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浅读《红楼梦》


    2017-08-31 14:51:00 | 来源:甘肃省国家税务局 | 作者:

      用了近两个月时间,拜读了《红楼梦》前80回文字,同时看了一遍87版的《红楼梦》电视剧,又在喜马拉雅FM听《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现在还在继续听,算是对《红楼梦》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这样一部巨著仅仅看一遍是远远不够的,即使囫囵吞枣,已使人牵肠挂肚。 

      一个庞大的家族,从风光无限,到家亡人散,忽喇喇似大厦倾,让人喟叹无穷。闭上眼睛,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浮现于脑海中。王熙凤,那个在贾府呼风唤雨,精明一世,要强一世的人,到最后也落得个带憾而死,当电视剧中王熙凤死后裹在草席里,被衙役倒拖着在雪地里走,长长的头发落在地上拌着雪渣子时,让人惊恐、叹息,以至于每次听《聪明累》这首曲子时,总想起这个情景,脊背发凉;薛宝钗,撇去她的处事圆滑不说,87版红楼梦中她给周瑞家的说冷香丸的做法那段话,让人记忆深刻,那么长的药料名字,什么“春天开得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得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她都拉家常般娓娓道来,可见是个耐心细致的人了,还有宝钗扑蝶那一段儿,将一个少女的天真模样表现得鲜活明亮;林黛玉,这个敏感多疑的女子,处处小心翼翼,时时泪眼朦胧,在现在看来她有时候好像有点作,但这又跟她寄人篱下,孤苦无依的处境有关,高度的缺乏安全感,使她对别人筑起防线的同时,对贾宝玉不时耍小性儿,让人觉得她难相处,但薛宝钗对她的一点提醒,就足以让她感激涕零,还有葬花那段儿,就足以表明她是个多么柔软的人了,质本洁来还洁去;史湘云,一提到她的名字,就想起她“爱(二)哥哥,爱(二)哥哥”的叫贾宝玉,让人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很多研究《红楼梦》的人都推测说史湘云的原型就是脂砚斋,对此周汝昌先生有很细致的分析,但真真假假,谁又能知道呢?前段时间白先勇先生还说他相信《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曹雪芹所写呢,谁能说清楚?除非曹公再世或完整的红楼梦被考古学家发现,否则这个问题仍将继续争论下去,不完整的红楼梦就像断臂的维纳斯,它是美的,吸引着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拜读它,研究它,甚至使红楼梦的研究发展为一门学问——红学。这是曹公没有想到的吧?但是足以欣慰了。 

      还有真性情的晴雯,贾宝玉为她作的那首《芙蓉女儿诔》,我到现在都没太读懂;还有读诗入迷的香菱,好喜欢她认真读诗的样子、沉迷悟诗的样子、刻苦作诗的样子,忍不住想,如果当时那个家仆霍启(祸起)没有把她弄丢,她还是甄家的小姐甄英莲,那么她就不会被卖到呆霸王薛蟠手里,就不会被薛蟠泼辣的妻子金桂害死;还有元、迎、探、惜、袭人、平儿、尤氏姐妹、鸳鸯、紫鹃、妙玉等等,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性格特色,有人说从红楼梦中随便拿出一句话,就能知道是谁说的了,可见人物的鲜活程度。 

      佩服曹公的写作功底,一部《红楼梦》就像百科全书一样,政治、礼仪、医学、戏曲、建筑、管理……应有尽有,“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写作手法,让《红楼梦》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值得推敲。“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也许体会过方能有所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