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杀 年 猪


    2016-02-22 13:40: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贵州省大方县国家税务局 | 作者:赵月流莹

      盼着、盼着……日子总算走进腊月里,鞭炮声渐响,年味越发浓,圈里的年猪也已被主人家喂得肥肥的了,腊月最富有年味的事——杀年猪,似乎在告诉大伙儿,又是一年丰收季,又是一岁辞旧迎新时。

      天刚蒙蒙亮,泥沟村的狗娃一家就已开始了忙碌,就着手电微弱的光,狗娃用铲子刮开土坎上厚厚的积雪,露出一块大铁锅一圈大小的地儿,三锄两下,就已在土坎上挖了一个简易土灶,不一会,炊烟在蒙蒙的上空袅袅盘旋,火焰映红了狗娃爬起床时没来得及洗的脸庞。只见天锅里的水也已烧得滚烫,就等着张屠夫的到来。不多时,狗娃看见村里的张屠夫提着油光光的装满尖刀、斧子的竹篮子走了过来,便朝家门口喊道:“老者,杀猪匠来喽,昨晚些你喊勒捉猪人丈还不来……”摆好杀猪凳,柴火放小,只见张屠夫用手指轻点天锅里的水试试水温,便吩咐大伙可以动手。大家伙儿这才跟着主人家去打开猪圈门,已饿了两天的肥猪哼哼的挣扎着从干燥的草上起来,还以为主人家抬来的是美味猪食,殊不知等待它的是一把闪光的尖刀。

      张屠夫用绳子挽了一个活结,套进猪的虎牙后面,稍一用力,活结紧紧地绑住了猪的上腭,只见小贵幺和小三平赶忙抓住猪两只肥耳,二楞逮着肥猪的尾巴,前拉后推,伴随着肥猪的嚎叫,肥猪被按在了凳子上,二楞紧紧拽住尾巴,四平用膝盖抵紧猪后背,半弯着身子,两只手紧紧抱猪猪后腿根部,艾财富抓着肥猪一条前腿,小挑二则提着肥猪的耳朵,准备完毕,只见张屠夫用绳子绕着猪嘴巴缠了几圈,然后用身前的围腰蒙住猪脸,用腿压着肥猪的脑袋,一边说着“吃干饭的龟儿子们,用点力呀”,一边把尖刀试图插进肥猪有着一圈一圈肥肉的猪脖子上,后面的汉子们一边大力压着,仿佛全身都扑在肥猪身上了,一边说着“你个狗日的,行不行呀,不行老子来”。在吵吵闹闹夹着肥猪哀嚎的声音中,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主人家赶紧把装着一点清水的盆放到大板凳下,鲜红的、还冒着热气的血哗哗地流在盆里,等着肥猪抽搐几下蹬了蹬腿,大家伙儿才松了口气。

      断了气的肥猪静静躺在杀猪凳上,等着滚烫的开水来刮洗,然后刮毛、开肠破肚、分解四肢,最后进入主人家的腌缸。

      张屠夫拿着烟笆斗,不时地嘬两口,再放地上敲两下,悠闲地看着二楞他们忙活。三五成群的土狗围着已上天堂的肥猪转圈,希冀能得一口猪下水,隔壁张奶奶家的小花猫也来凑热闹,兴奋地喵喵地叫着,小贵幺拿着大水瓢从天锅里舀出开水往肥猪身上浇去,四平他们则在开水淋过的地方剐猪毛,“小心点个龟儿子,烫倒老子,老子让你变年猪”“我管球你的,有本事你给大爷来呀”,此起彼伏的笑骂声穿插其中,一会儿黝黑的肥猪就变得白白净净的了,张屠夫把烟笆斗立着墙,提着尖刀,从肥猪脖子的杀口下刀,一路向北,直至尾处,如庖丁解牛一般行云流水,四脚朝天的白花花的肥肉顿时露了出来,像天边的白云,颤了颤。老实耳话少的二楞总会被吩咐清理猪下水,四平他们则帮着张屠夫把下好的一块一块的大肥肉提到主人家放置肉的水缸里,等待腌制。

      村子里的猫狗时不时地在周围晃荡,趁着人们不注意,叼起一块就跑,确也从没有被抓过,腊月大概是它们最喜欢的月份了,尽管很冷很冷。

      灶里面的柴火也渐渐熄灭,有馋嘴的妇人小孩提着一篮子洋芋放置其中,周围的人在估着洋芋熟时也冒着受白眼的风险去拔一两个,那味道,是平时在家怎么也做不出来的。

      主人家邀请来吃年猪饭的亲朋好友三三两两地吆喝着来了,女边就去帮主人家做饭,男边就坐着吹牛,吹着村边的老蔡家新媳妇有多美,聊着对门的赵家闺女去世的病因,还有王家寡妇新找的汉子对小孙子有多好……原来大男人也可以这么八卦。

      五指膘厚的大肥肉一大缸钵放在桌上,巴掌大的血旺在汤中翻滚,一指宽的肥肠、猪肚等等一碟一碟地端上来,3块5角钱一斤的烧酒怎么能少?半大小子也被这些老者们押着抿了一口,顿时脸红成一个大苹果,像水莲花般一样的娇羞。饭后,狗娃才能在只剩白菜的锅里仔细翻找,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客人们大都已散尽,留着狗娃妈在狭窄的厨房忙碌着,地上已被蹭得油黑,煤火也已烧得大旺,年味就从杀年猪的今天开始,在火红的煤火里,油黑的水泥地上,越来越浓……浓浓的年味伴着丰收的喜悦,也伴着大家伙辞旧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