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西汉时期的天下为公


    2017-08-10 14:39:00 | 来源: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国税局 | 作者:张鹏雄

      自禹终启继开始到始皇帝一统中国,大体上确定了中国千百年来的基本政治制度,也就是封建制向郡县制的转变,虽然历经汉唐宋明的变革演进,但整体上的线条是一脉相承,中国只能建立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由于郡县制的开创者秦朝二世而亡,作为秦朝政治制度最主要的继承者汉朝,是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国祚最为延绵的一个朝代,丰富的文字记载为我们留下了大量关于秦汉政治制度的鲜活史料,从汉代官员的言行中,我们可以管中窥豹,一探当时的政治思想。同时汉代去三代不远,一个思想或者制度的成熟并不能一蹴而就,溯源而上,也可以大致了解我们先祖的政治理念-天下为公。

      1

      汉文帝刘恒为代王时,适逢周勃、陈平等人平息吕后乱政,国不可一日无主。鉴于吕后专权乱政的教训,朝臣认为继承皇位的刘氏子孙,首要条件是高皇帝的嫡系血脉,其次最重要的条件是外家不能强势,再次为人要敦厚朴实、有长者之风,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只有当时为代王的刘恒。所以刘恒在收到进京继位的请书时,谋臣宋昌力主即刻进京。小心谨慎的刘恒再三确认,才起驾进京。周勃在长安城外,对进京继位的代王车驾说道,请代王借一步说话,宋昌当街昌言道,“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周勃进言无门,当街跪献玉玺和符节。

      且不论文帝刘恒当时的处境,单论一句浩气长存的王者无私,宋昌足以青史留名。自古为王者,不外乎顺天应命,大公无私,为天下苍生计,而这其中又以大公无私最能体现王者风范。凡为私必不公,不公则人心离散,人心离散则千秋万代之基业毁于一旦,所以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势单力孤的刘恒虽贵为天子,但朝中可信赖能用之人不多,虽然陈平、周勃之流迎立自己,毕竟不是自己的班底,要想尽快稳定朝政,破除吕后乱政留下的乱局,首要在于安抚人心,所以宋昌一句王者无私,堵住了周勃的进言,也给暗流涌动的各种力量吃了一颗定心丸。当夜,刘恒坐前殿,拜宋昌为卫将军,镇抚南北军,下诏书大赦天下。

      2

      汉哀帝时期,哀帝送董贤及自己的乳母王阿舍兵库武器,时任执金吾毋将隆上奏:“武库兵器,天下公用,国家武备,皆度大司农钱,共养劳赐,一出少府……,盖不以本臧给末用,不以民力共浮费,别公私,示正路也。今贤偏僻弄臣,而以天下公用给其私门,臣请收还武库”。上不悦。

      汉代国库分为大司农和少司农,大司农主国家费用,少司农主皇室费用,皇室和国家费用是分开核算,也就是毋将隆所说,不以本臧给末用,别公私,示正路也。从这一点上,说明在西汉时期,皇室和国家有着鲜明的区别,犹如今天的君主立宪制国家,但这种相似只是某些地方的相似,并不是很恰当。大司农收入属于全体国民的公共财政,负责国家行为的开支,诸如战争、祭祀、教育等等,而皇室的费用则是少司农支出,负责皇室的日常开销,少司农收入来源于占当时很少比例的山川盐矿[1],这种区分皇室和国家的财政形式,一直延续到了满清政府覆灭。

      汉朝皇室好男风,哀帝喜欢董贤,怕惊醒睡梦中的董贤,便把压在董贤枕下的袖子剪断,这就是断袖之癖的来历。但即便是这样的情况,执金吾毋将隆还能毫不留情的指出哀帝的做法有误。在今天看来,古代臣子面刺君主过错,还能请君主收回成命,几乎和我们的想象所背道而驰。由此也可以看出在西汉时期,皇室对于国家财政和国家武备,并不能随心所欲,君臣之间,皇室和国家之间有着相对的权力制衡关系,并不是后世电视所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种单向的人身支配和绝对的权力掌控。

      3

      谏大夫渤海鲍宣上书,天下乃皇天之天下。陛下上为皇天子,下为黎民父母,为天牧养元元,视之当如一。今贫民菜食不厌,衣又穿空,父子、夫妇不能相保,诚可为酸鼻。陛下不救,将安所归命乎?奈何独私养外亲与幸臣董贤,多赏赐,以大万数,使奴从、宾客,浆酒藿肉,苍头庐儿,皆用致富,非天意也。

      及汝昌侯傅商,无功而封。夫官爵非陛下之官爵,乃天下之官爵也。陛下取非其官,官非其人,而望天说民服,岂不难哉?……。治天下者,当用天下之心为心,不得自专快意而已。鲍宣语虽刻切,皇上以其名儒,优容之。

      汉人崇尚天命,认为为天子必定通晓三代故事,明白天命并非只眷顾一家,汉天子有天下是天命所归。天子虽执掌天下,只是代天抚育万民,天下是皇天的天下,并不是汉天子的天下。天下乃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衡量德的标准就是天子是否贪图享乐,是否关心百姓疾苦,人民生活是否安居乐业。秦暴虐无道,疲敝天下,生民流离失所,填埋沟壑,汉除秦暴政,约法三章,天下晏然,故汉当代秦而立,这是汉有天下的合法性基础。

      富与贵,人之所欲也,所以为国者要慎重名与器。汉高祖有天下,与群臣盟誓,非刘氏不得为王,但诸吕为王以后,其实给非刘氏封王打开了一个口子。到成哀之世,爵位封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处于败坏的状态。自古国丧的先兆就是吏治败坏,爵位滥觞,无功而赏,无过而罚,赏罚不明导致名器扫地,沦为玩物。汉哀帝为了一己之欲,想方设法封男宠董贤为高安候,封傅太后的堂弟商为汝昌候,为帝王带头不重视封赏爵禄,破坏天下制度,国家怎么能长治久安。

      4

      上托傅太后遗诏,令太皇太后下丞相、御史,益封董贤二千户,赐孔乡侯、汝昌侯、阳新侯国。王嘉封还诏书,因奏封事谏曰:“臣闻爵禄、土地,天之有也。《书》云:‘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王者代天爵人,尤宜慎之。裂地而封,不得其宜,则众庶不服,感动阴阳,其害疾自深。

      丞相原来是皇帝的家臣,化家为国的时代开启之后,宰相就由家臣走向前台,开始处理国家事务,丞相一词也就赋予了新的含义,掌丞天子,助理万机。王嘉封还诏书的举动,是西汉时期皇权和相权相互制衡的一个典型。隋唐时期出现的三省六部制,门下省封驳诏书的职能从某种程度上就是肇始于此。宰相组织政府,皇帝代表国家统一,皇权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忌惮相权,汉朝能有四百年天下,宰相一职居功甚伟。这种政治上的平衡,在明朝时候被明太祖朱元璋废止,大小政事皆出自皇帝,但这种天然的政治平衡被打破的结局,就是明朝创造出了类比宰相的内阁,内阁又以首辅马首是瞻,这也是明太祖没有想到的结果。

      成哀时期,是西汉政治走向败坏的一个关键时期,而政治败坏尤其在于显失公道,主政者为政不公,威福自外戚出,王氏一门青紫貂蝉充盈帷幄,鱼鳞左右,终酿成王莽篡汉的恶果。为国理政,首要在于公,公则生明,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失人心则失天下,古今一也。

      注:文章内容引自《资治通鉴》、《中国历代政治得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