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如歌“税”月


    2017-06-15 11:50:00 | 来源:山西省国家税务局 | 作者:任勇

      其实,那年我毕业去税务局工作,是极不情愿的。

      因为在我的头脑里,总是莫名地把税官的形象与样板戏《白毛女》里到杨白劳家催粮逼债的穆仁智重叠在一起。

      小时候我只知道去皇城街去打自行车税。这就是唯一的有关税的概念了。那时皇城街有个税务局,恐怕是市区里唯一的收税的地方了,听说日本人占领中国时这里就是收税的。后来上大学学了财经,才知道税收的概念远比这些宽泛得很。共产党自打在根据地有了自己的政权,就离不开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一个是公安局长,一个是税务局长。公安局长可以打击敌人,带来社会的稳定,带来政权的稳定;税务局长可以收税,带来可用的财力,进而也带来政权的稳定。要不要税收,不能光凭朴素的感情来说事儿。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的政权,结果很快就失败了,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政权的运转没有财力基础。巴黎公社为了迎合市民的要求,取消了税收。

      没想到我最终成了一名税官。

      文化大革命后恢复高考的第一二届大学生,分配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当时分配到税务局工作,没几个人会羡慕的。谁都想不到后来会把税务局炒得这么热。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到商业局、外贸局,到大企业最火,都说商业局可以批到烟和酒,外贸局可以买到便宜的兔肉、猪蹄,大企业可以过时过节分到大米和白面,要知道那时候这些东西对于平常百姓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可是我分到了税务局。认命吧!我就是这么个人,不愿意折腾自己,我总愿意在现有的状态下兢兢业业地做。就这么一做就做到了现在。

      当时的税务局与财政分家不久。税务局也就二十几个人,一个吉普车、八九间办公室,就在公园南门那头,一座与财委、一商局和工商局合属办公的小楼里。当时咱们国家的税很简单,也就一个工商税和一个工商所得税。人马虽不多,可真得很团结,人气很旺。领导与大家工作在一起,干活在一起,有说有笑。一个离休几年的老张局长,还是一身老农民装扮,住在局里,与我们一起下乡工作搞调查,做宣传。那会儿我正年轻,每天都不回家,就住在局里。平时我一有空就往基层钻,在矿务局食堂吃配饭,有肉有米,只要两毛五,个人只需出一毛就可。工作上我担当着文字资料、通讯报道、科研、青年团、民兵等许多事,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我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单位里分土豆,我也能扛麻袋。不论天色多晚,年轻人们也会用自行车把土豆一家一家地送到每人的家里。那会我自己感觉年龄大了,不想老跟父母亲住在一起,光棍汉的日子就在办公室的一张小床上度过。老张局长离休也不住家里,家里包了饺子送来,其它的日子一直是住局里自己做了吃。他戴一老花镜,读读这个,写写那个的,一个人的日子过得挺舒畅。有时我郁闷了,就唱歌,或者是用那个半头砖收录机放歌听。有一次,早晨起来,洗脸时老张局长跟我说:“半夜三更地嚎啥呢?”平时他老人家就跟我们这样很随和的说话,我说:“录音机放的,不是我嚎的,我哪能嚎那么好?”于是我放录音给老人听,老人不住地说:“好,好,这东西好。要能放山西梆子就更好了。”

      山西梆子已经远离了年轻人。那会儿正赶上“喇叭腿裤扫街,双卡录音机提着满街跑”的年月。局里的周末,常常有放音乐学跳舞的身影。

      我结婚正赶上新事新办,反对大操大办。家里只摆了三桌酒席,许多亲朋好友前来祝贺,只吃些糖果和炸糕,喜酒都不喝一口就走了。我记得税务局的年轻人们都来了,他们筹钱为我买了一套红色的茶具,一个暖水瓶、四个水杯和一个茶盘。那套茶具很考究,属于那种烤漆而带花的,四个杯与暖水瓶一样都有内胆,都可以保温。我一直都不怎么舍得用,擦得亮亮的,摆在全家最显眼的地方。

      税收的黄金时期是从八九年全国税收垂直管理开始的。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税收工作的地位和作用就越来越显现出来了。九一年全国开始搞税收宣传月,加大力度让全民都了解税收。那时候是党政工青妇都动手,各种形式都上,规模也大,也花了不少的钱。大家都叫我“睡觉办主任”。说“睡觉办主任”不是我们成天在睡觉,而是我正好在税收宣传教育办公室负责,因而才这样调侃的。我又是游行总指挥,又是“广而告之”的策划和制片,又是税务学会的秘书长,又是税务杂志常务副主编,又是搞改革试点,又是写稿编稿,又是开展税收科研,一天到晚真够忙的。我们办的杂志《大同税务》,曾经是全国税务期刊优秀期刊中的一员,与全国三十多家税刊有协作关系,发行量当时在全市的杂志里是最高的。我们的税务学会与晋冀蒙宁十七个地盟市,结成长期的改革与调研协作体,可以最快的速度了解到周边地区的改革动向和经验,从而指导我市的税收工作。我写的论文也曾经多次参加税务总局、中国税务学会或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举办的各种全国性税收研讨会,多篇论文在最高权威税刊上发表,并获得改革开放十年全国税收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税收宣传一搞就是二十几个年头了,应当说,宣传已有了一定的效果。

      那些年风风火火地工作,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益处。一是能力提高很快,二是眼界非常开阔,三是在结交了许多的朋友。

