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书趣


    2017-10-23 11:18:00 | 来源:宁夏石嘴山平罗县地税局 | 作者:马生勋

      读了几十年的书,学问不见得有多少,但其中肯定有无限的乐趣。而且在书外,在买书、求书的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趣事,就叫作书趣吧。

      三十多年前的初中语文课本,有一篇课文叫《梁生宝买稻种》,节选自陕西作家柳青的《创业史》。课文说的是渭河下游终南山下小村庄蛤蟆滩年轻的共产党员,互助组长梁生宝,坐火车到几百里外的渭河上游的郭县,给互助组买优质稻种,下火车赶上了雨天的事。梁生宝为了给互助组节约几毛钱多买些稻种,“走进一家小饭铺里,他要了五分钱的一碗汤面,喝了两碗面汤,吃了他妈给他烙的馍。”因为“旅馆住一宿都要几角钱——有的要五角,有的要四角,睡大炕也要两角。他舍不得花这两角钱!”而在“一九五三年间,渭河平原的陇海沿线,小站还没有电灯哩。”的车站票房“头枕着过行李的磅秤底盘,和衣睡下,底盘上衬着麻袋和他的包头巾。”黑灯瞎火的“在这里美美睡上一夜。”课文宣扬的是建国初期,农村共产党员的吃苦耐劳和一心为公的高风亮节。我当时有幸借读了原著《创业史》的第一部、第二部,觉得很好看。虽不知小说总共几部,但第二部的结尾,显然是未完待续的样子。因为当时的岁月,可读的文学作品很少,名家名作更是少见,便如饥似渴的寻访《创业史》的第三部。这项工作进行了十几年,逢书店必问,一直没有实现愿望,几乎成了心病。后来才知道实情——作者计划是要写四部的,由于政治上的原因,只完成了两部。结果唯有笑自己的痴了。

      近几年经常出没于机场,或接送或出门,候机时,有转机场书店的习惯。有一次看到一本叫《软脚鹞》的小说,书名是竖写的,并排同样竖写着“陈忠实”三个字,那应该是作者了,私以为名家必是名作,便买了。回家阅读,感觉怎么都不像陈老先生的笔法,大感狐疑,仔细研究封面,没错,是陈忠实,带了花镜,还可看清名字下面一枚陈忠实的小小红色图章。再读,感觉还是不对,又翻来覆去的研究封面,终于在左上边角发现了“赵光弈著”几个接近于封面底色的小字。再细看封皮的里页,还有作者的简介,丫是个警察。陈老先生可能只是题写了书名,被钻了空子,真是可笑又可气。但愿只是出版社的勾当,陈老先生不要参与其中才好。

      在当地书店买过一套《大唐狄公案》,共五册,阅读完第四册,阅读第五册的时候,发现还是第四册,仔细比对,原来拿的是一、二、三、四、四册。自己觉得好笑,笑毕又感觉害了书店,颇有愧意,急忙拿去换。店员说总共两套已售罄。再笑,真是无独有偶,粗心的我遇到粗心的店员,没想到又遇一个粗心的“他”,买了《大唐狄公案》的一、二、三、五、五册。于是留下联系号码,如有人调换此书,与我联系。几年过去了,至今未果。

      我以为,读书或是为了读书,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