莫属。也许是和坝坝舞有缘,在漫无目的的闲逛中偶然与它相遇,一瞬间,便被成百上千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动感的舞步深深吸引。我竟驻足围观了半个多小时,不停地拍照、录像,笑的前仰后合。可细说起来,我也道不明自己在乐呵什么,但我知道我实在很想跟上他们的节奏舞动起来。突然就想起了家乡的广场舞,年轻人怕加入广场舞行列被人笑话,因而舞者多为老年人;老年人又怕舞步太动感跟不上节奏、抹不开面子,因而动作也略显机械,和坝坝舞相比略有相形见绌之感。并不是对大城市有怎样的情节,也绝非喜新厌旧,只因我喜欢这群不顾别人眼光跳着劲爆舞蹈的男女老少们;喜欢队列最前方这位明知对舞者们毫无意义,却坚持指挥的老大爷;喜欢领舞小哥陶醉的表情、曼妙的舞姿和带领众人一起舞动的那份骄傲;喜欢重庆人无比热爱和享受生活的态度,喜欢的无以言表。

      扑面而来的巴渝风情

      “繁顺四街临碧水,一川两谷映三山。千人拱手长街走,万盏明灯通夜悬。”磁器口是重庆市区里唯一的古镇,始建于宋代,已有1800多年历史,清朝年初,因盛产和转运瓷器,得名磁器口。从高楼林立的市区步入曲径通幽的磁器口古镇,仿佛一步之间便可抛开无数烦杂,不觉放慢脚步,尽情徜徉在浓郁的巴渝风情中。竹木房屋、青石板路、民韵小铺、特色小吃、沿街吆喝、忘情弹唱、千年历史、一世繁华……所见所闻都是那样的相依和谐,相得益彰。尽管习惯了城市的繁华喧嚣,却依旧感动于古镇的宁静纯真。如果你也来到这里,请闭上双眼,静静去感受这方土地,感受老重庆的沧桑变幻。

      故人远去,松涛依旧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对渣滓洞和白公馆的了解,最初是因为小说《红岩》,也是因为1岁入狱、9岁就义的小萝卜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统特务在这两座人间地狱里关押、迫害、屠杀了大量革命志士。实地瞻仰,身处那曾经的人间地狱,心潮翻涌,无以名状。暗无天日的地牢、阴森恐怖的刑讯室令人不寒而栗,高墙、铁丝网、碉堡、刑架、刑具令人毛骨悚然。再看看牢房墙上烈士们的照片,读读他们的革命事迹,算算他们惨遭迫害时的年龄,不禁心痛。江姐、小萝卜头、杨虎诚……《挺进报》、老虎凳、绣红旗……不屈不挠的抗争,大气凛然的正气,视死如归,无怨无悔。尽管革命烈士们已英勇就义,可他们的精神一定还在这里,并将永世长存!

      这些一知半解的印象,虽不完整,却实实在在的留下了。有雾,有雨,有风,有桥,有历史,有现代,有个性,有大气。重庆,只有走近它,你才能读懂一些,要想读懂更多,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重庆,让我一见倾心的重庆,什么时候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