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老城记忆


    2017-06-15 15:44:00 | 来源:甘肃省玉门市国税局 | 作者:陆易斯

      高大的烟囱成排耸立,喷射出的火光猎猎,伴随着烟尘,映红一片天空,这就是我对于老市区在内心最深刻的记忆。多年以前,还年幼的我,趴在车窗前,等待车开至玉门市,每当远远看到冲天的红光时,内心便充满了欢欣和雀跃。湛蓝的天空,覆盖在祁连山上的白雪,炼油厂红色的红光,这是玉门给我留下的有关颜色的印象。

      那时的老市区,对于年幼的我而言,代表着许许多多好吃的、好玩的,大街上熙熙攘攘,路中间的红绿灯亭,商城中新奇的零食,市场里各式各样的小吃,都让我无比快乐。北坪曾经是玉门最繁华的地方,小时候逛的最大的商店就是北坪百货大楼。

      四月,单位安排参加党团活动,先到的是“铁人”王进喜的故居和纪念馆,诗人李季曾赋诗盛赞玉门:苏联有巴库,中国有玉门。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从“人拉肩扛”到“盆端桶提”,“铁人”王进喜的英名,中国第一口油井和第一个油田的诞生,让玉门声名远扬。玉门与“铁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地理地标。拼搏、奉献的铁人精神也溶入玉门人的骨血,成为玉门的一部分。

      在穿过了荒漠和戈壁,又颠簸一个多小时后,大巴车驶入一座败落的小城,这便是玉门老市区。这是一座位于祁连山麓的城市,坐落在山体的斜坡上,海拔达2500米。“羌笛何须怨杨柳,春分不度玉门关”的诗句,很多人耳熟能详,但很多人却不知道戈壁腹地还有个玉门油田,在新中国历史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沿玉门老市区主干道上行,翠柏环绕着一尊暗红色的石油工人塑像,工人手握铁钳,目光坚毅,望向远方。尽管不是第一次来,但每一次,都不由得在心底涌出深深的叹息。

      玉门的油城公园里伫立着这座城市的英雄——孙健初。他的事迹让人肃然起敬。走出公园,沿着道路在经历了一段颠簸的山路之后,我们便来到了著名的老一井,这座1939年开采的中国的第一口油井,一圈栅栏将它围起,并有《一井碑记》的碑文刻于碑上。曾经大振国威的老一井,已经成为文物,和老君庙一起陈列在天地间,正是因为它的横空出世,才使得老君庙名噪海内。

      1938年,在玉门老君庙,一批爱国知识分子怀揣救国梦想,在老君庙打下了第一口油井,中国从此甩掉了贫油的帽子。从那时开始,玉门便迎来了它前所未有的兴荣和繁华。

      因为有了石油,才有了玉门石油城,这里是诞生中国第一口油井的地方,这里是诞生中国第一个油田的地方,这里是诞生中国第一个石化基地的地方,这里是作为中国石油工业大学校的地方,这里是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摇篮”的地方,这里是养育和繁衍中国现代工业的地方,“铁人”王进喜就是从这里奔赴大庆、享誉全国的。这里,曾经激荡着整个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但现在,它是一块弃地。

      20世纪末玉门油田曾经面临枯竭;21世纪初,玉门市和玉门油田作出一个决定:迁移。

      70年,仿佛一个轮回。当初玉门市正是为了支持和服务油田,才从现在的玉门镇整体搬到玉门油田。

      我没有亲身经历迁移带来的痛楚,但街道边随处可见关闭的或破损的门窗,随处可见的废墟、紧闭大门的商铺、早已闲置的石油工人电影院、长满杂草的职工医院、成片空着的住宅区、市政府及企业搬迁后留下的空楼,无一不在诉说着悲凉与寂寞。玉门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记载了童年与青春回忆的故乡一点一点地失去血色,形如枯槁。

      玉门的悲凉不是一个人的感受,而是整座城市的感受。喧闹落下后是沉寂,但生命的坚韧,仍在这座城市中显现。任凭这座城市这样变迁、衰退,玉门国税干部们的执着与坚韧却始终如一,他们,面对着与家人常年两地分居的现状,面对着老市区人员稀少、自然环境恶劣的情况,几十年如一日在这片土地上挥洒热血,将“艰苦创业、拼搏求实”的“铁人”精神代代传承。他们用玉门人坚强的个性和豁达的胸怀包容这座城市,完成着一项又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将无悔的青春奉献给了这片土地,用热情与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坚守老玉门,并为新的征程时刻准备着为创造出一个生机勃勃的新玉门而付出。

      戈壁滩上,还有一排排旋转着的大风车,这是新玉门市新建的巨大风力的发电叶轮,耸立的风机、旋转的叶轮拔地而起,构筑着戈壁大漠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这片戈壁注入了活力。这座城市正向绿色环保新动向和未来迈进。

      玉门的建设,作为玉门人,是见证者,是亲历者。一次次地尝试,一年年地努力,从耸立的高大烟囱到风机,从空旷无人的新城区到市容靓丽、功能齐全的新玉门。玉门,实现了资源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成功转型。我想,在新一代玉门人的记忆里,风轻抚过的戈壁上,缓缓转动的风机将成为对故乡最深刻的记忆。

      记忆是趟旅程,我们同时间一起上了列车,却在不同时间下车。然而,记忆不曾下车,记忆,永远都在。

      有一部关于《玉门》的记录片,在片尾有个女歌手在轻轻吟唱“看看我,听听我,你不会忘记我”。繁华不再,人事已非,再瑰丽的蓝图也留不住逝去的繁华如烟。但记忆里的情怀不会变。明天的玉门,将会创造更多更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