      如今的税务工作,那是真的鸟枪换炮了。国地税分设,新税制出台,税务机构与业务重组,税收工作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过去根本无法想象的新阶段。税务局全都是机算机操作,网络运行。在这方面要比同类政府机关先进得多。不论有多少税,多少程序,都不允许在机外运行。过去人为的事情不少,许多方面都有自由裁量权。现在收多少税,怎么收,加不加滞纳金,都不是人说了算,而是机器说了算,该收十七点收了十点,该收滞纳金没收,机器就不认帐,就过不去,这就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税务人员的随意性。用现在的话说,那叫科学发展了。

      我到基层任局长,也已十六年,辗转了三个区县局。这十六年,变化太大,无法用一两句话说清。我刚当局长时,还是税收任务挂帅,一切围着任务转,只要任务完成得好,就可以一俊遮百丑;任务完不了,就会一票否决。这些年下来,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更加强调的是以法治税,税收上的事,一切都是税法说了算,绝对不允许任务完了就有税不收,更不允许任务完不了就收过头税。大家都在思想上有了实质性的转变,任务再重要,也得给执法质量让路;任务完得再好,执法有了问题也不行。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摔跟头。而且任何的蛮干,除了个人犯错误不说,更会给经济建设和市场经济的公平环境造成破坏。如今在基层当局长,不像过去那么有权力,那么风光,那么轰轰烈烈了,而是变得理性了,规范了,人性化了。

      但是我们在工作中掌握的情况并不乐观。偷税抗税、虚开增值税发票、搞两套帐、欠缴税款、违反征管法规定的情况时有发生。有人士估计,全国来看国家征收的税款大约只是应征税款的七成。这估计准确与否且不好说,全民依法纳税意识的相对低下仍然是现实存在的。有不少人还认为税收能少交就少交,留下就是自己的,偷税是本事,都交了才是傻瓜;税务局收税,收了自己就能花,要不这些税官工作咋那么带劲呢;认为收多收少还不是人说了算,税务局里没有朋友,那你就自认倒霉;认为税收的事只与生意人、做企业的有关,与老百姓没关系,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负担过许许多多的税收;认为政府官员挣的是财政的钱,财政的钱是哪儿来的就不知道了,不清楚原来是纳税人的钱养活了自己;认为国税是给中央收税,地方用不上,地税才给地方收税;等等等等无法例举得清。

      其实这样的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西方有句名言,说税收与死亡一样,是不可避免的。同样的税收从产生的那天起,就伴随着偷税,就如同地球是圆的,有朝着太阳亮的一面,就有背着太阳黑的一面。如果没有偷税,那要税务局干嘛?税收对于纳税人来讲,不论咋说都不会心甘情愿地面对,因为那是要掏腰包的。谁也不疯不傻,会拿钱给别人。都说西方发达国家纳税意识很强,可媒体上仍报道说美国、英国等因偷税铤而走险、锒铛入狱的也大有人在;西方发达国家的税官也照样对做现金交易的生意人没办法,有的国家干脆就把小商小贩的税放掉了;美国对电子商务暂给予免税,不是这块税就不想要了,而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能够准确无误地掌握电子商务的营业额,并且能够成为征税的合法依据,与其承认税收流失,还不如免税的说法更好听。

      税收知识的普及和纳税意识的提高,那是与市场经济发展的程度,与全社会法制建设的程度,与社会文明、提高国民素质的程度成正比的,它不可能单方面地超水平的发展。税收的征与纳是一对无法调解的天然的矛盾。现在要让纳税人都说税务局的好话,我看凭良心说可能性不大。还有人让警察搞微笑服务的,我看也不尽情理。警察就是警察,不是与买卖人,就是要与各种犯罪分子做斗争,怎么微笑?倒是那些直接为百姓服务的警察应该微笑。税官的天职就是收税。自古以来政府都说税官好,那是因为没有税官政府就没钱花;没听说自古以来老百姓都说税官好的。“苛捐杂税”,“苛政猛于虎”等等都是历史上对税收的真实评价。要说中国的老百姓,真是够好的了,也真够他们为难的,又要负担那么些税,有要说税官好。其实老百姓也早就认这个帐了,皇粮国税自古有之,哪个政府不收税呢。多数老百姓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们要的是税收上的公平和税收手续的简化,要的是政府把人家当一个平等的人看。

      纳税人应当是最能挺起胸膛做事的人,他用税收养活了政府,他就是“政府的亲娘”(马克思说过,税收是政府的奶娘,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政府的亲娘才更妥帖)。看奥运会得奖牌的,他们是国家的栋梁,他们有多牛气。然而我们的纳税人还没意识到要牛起来,要在政府官员面前哼三喝四。他们是世界上最朴实的纳税人,他们只要求把他当正常的人来看,然而这也往往不能得到。在国外大片和港台片中,常有人拍胸脯对政府官员说:“我是纳税人”,那意思是说我养活了你们,就是让你为我服务的,这个不含糊。其表情用句时髦的话说,就叫酷,酷毙了。

      一眨眼,吃税收这碗饭已经三十多年了。感慨万千啊。

      二十多年前,我曾经为一部反映税收题材的电视剧写过一首歌。歌词如下:

      一辈子都走这条路

      每天我都走这段路,

      从星星眨眼到日落西沟;

      每天我都说这番话,

      从东家出来进西家门口。

      一辈子都走这条路,

      从青春少年到银发白头;

      一辈子都说这番话,

      收得分分毛毛盖得大厦高楼。

      收税的人哟,

      涉水跋山无悔路,

      洒泪挥汗显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