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父亲的尴尬


    2017-07-26 10:29:00 | 来源:山西省国家税务局 | 作者:

      父亲是个老实人,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着电视节目拍着桌子叫好:“好!中国队赢了!”“呸!真臭,咋又输了?”无论中国队是输还是赢,倒霉的都是我家桌子。一巴掌不过瘾,“啪!啪!”又是两巴掌。家人正在吃饭,时常会被吓一跳。“干啥呀?看个电视咋还拍桌子,有病吧!” 母亲忍不住说他两句。“这不激动吗!唠叨个啥!”父亲不满母亲的唠叨,总是会时不时地反抗一下。有句老话说的好“人无完人”,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不完美的人。

      父亲一向生活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母亲说:“也不见他攒的钱在哪,盖个房子还欠一屁股债。买菜净捡便宜的买,买回来不能吃还得扔。在国税局当了那么多年所长,啥也没有,就落一大堆“优秀税收工作者”“先进集体”“文明单位”的镜框子,常天搂着那古董在那傻乐,那能当饭吃吗?又老实,又认真,尽得罪人,没一点好处,不知道他图个啥!”。

      有人说老实是愚蠢的代名词,可父亲偏不这样认为。他有他的原则,有他的道理。他觉得这样做人踏实,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是鬼来了还得说声佩服不是。什么是正能量,不就是亏心的人最害怕的东西吗?坐监狱的人哪个不是聪明人,不就是聪明的过了头吗?咱最其码晚上睡觉不做恶梦,听见警车响心不慌。有人老实,工作却不认真,有人工作认真,做人却不老实。父亲则是个既老实,工作又认真的人,而且认真的过分。我常想,这工作过分认真到底算不算毛病?在许多人眼里那就是YES,但在父亲的眼里那就是NO。父亲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整得人天天为他操不完的心。

      刚到高显税务所担任所长职务,父亲就出事了。有一天,县局通知第二天要召开全体人员大会,原本很寻常的事,在父亲的眼里就变的异乎寻常。出身军人的父亲仿佛听到了排长的命令,第一天就开始准备。发言稿写到二半夜,足足写了好几页子,工作服洗了好几遍,就连做会议记录的本子和笔都准备的挺挺当当。

      第二天,天还没亮,父亲就被提前定好的闹钟给叫醒了。

      “千千万万别迟到!”他提醒了自己好几遍。税服穿的整整齐齐,连帽沿都拉的刚刚合适。十几里的路程,天黑路远,交通不便。一辆破自行车与一身整洁的税服及不相称,象城里人扛了个锄头去上班。为了节省时间,父亲沿着一条通往县城最近的大水渠往前行。雨后的渠边长满了苔藓,渠边仅能容纳一个人的宽度。他越是提醒自己小心,却越是感觉脚下在打滑。一不小心,“噗通!”一声,连人带自行车掉进了大水渠。在水里挣扎了半天,差点被渠水冲走,幸好大渠里长了许多青草。父亲从大渠中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时侯,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自行车也落链了,活生生一个落汤鸡。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他苦笑了起来:“自古好人多磨难!这是上天对我的考验,能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法?”。父亲重新换了衣服赶到会场,会已经散了。县局领导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身为领导带头迟到,以后咋领导别人。刚开始就这样,不想干说话。”父亲没有解释,也没有辩驳,只是认认真真地做了一次检讨。我说:“你为什么不向领导解释清楚?领导也是人,他的心也是肉长的,又不是用原子弹材料合成的,干吗要委屈自己?”“错了就是错了,迟到总归是事实,什么也不能做为开会迟到的理由。更何况我是领导,我没有带好这个头,总得给上级领导和同志们一个交待。”父亲竟然没有半句怨言,我的老天爷,真是气死我了。

