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大梨树——一座现代化的仿古村


    2017-07-07 14:56:00 | 来源:辽宁省凤城市地税局 | 作者:李俊宝

      作为凤城人,到中国美丽乡村大梨树观光已经习以为常。春天踏青赏花,夏天钓鱼野餐,秋天观光摘果,冬天耥雪摄影。想去,可随时邀约几个朋友,骑上自行车用不了四十分钟就到了。

      以前去大梨树,只是为了放飞心绪观花赏景,从未对大梨树的过去和今天有过深层次了解。若用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形容也不为过。这次来大梨树与往常不同,是带着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来的,不允许我有半点的懒惰和懈怠。因为,发生在这里的奇迹和如诗如画的景色需要我来描绘,好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需要我深入挖掘、系统整理、全面表达。

      作为“星华创编室”的创编人员之一,我在大梨树工作了两年多时间。这期间,不但对大梨树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有了较为深刻的了解和认识。同时,毛丰美书记的“干”字精神也一直在鼓励着我、鞭策着我。我也一直想用手中的笔,多为大梨树和毛书记写点什么。可事与愿违,有关大梨树的美丽与富饶早已被无数记者、作家和摄影爱好者全方位、立体化的报道过了。再写,一怕画蛇添足,二怕超越不了各位老师。尤其看了《金融文坛》主编闫星华老师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百姓心中的丰碑》,心里就更没底了。想突破大家的手笔,谈何容易?所以,我只能略施小计,绕过文人墨客的套路,写一写自己在大梨树期间的所见所闻抑或感悟。一来遮掩一下自己才疏学浅的缺陷,二来也算没辜负了文友们的期待。

      在大梨树“星华创编室”工作了两年多,时常遇到中央和地方的新闻媒体到大梨树采访。我觉得,这不仅仅是名村、名人的客观效应,而是这里有纯朴的满乡风情、自然风光和“干”字精神,这恐怕才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和热点。

      大梨树,一个拥有4800多人口的仿古小村。从表面上看,这里与城市文明还有一段距离。其实,它早已具备了现代化城市所具备的内在功能。除了城市所具备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等优越条件,还有城市永远超越不了的历史和自然优势。譬如,这里有传递历史文明的汉代武次县城池遗址可供游人探寻,有古色古香的徽式建筑和江南风景可供游人观赏,还有陶冶情操的文体宫和万亩花果山可供游人怡情等等。

      走进大梨树,令我耳目一新的则是它的优美环境。我来“星华创编室”报到时,正是万木萧条的冬季,山上的残枝败叶被寒风刮得漫天飞舞,张慌失措。可村里的街头巷尾却干净的令我吃惊。一时,我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这里的环境了。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一方净土”四个字。我想,若用“一方净土”形容大梨树的环境,可能还算贴切、贴近,恰如其分一些。

      每当夜幕降临,家家户户把积攒了一天的垃圾袋拎到村里指定的垃圾站。环卫司机开着垃圾车过来,一摁开关,那封闭式的垃圾箱便被拽到了专用运载车上。很快,全村的垃圾箱便以“横扫千军万卷席”之势运到了垃圾处理站……

      我在大梨树工作了整整两个冬季,从没见过“塑料袋满天飞,残枝败叶聚成堆”的景况。村子里的空气和环境,始终呈现着清新亮丽的底色。这对于我一个走南闯北的人来说,应该称得上奇迹了。这不仅仅是我对大梨树环境卫生的赞叹,也有我对城市卫生存在的诸多不尽人意的现状表示出的一种无奈和感慨。

      每天清晨,大梨树的环卫工人准时来到自己负责的那一段街路。随后,手里的笤帚和撮子就不停地忙碌起来。行人扔掉的烟头、一团废纸、树上落下的树叶,很快被环卫工人扫进了撮子。整个街道,看不到一片飞舞的塑料袋、一支烟头。走在小村的街道上,心境如蓝天一样清朗舒展。那一栋栋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犹如一幅幅水墨丹青,始终定格在宁静与详和之中,令人耳目一新。

      早晨,沿着小运河岸边铺展平坦的石径走去,映入眼帘的则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仿古民宅,它们像一颗颗历史久远的珠宝,镶嵌在小运河两岸,真是漂亮极了。每家每户悬挂在房檐下的一排排,一趟趟大红灯笼,不仅点缀了仿古村的绚烂,还展现了大梨树人的热情与浪漫。给游人的行程增添了喜庆与祥和。游客们如同走在江南小镇,小桥流水人家。那飞檐翘角的张扬,那粉墙黛瓦的古韵,映射在绿水之中,交相辉映,真是心旷神怡,美不胜收。游客们争相拿起照相机,留下了幸福难忘的倩影。

