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忆我的1997


    2017-07-14 11:07:00 | 来源:甘肃省玉门市国家税务局 | 作者:毛竹

      很小的时候,我的家在一个很偏僻的乡村。

      上世纪90年代,我所在的那个乡村,与现在是大不一样的,没有红砖白瓦,没有朱红色的大门,当然里面也没有玻璃墙,没有地板砖。我家在一片绿树环绕之中,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的外墙没有刷白漆,露出与大地一样的颜色。我忘了我家院子各个屋子的名字都叫什么,堂屋西屋之类,只记得有一间空阔无比的大客厅,里面即使摆了一张硕大的床和一个大书桌加沙发茶几,还是够几个孩子在里面奔闹玩耍,夏天,就成了我们纳凉的好去处。而冬天,我们全家都要住进一间向阳的屋子,那里有炕,还有一个总是烧的通红的铁炉子:炉子上有时会炖一锅羊肉,有时会烤一把瓜子。我和哥哥当时都很小,分别被安排在了炕的最两边,哥哥好动,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好静,躺在热炕上自己玩,挂在墙上的一幅《四伟人像》突然掉下来,用它最坚硬的画角砸向我的额头。

      爸妈当然是吓坏了,我被包扎的像个阿拉伯人,因为怕伤口吹风,便不许我常常出门,整日待在屋里。第二天早晨,我还在迷迷糊糊睡着,就听到正在看电视的爸爸一声惊叹:“天呐,邓小平同志去世了,唉,唉。”紧接着妈妈也是一声叹息,“唉,太可惜了。”我随之醒来,看向了我家的小电视,电视里,一个年迈的老奶奶在镜头前失声痛哭,全不顾周围人来人往,用一口听不懂的方言在说着什么。又是一个中年男子,骑在他的三轮自行车上,同样是声泪俱下。从屏幕里蔓延出来的哀痛瞬间席卷了我家那间被炉火炙烤的温暖的屋子,爸妈不再说话,我不明所以,也没有说话,都静静的看着电视,炉子上的一壶水烧开了,咕嘟咕嘟的响着……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如果不是电视上那则新闻,我想现在应该也不会记得。后来我知道了,那是1997年的2月19日,举国都在哀悼的,是中国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 ——邓小平。

      那天的前一天,1997年2月18日,我被那幅《四伟人像》砸伤了头,直到现在,我的额头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中间那道凹进去的伤疤。从此,身边的人总是叫我“小包公”。

      那年的夏天,我终于又可以屋里屋外的玩耍了。院子里种了一圈葡萄树,与房屋的墙一起,形成了一圈幽绿的走廊,葡萄还是酸涩的小颗粒,但那里已是我儿时的天堂,爸妈去做农活,哥哥去上小学,我可以和几个孩子在那里待上一整天。哥哥中午从学校回来,带了两面纸做的红色小旗,一面红底有五颗黄色的五角星——那是国旗;另一面,是红底上面一朵白色的花——后来知道,那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旗。我自然新奇,趁哥哥不注意赶紧拿着两面小旗跑了出去。迎着风,我像电视里在战争中占领了某处高地的战士一样,挥舞着它们,在绿树和蓝天的映衬下无比鲜艳。

      然而没有高兴太久,小国旗刮上了树枝,被撕坏了,贴在上面的五角星也残缺不齐。哥哥下午要拿着小旗去参加学校的活动,他坐在最前排,需要的时候,他们要挥舞自己手中的小旗,可是小旗被我弄坏了一面,哥哥急了。妈妈却不着急,吃过午饭,一面打发哥哥去睡午觉,一面拿出红纸和胶水,也给了我一张白纸和一支哥哥的黄色彩笔,让我在纸上涂上黄颜色。她很快用纸卷出一个小旗杆,并将裁剪好的红旗粘在上面,我的黄纸也涂好了,她将纸对折,剪出工工整整的一颗大星和四颗小星,贴在红旗上,哥哥的小国旗便做好了。

      同样也是在后来才知道,那天,是1997年的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结束了从1842年起,英国相继通过《南京条约》、《北京条约》以及《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对香港开展的长达155年的殖民统治。“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正式实施!

      我的1997年,因为年少,能记得的实在有限,唯有这两个日子,至今记忆犹新,就像我额前的疤,忘不掉抹不去。那一年,一颗巨星陨落,而历史回馈给这位巨星的,是一面旗帜的升起,和一个崭新的纪元。香港回归二十载,我们首先要缅怀的,该是那位深爱着祖国和人民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