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秋的断章


    2017-09-15 12:34:00 | 来源:甘肃省文县国税局 | 作者:马小花

      秋  虫

      秋虫撕破了秋夜。深一声浅一声的叫着秋天。

      秋虫把鸣叫泼在窗户下,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潮水般涌来。

      月亮退到云层里,夜的掩护下,我听到了秋虫的触网声。漫漫的叫声推开了我的窗户。

      一场秋雨淋湿了秋的全部身体,秋虫拖着古典的笙筝箫,加入了秋的乐队中,那些长歌短歌复活了一个个秋思。

      几枚失忆的秋虫,藏起长夏的影子,躲在子夜时分,摇曳着秋凉。

      秋虫善于隐蔽,它隐蔽在草丛中、树木浓密处、甚至人声鼎沸中。突然从隐蔽处传出的叫声,其浓淡疏密的声音洪流,摆渡着秋天。

      秋虫撞响了落叶。

      丝瓜花

      典型的黄,黄玫瑰的黄,丝瓜花在风中摇曳,像一片一片蝴蝶,翩翩而舞。

      盛夏时分,丝瓜苗细细的脚,一直慢慢攀爬,怎么爬也爬不到高处,细细的身子被南瓜叶子挤的越来越细,被葡萄的藤蔓吞噬着,在绿色中淹没,如一滴绿色的水落进绿色中,没有一点声响。

      立秋了,丝瓜花浮出水面,咄咄逼人的气势在藤蔓上立竿见影。

      爬上高处的丝瓜撒开五瓣花,宣泄着秋的成熟。

      粉红的春天远去了,勃勃的绿夏谢了,金秋登场了。

      丝瓜花挑起了秋的金黄,秋的艳丽。

      我惊艳这美丽的丝瓜花,沉默在别人的闹热中不自弃,开放在自己的节气中不自傲。

      丝瓜花唱着属于自己的歌,那些草原上的格桑花不过如此。

      秋  蝉

      秋风让蝉鸣的声音有些颤抖,鸣蝉唱来了金秋和玉露。

      金秋和玉露相逢的日子,蝉是孤独的,蝉总是独唱天下,不在乎听众。

      蝉经过十五年的黑暗日子,它的成长是在泥土中。与太阳相逢的时间很短,十五天或者一个月。

      蝉以高八度的音节唱着歌,只有盛夏的阳光堪与它匹配,进入秋天的从蝉,一个劲的操练声音,深怕瞬间就熄灭的秋光。

      我忽然觉得秋蝉不过告诉我们一件事,时光苦短,尽情歌唱。当我们明白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耽误了许多时间,只有在阳光的背影里听着蝉鸣的魅力。

      秋光明净的大地上,蝉释放了自己。

      麻  雀

      燕子飞走了,麻雀闯进了我的视线,麻雀从来不曾离开我的视线。

      麻雀,鸟类的天籁。

      我曾与麻雀盛会有过相逢。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去爬山,那天的麻雀真多,三五成群呼朋引伴擦着我的脸飞过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异于常日,到达山顶的时候,傻眼了,数以万计的麻雀聚集在大路上,没有喧哗,静悄悄的,大会尚未开始,有鸟源源飞来。

      我对麻雀的场面萧然起敬,麻雀也是大家庭,也纪律严明。

      几天前,我家向日葵开了,长出无数颗粒,那黄色的花朵尚未完全凋落,我惊奇的发现那些籽粒全成了空壳,是麻雀偷吃了它们,那些颗粒还是嫩嫩的就被麻雀包抄了

      麻雀偷吃了向日葵,我不怪它,它一定是饿了。

      我记得冬天的时候,它们的小嘴在雪地上啄雪。在秋天,许多贵族的候鸟都南迁了,只留下平民麻雀,作为平民的我喜欢平民化的麻雀。

      蜜  蜂

      太阳斜着身子走过院子的时候,秋天来了。

      满院成熟的葡萄吸引了无数蜜蜂,蜜蜂的嘤嘤嗡嗡声环绕着葡萄架,叫个不停。

      蜜蜂是赴着蜜源而来的。春花里,蜜蜂唱着情歌,整天浮在花蕊上,做着粘花粘粉的生计。夏天以百米速度结束了赛点,蜜蜂很忠实的来到秋天。

      花或缺了,蜜蜂的触角不曾离开过寻找花源的步伐。蜜蜂对葡萄下手了,嘴巴毫不留情吞噬起葡萄的屏障。

      来自花的甜和来自果的甜,是同一渊源的甜。蜜蜂绕不过同类的甜。

      秋果开始了甜的旅程,蜜蜂这号专挑甜,上手甜的小生灵,无论甜的源头在哪里,它总能觅到手。

      秋天的蜜蜂,是大自然的又一道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