      这件事的阴影还没过去,另一件事便接踵而来。

      一个冬天的晚上,北风呼啸,寒风刺骨,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声。所里的同志们都已早早地休息了,父亲躺在被子里学习新的税法知识,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睡到半夜,有人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小王突然不见了。父亲吓了一跳,赶紧起来。找遍了所里所有的地方,也没个踪影。见鬼,这家伙到底上哪了?当时的条件“四没”,一没电话、二没手机、三没车、四没路灯。天上还没有星,道路满是坑。到处一片漆黑,阴森森的恐怖。父亲二话没说,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就往城里小王家赶。一路上又黑又冷,哆哆嗦嗦,手电筒被绑在自行车的车把上不停地发出“咣咣噔噔!咣咣噔噔!……”的声音,手电光“忽闪!忽闪!”地看不清前进的方向,自行车左右摇晃,两手冻得钻心疼,额头上不时冒出一股股冷汗。感觉就象唐僧取经,充满了艰辛和凶险,只是少了悟空、八戒和沙僧。好不容赶到小王家,敲了半天门,小王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了:“还让人睡觉不?”。父亲说:“小王,你咋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这深更半夜的万一出个啥事,你让我咋跟领导和你的父母交待?”“咋啦?巴结人出事呀?下班时间也得给你打招呼,还有没有自由啦?我想啥时回就啥时回!”小王有点不耐烦。父亲又好气又好笑,这叫啥事呢!

      父亲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人也感冒了。“你咋那么死心眼,干吗那么认真?第二天不能再找吗?再说了,下班时间出了啥问题这也不能怪你呀!”我既心疼又生气。“你懂个屁,我是他的领导,我得为他负责,真要出点啥事,我能安心吗?”父亲有点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本想为他好,却总不得好脸。得!这就是我的父亲,我还能说啥。

      父亲就要退休了,他心事重重、坐立不安。我有点疑惑,干吗不开心,这不挺好吗?肩上没了担子、没了责任,真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放不下呢?原来父亲有个心结,一个始终也打不开的心结。

      有一天,我在县城的管户中有一位个体纳税人,他想要到父亲的管辖区摆个摊,让我说个情照顾照顾,父亲那里正逢会。我不好意思推辞:“你去吧,我父亲是个实在人,他不会为难你的。”这位纳税人放心地去了,手里还提了一大包特意买来的贵重烟酒。没成想这一去却给父亲捅了个漏子。

      父亲不但没给我面子,还硬生生的把人家给连人带东西推了出去:“你这是干什么,我从不抽烟喝酒,也从不收别人的东西,你想破坏我的领导形象吗?赶紧拿走!走!走!走!……”

      “不就一个破所长吗!还真拿鸡毛当令箭哪!”那位纳税人怀着失望和尴尬的心情离开了,嘴里还到叨咕着什么。

      “这不是给我脸上抹黑吗?我一辈子的清白都让你给毁了,你真让我失望。”父亲很生气,还让我做了深刻的检讨,并让我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真不知道父亲是咋想的,不收东西咱也不能把人推到门外是吧?换位思考,尴尬不?你说上帝造人的时候,咋就没考虑到人和人的思想差距呢!就这,上帝还说有因必有果。父亲真的没想到日后会承担这次对别人的伤害带来的后果。

      后来,有人给我的弟弟介绍了个对象,姑娘人长的很漂亮,又有工作,说话办事大方利落。这可是个天大的好事,父亲高兴的睡不着觉。弟弟订婚的那天,姑娘说她们家其他亲戚都到了,唯独她的叔叔死活也不肯来。这事和我家有关系吗?父亲有点摸不着头脑。姑娘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父亲恍然大悟,原来当年那位被他推出门外的人是姑娘的亲叔叔。“糟了!这可咋办?总不能亲自去请吧?这也太失面子了。”父亲愣了半天,脚也不听使唤,只是怔怔地、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低着头不敢说话,心中就象针扎一般,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苍天哪!你咋能用这种方式跟我的父亲开玩笑呢?你让他情何以堪?……看来后果真的很严重。

      从此,父亲的心里便一直装着这个结,一个始终难以打开的心结。他整天心事重重、不知所措。“别想啦,既然上天给你出了这道难题,他自然会给你一个圆满的答案。”我知道父亲的脾气和性格,只能安慰他。父亲又一次怔怔地望着我,但这次他似有所悟。

      终于有一天,弟弟的孩子过生日,弟媳的叔叔终于来了,满脸的怨气和极不情愿的样子,让人很不自在。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承担。父亲决定勇敢地承担这个后果。他急忙迎上前去,主动与亲家叔公握手,然后奉上一杯热汽腾腾的茶水。从不抽烟的父亲又赶紧取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笨拙地推了三次打火机,才点燃了那支烟。亲家叔公被父亲的举动给逗乐了,僵局被打破,问题被解决;出乎预料的简单,出乎预料顺利。随后俩人足足聊了将近一个钟头。出来的时侯,我看到他们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我的心终于放下了,父亲也终于打开了心结。

      如今父亲早已退休,但愿他从此能够开开心心,安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