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走过高考


    2017-06-15 15:46:00 | 来源:甘肃省华亭县国税局 | 作者:唐奇琪

      6月8日夜,看书乏了,打算睡觉。一个陌生号码来电,我一看已是十点四十。心里寻思着这么晚了可能是谁打错了吧。 

      “喂,琪姐,睡了吗?我就知道你没睡。哈哈!”电话那头语气明显很高兴,“没睡。”我还没听出来是谁。“琪姐,你是不还不知道我是谁啊,哈哈哈,还记得不,那会你大学实习在我们二中,我就是在你语文课上写数学作业的Z。”像是迷雾散去的森林,此刻我的思维渐渐清晰了起来,方才些许的尴尬也没有了。 

      我记得那年我大四,师范类院校每年都要组织在校大学生去实习,幸运的是我分到了生源地庄浪,在庄浪二中进行为期四十五天的实习。怀着对教师生活的期待和初上讲台的激动,我走进了高一二班的教室,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后,开始了第一堂实习课。那天,我讲的是《郑伯克段于鄢》。讲课比较顺利,孩子们还算听话,课堂气氛融洽,提问互动积极。整节课轻松愉快,我向来不是一个严肃的人,孩子们唤我“琪姐”,在我觉得这个称呼还挺亲切。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按照指导老师的要求,应该留出课堂作业当堂完成。我在行道里转,突然一个不一样的课本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扫了一眼,有个孩子在写数学作业。我在Z那里站了一会,她居然朝我笑了笑没有反应。我就站在那里盯着Z,她若无其事的继续写,我气不打一出来,瞬间觉得被无视了,我拿起了她的数学课本,刚好我的指导老师汤老师这会走进了教室,气氛变得不那么融洽。汤老师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叫Z去了他办公室,接下来我想这孩子惨了,一顿批少不了。果然我下课去集体办公室就听见汤老师的一顿说教。其实我的心里是比较愧疚的,就这么一件小事,Z是既挨批评又写检讨还道歉。弄得我心里很是不安。 

      “嘿嘿,不好意思啊,那时是我让你挨批评了。”“琪姐,我还要谢谢你呢,真的,其实吧我那个时候不爱学语文,所以一直不好好上课,语文课一直写别的作业,以前汤老师上语文课都有我的同桌给我放哨,所以从来没有被发现过,汤老师把我收拾了一顿我现在还觉得是件好事,从那以后,我上语文课再也没有写过数学作业,渐渐语文也能考及格了,哈哈哈,谁让我碰上了你啊。”孩子在电话那头咯咯咯的笑个不停。“琪姐,你最近好着没,听说你考到华亭去了。”“哈哈,是呀,你今年不是应该高考了吗?”“恩恩,今天刚考完,终于解放了,琪姐,我走过高考了。” 

      走过高考,这句话突然感觉那么熟悉,挂了电话,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的高考岁月记忆穿过了层层迷雾,那些针织一般细腻温暖的画面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高三的数学课黑板上画满了表情僵硬的几何图形,线条突兀并且彼此纠缠不清。它们在我600多度的镜片下模糊成一片茫远的雪花。老师站在讲台上继续讲着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听懂的拓展题,我甩下笔,干脆不抄了。四月以来,我越发的烦躁不安,对很多事情渐渐失去耐性,我自知这样的烦躁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面对桌上永无止境的高考资料,我常常觉得疲惫,对很多本身无意的事情多了一份敏感和警惕。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你最近是怎么了,你们班主任给我说,你这段时间注意力不集中老喜欢往窗外看,你看看高考都剩下几天了?”老妈喝了一口水,定定地看着我。我仔细在心里想了想:是64天吧?不对,是60,还是59?我想要自嘲地笑笑,对我来说,高考倒计时是无足轻重的,我不知道这代表的是我对高考的蔑视,还是因为害怕压力而可以逃避。“你看看你,我说高考你到底上不上心啊?”我赶紧回过神来,老妈灼灼的目光烤着我的脸。“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们这做家长的也不容易啊......”我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听了好多次,面对老妈,我的心还是一阵一阵的发紧,“好了,喝了牛奶把今天的数学题再看看就去休息吧。”喝着牛奶我的内心却无比酸楚。我把眼泪逼回身体,我不想让它在我高考前就浇灭我燃烧的信心。我握着铅笔呆坐在窗前,窗外寂静的月色仿佛一张沉睡的脸。我看看那一颗一颗在深蓝色夜幕上闪光低垂的星星,心里又一阵烦躁。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四月我过得杂乱无章。我知道高考张着血盆大口向我扑面而来,如果我卑微的英语成绩再没有长进的话,我的梦想就无法通向那个玫瑰色的黎明。我习惯在慌乱的时候听MP3,迷离的声线掩映其中,就这样沉淀自己的不知所措。老白的突然到来吓了我一跳,“哼哼,琪琪同学,又陶冶情操呢,没看书啊?”老白,我的好闺蜜,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放心吧,你的瞒天过海呢我不会告诉咱爸咱妈的,不过这瓶茉莉蜜茶归我,封口费,怎么样?哈哈哈!”说着就拔掉了我藏在头发里面的耳机。“你说考不上大学怎么办?老白,你知道吗,我这次考试英语成绩比前几次模拟还要低,英语老师的说分数不重要,高考考好就行了,全都是骗人的鬼话,我现在一想到高考的分数线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像陷进了烂泥里拔不出腿,我真想把那试卷撕了吃了,谁想让英语每次都拖后腿啊,谁不想每次英语高分啊,可是,要我怎么办?”说到最后我简直语无伦次,抽噎着再也说不下去。 

