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走过相思湖畔


    2016-02-19 10:37: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贵州省大方县国税局 | 作者:赵月流莹

      撑着太阳伞,流连于南湖,仿佛通过阳光照射下的湖水能依稀想起你的容颜,聊以慰藉我模糊的记忆。脚下的枫叶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带着我一起穿过时光枷锁,回到那无所畏惧的年纪。

      是什么时候,漂泊的心停留在你港湾,流淌着浓浓的颜色和声音呢?我已不记得了。烈日下的湖水激起一圈圈的光晕,天边的日头迟迟不归,湖面上不时冒出来呼吸的鱼儿欢快无忧,而伞下的我,露出一张昏暗不明的脸,如同我的心情处于阳光到不了的地方,你的笑颜竟成为我温暖的来源,我们相互许诺一起上大学的时光在风声里渐渐地消融,如今我在象牙塔下的南湖边,你在家乡山坡上长眠,如此讽刺。我总是想你在生命最后是否会有恨,恨上帝的不公,恨命运的玩弄。可我清楚地明白,你是不恨的,你只是遗憾,遗憾不能走出大山,去外面看看多姿多彩的世界,你总要我努力,代替你的双眼,弥补你的遗憾,而你只能含恨而终。

      那一晚,灯火通明,床上的你抓着你妈妈的手,一直不肯走,而我却不能去到你的床头,因为你不想让我看见你认为难看的遗容,只能伴着你妈妈的哭声、那一声“儿呀,你放心地走吧,不要担心家里”和手掌轻轻地拍着你背的声音默默地站在窗外送你一程,我想你是知道我在外面的,因为你穿过窗户玻璃眼光、笑容,让我疼痛,我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目光真的能穿透一切,准确无误地落在自己身上,你嘴角的笑容感染了我,让我觉得这对于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又如夏花的你来说,是一种解脱。

      此起彼伏的哭声,瞬间淹没了我。灵堂上躺着安详的你,苍白中带着青灰的遗容依然是那么清秀,我愣愣地站在旁边,天马行空地想着你是不是先我一步到达我们约定的大学,在那里等着我再续前缘,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你不让我为你送行的苦心了,其实你错了,我远比你想象中坚强,你忘了,我还要带着你的双眼去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我相信在山的那面会有你我的归宿。

      拿过我们一起买的钱夹,里面还有我们俩的大头贴,萌萌的流氓兔脸红红地看着我们,仿佛它下一个动作就是抬起短短的腿挡住那双明亮的双眼。手指轻轻拂过,毛边的钱夹见证了我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可惜已不成双。

      过年回家,我竟然不敢回到我们初遇的学校,尽管那里已变成四层高的楼房,不再是会漏雨的教学楼了,我想如果你现在还在,我肯定会为你高兴的,因为怕冷的我就不会再剥夺你的外套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照顾你像你照顾我那么好的话,病魔是否就会远离你,可惜终究只是想想。在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你温暖的那段日子,天真烂漫的我们,无忧无虑地游过总溪河,爬过十水缸,走过万寿桥……你总说,读大学了,就去爬长城,就去黄鹤楼,就去长江大桥……可是当我站在长江大桥上时,望着滚滚的江水,远处的船只渐渐近了,环顾四周,终究只有我一个人,兴不起去江滩踩沙、体验游轮的兴趣;站在辛亥革命博物馆外面,抬着头看伸入云间的黄鹤楼,眼里只有茫然,我知道只要穿过地下通道,就可以更近一步接近你我的约定了,可我退缩了。一个人行行走走,能去的地方太多了,可身边总是少了一个你,这让我茫然。

      七月十三晚上,我蹲在我家阳台墙角,听着路边你爸爸的哭声,心一阵悸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不是谁都能理解的,可是看到一个七尺汉子坐在台阶上呜呜哭泣的时候,泪已不知何时落下,抬手一抹,凉凉的。乡亲们拉起你父亲,劝他想宽点,可是十有八九抹泪的人儿呀,怎能不知孩子对父母的意义!听着七嘴八舌讨论着、议论着你如何可怜,你父母如何可怜的我,有点愤怒却又心痛,可我又有什么样的立场说呢!只不过背着年少玩伴的名头罢了。

      茶子坡上的映山红开得正灿,像你的笑容一样,忍不住絮絮叨叨地向你诉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