      小运河自西向东,贯穿在村子中间。运河之上,六道拦洪坝,六座石拱桥。不论在白雪皑皑的冬季,还是在垂柳婆娑的春天,彰显出的则是江南水乡的细腻和塞北村寨的别致,给小村平添了无尽的生机与活力。

      大梨树,一个令我生发无限感慨的中国美丽乡村,它不仅有着秀丽的景色,还有着很多令我震惊和不可思议的人文轶事。

      在大梨树创作期间,先后遇到过十几次村民操办“红白”事情的场面,宴席从院子里摆到街头,阵势浩大。我有些好奇地走上前,想了解一下情况。一位村民热情地对我说,十多年前,毛丰美书记还活着时,大梨树就彻底取缔了升学宴、乔迁宴、上梁宴、当兵宴和请满月客、老人过生日之类的以收敛钱财为目的的宴席。亲情、友情和邻里之情,只有遇上“红白事情”才可以充分表达。除了“红白”两件事,任何村民都不许大操大办酒席。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了村民的话,我除了惊奇,更难以置信。心想,远的不说,自从中央下达八项规定以来,好多领导和国家公务员还一直在“大宴分办”的问题上打擦边球。大梨树的村民为何对“八项规定”执行的如此坚决?

      我带着疑问,便跟几个村民打破砂锅纹(问)到了底。村民们说,俺们村委会大前年又新出台了明文规定,谁违反中央的八项规定,谁就享受不到村里的福利待遇。一位村民说,前年,一个村办工厂的领导,儿媳女给他了个孙子,高兴的他想操办一下满月客。便在城里的大酒店预订了五十多桌,把定金都交上了。毛正新书记听说后,马上找到那位副厂长谈话,义正言辞道:你想办酒席就先把副厂长辞了,同时,还要接受党内警告处分……结果,那位副厂长损失了三千块钱的订桌费,硬是没敢操办。

      站在一边的村民又插话说:前年,有家村民盖房子上梁,也想操办一下,往回收收多年来赶出去的礼。毛正新书记听说后,又去找那位村民谈话:你要操办酒席,村里就停发你全家三年的福利待遇(村里每年都给村民发放米、面、油)。那个村民经过权衡利弊,最终还是取消了操办酒席的念头。

      村民们说:这些年,村里除了红白事情,没有一个村民敢闯红灯的。说起这事儿,还得感谢我们的老书记毛丰美,人家一辈子做的正,行得也正。他三个儿女结婚,从没操办过一场婚宴,也没收过村民一份礼金。而村民家里有红白事情,毛书记却从没落过。把礼钱送过去就走,从不吃饭。老书记的父母去世时,村民想趁此机会给他还还礼,可老书记说,大家来捧捧场就行了,谁要赶礼,村里就取消他一家人的福利待遇。这件事不用开班子会研究,我一个人就能主张。把村民们弄的哭笑不得……你说村里的领导这么干,村民哪个敢得瑟?

      一位老大妈对我说:十多年前,老书记给我们立下个好规矩,村民受益老大了。不然,仅赶礼这一项花销就把老百姓的日子过穷了。大梨树周围的村子,每家每户一年要赶几十场礼。家里没钱赶礼就出去借,借不着钱贷款也得赶礼。一些人家老人去世了,孩子又小,家里没有事情可操办,只好把老母猪下崽、毛驴子下驹儿当成喜事操办,不然,赶出去的礼收不回来,来年开春连种子、化肥都买不回来……我们大梨树能有今天的好光景,全是毛书记给我们托得福啊!

      走进大梨树,令我折服的当是村民的精神面貌。因为创作的需要,我先后采访了不同层次的村民几十人。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有正当年的小伙儿,还有当年退下来的村干部。他们的朴实与厚道,真诚与坦荡,无不让我肃然起敬。村民们说“村兴我兴,村耻我辱”……类似这样的话,至今还在我耳边萦绕。

      一位八十多岁的刘大爷含着泪对我说:“毛书记为大梨树劳累了一生,我们才过上了小康生活,要是没有毛书记,我们还在穷窝里趴着呢。”一位姓车的饭店业主也说:“毛书记的‘干’字精神,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我们没有后退的理由。”这些话虽然不够生动,却感人肺腑,叫我浮想联翩。我想,村里有这么好的带头人,又有这么好的村民,大梨树能不兴旺么?

      走进大梨树,映入眼帘的则是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翠绿的果园,清新的空气,还有别具一格的仿古民宅。每到一处,都吸引着我深情、眷恋的目光。

      走进大梨树,听不到喧嚣的嘈杂,听不到争吵的干扰,更没有尔虞我诈的阴谋。有的是友爱、实干、文明和富裕。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装帧在了大梨树这幅山青水秀的画轴里,叫我时不时的徐徐展开,久久回望……

      大梨树,这座充满现代感的仿古小村,除了它的精致、精美,还有它的繁华、繁荣……令我仰慕,令我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