      其实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这么软弱,更不想让父母跟我一起着急。我认为,被分数不断鞭策着走过的成长的路,无论是欢欣还是疼痛,成长终究是一个人的事,不能相互扶持。我从来不在家人朋友面前表现我的困惑,我只想让他们看见一个单纯的姑娘,抱着大堆的作业忙碌穿梭在课桌,在温暖夕阳里大声记诵知识读本。 

      “呦呦呦,谁说你考不上大学了?我只是觉得啊,你的英语不会输给你的语文。没关系啊,我这次英语都考得不行。再说了你语文成绩高出那么多,有啥怕的?”顺着着夹杂着安慰的调侃,拉着老白的手,我触到上面一层细密的汗水。 

      接下来的日子,我不再发呆,没有落下任何一节课和任何一张“哈达卷”。 

      转眼高考真的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和老白拿着准考证去紫荆中学门外看考场。在路灯与校门之间,仿佛隔着一整个六月的雨水,它们迅速在地面汇成了河。河水向前流逝,河中央是一座座用分数累积的小细流。 

      可是,无论这条河是深是浅,所有背负着梦想与期待的孩子们都要涉。 

      对于那短暂珍贵的两天,记忆里只剩下考试30分钟以前操场上人声鼎沸的场面。我看到无数陌生却相似的面孔,表情中隐隐闪烁着紧张与兴奋。考试的时候,窗外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炙烤着等候在高考铁栅栏外焦灼期待的心。我带着一点点激动、一点点紧张、一点点感恩,在四十四考场的倒数第二排的小课桌上,度过了十多年换来的的两天。 

      等待那最后终止考试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我拉着老白在一大堆经历了“最终考验”的高三学子中间,飞奔下了楼梯。我想,彼时的我们都有深深的疲倦和彻底的释然。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一眼就就看到了我的老爸,他高高举着我最爱喝的营养快线。我微笑着穿过人群向他奔去。天空的云层异常美丽,光线从云层后面,像模糊不清的泪水,印染出浅色的光,让人温暖。我站在这暖暖的云层下面,看着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或欣喜、或失落、或开心。想,这就是高考吗?让我畏惧的高考吗?高考就这样结束了?高考......高考也不过如此啊。 

      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感情交织在我心头,我依旧可以回忆起高考前一晚上内心的恐惧和整理文具时颤抖的双手。 

      “老爸,我走过高考了”,我回头看着他,一脸的温暖微笑。 

      在等待分数的日子里,我变得安静,假期没有预计的疯狂。尝试着自己去挣第一份工资,在一家企业干后勤,每天下班回家看着夕阳拉长我和自行车的影子感觉日子过得很充实。放假的时候总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弹弹钢琴,上了高中便荒废了所有的爱好,重新拾起来的时候,竟有说不出的感觉,有时随手翻看一两本闲书,有时候安静地睡过去,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老妈喊我吃饭了。而那个一直让我挂念的老白,她在西安玩的畅快淋漓,听着电话那头的尖叫,应该还玩得疯狂痛快。第一份工资只有不到一百块,我却高兴地在经理门口又蹦又跳。这就是成长,不是吗?有累有苦,然而更多的是收获和欣喜。 

      接下来的日子,报志愿。我清楚地记得自己填上西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时那一刻的心跳。是啊,终于我都要离开家一个人去上大学了。 

      老白考得也不错,至少她自己认为她的所有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后来收到了老白寄过来的明信片和印有小鸭子的T恤,她去了成都,明信片上有她的傻笑还有一只大熊猫。短短的娟秀的字体:鸭子,我们终于解放了,我们马不停蹄兵荒马乱牛头不对马面的高三再也和我们风马牛不相及了!我们一起走过高考了,哈哈,我们都是国宝。我似乎看到傻丫头写这些读起来有些无厘头文字时的傻笑。 

      我把那件T恤埋在脸上,静静地闭上眼睛,就这样记忆里逝去的时光又一次清晰。我看到每天骑着自行车上学的自己,那个用迷茫而焦灼姿态奔走的自己,那个在大堆题海里发呆的自己,那个因为考得不理想惊慌错愕的自己...... 

      日子的逝去是它的必然,就像成长是每个人的必修课。我们都曾脸上有过无挂无碍的笑容,纵使身上背负着巨大的压力。现在又能看到十八岁的孩子们在高三的刀锋上行走如飞的日子,那些散着墨香,紧张奋斗的岁月再也不会有,那些个为成绩若狂若癫日子再也不会回来。走过高考,拥抱成长。如今我早已不再是扎着羊角辫穿着洗得发白校服,穿梭在题海中的小姑娘。穿上税服的那一刻起,我深知成长的道路并未划上休止符,新的成长又开始在脚下延伸蔓延,前方的路还长,走过、努力过、拼搏过就会无憾。 最后愿所有走过高考,相逢在同一条成长心路上的高考学子心想事成,金榜题名,前程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