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我那穿大襟袄的母亲


    2017-10-19 16:07:00 | 来源: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地税局 | 作者:马生勋

      从我记事起,直到十年前母亲离世,记忆中母亲上身一贯是黑色、蓝色或是灰色的大襟袄。从领口起,无数布做的纽襻斜斜的系至腋下,再竖系到下摆。母亲瘦小,衣服显长,大大的兜襟可以擦手,也可以用作包袱,兜一些零碎,有时也给我兜些豌豆角葵花籽等零嘴。同样颜色的大裆裤,裤脚总是用黑色约寸许宽的布带扎紧,显得利落。裤脚下是一双盛着没有裹到位的小脚的鞋,尖尖的形状,但并不很小,不影响走路。这一身以及全家的从头到脚的行头都是母亲亲手缝制,褪色了用染料煮一煮,焕然一新。                                                                                                                                                                                                                                                                                                                                                                                                                                                                                                                                                                                                                                                                                                                                                                 

      母亲的娘家是宗教世家。母亲说我的太姥爷、姥爷和舅舅们都是远近闻名的大阿訇,所以母亲一个汉字不认,却能读阿文的《古兰经》。家里日子过得滋润,母亲也能算作小家碧玉了。聘时带了些金银首饰的嫁妆,困难时被我父亲换了钱养家糊口。只有一对银镯保存了下来,给了她最小的儿媳,我的老婆,后来不知何故又要还了一只给了我的二嫂。

      我上面有三个哥哥,并曾有过一个姐姐,我未与谋面,因她一岁多时便夭折了。后来,母亲常常念叨她的美丽与乖觉,似乎她是仙女的化身。我是父母盼着女儿生的,未遂,竟也未被溺杀,倒是十分的溺爱。我长大后,母亲总说我有福,佐证是自从生了我以后,家里的日子一日不似一日紧巴,我似乎是家里的福星。

      母亲一辈子不会骑自行车,却也不耽误她到公社供销社买大盐、煤油、洋火、针头线脑。钱稍宽裕,会给我买仨俩个水果糖细细地咂摸。据说我小时候操蛋,学前一直是母亲喂饭,自己懒得端碗,母亲稍有不慎,我便会嚎啕大哭。不自己走路,讹母亲抱,不能得逞,便拽着母亲的衣服,反方向用力,哼哼唧唧被母亲拖着走。睡觉时必须见着母亲,否则,那个夜晚将会是别人的灾难。那时,母亲就已经是五十岁的小老太太,大襟袄的下摆总有几处脏且皱的地方,是我小爪子的杰作,那时候母亲的衣服都是先从下摆烂起。我记忆中有多次母亲抱我或背我的情景。

      我六岁时,备受我折磨的可怜的母亲终获大赦,我上学了。原因是三哥开学了,我跟着耍,忽然有了上学的念头,学校嫌年龄小不收,我自然使出了嚎啕大哭的必杀技,学校怕我哭死担责任,只能违规操作,收下罢了。

      转变从这里开始。小小学童a、o、e、y,一加一等于二竟也不比别人差,按时上课,按时作业,表现积极,时不时拿一张奖状惹母亲高兴。加入红小兵(少先队)并官至三道杠(大队委臂章)。最重要的是从上学起,有了皮脸,再不讹母亲抱或喂饭,母亲着实的不适应,便经常在玉米面窝窝里蒸一个白面馒头给我,以资鼓励。我也给了母亲一些长大后给她买茶买糖买肉的承诺,母亲脸上便笑开了花。万幸的是,长大后都得以兑现。

      初中以后,因民族饮食习惯的原因,在当地中学无法入灶。按我的本意是可以辍学的,但母亲第一次表现出了少有的果断与坚决:转学到口里(宁夏)去,学是必须要上的!第一个寒假回去,母亲说这一个学期她天天梦见我。

      母亲是伟大的,以羸弱的身体孕育了四儿一女,又帮助父亲抚育了四个儿子成人,一家六口人的缝补浆洗、饮食起居全靠母亲的小身体一力承当,而且是在物资匮乏的时代,这一切该花费多么大的心思?付出多么沉冗的劳动?母亲一直到六十多岁,家里的日子才渐渐好过,家务的担子也逐步交给了儿媳。

      母亲又是幸福的,当她85岁高龄谢世的时候,她看到了儿子们的长成,也看到了他几个儿媳的贤惠,见全了她所有的孙男女,更难得的是还有了一个重孙,也算四世同堂了。

      母亲病危时,我请假陪她一个月后,安然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