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又是一年三月三


    2017-10-23 11:19:00 | 来源:宁夏石嘴山平罗县地税局 | 作者:马生勋

      天气预报说是“晴”,但天空并不透明。

      横着的几道光缆后面,高高低低的楼的空隙充塞着灰色的云,厚且狰狞,有些是张牙舞爪的形状。稍远,政务大厅灰色的、仿古的楼顶几乎被灰色的天空吞没,像烂尾楼。晚些,会有放学的孩子放风筝,花花绿绿的,很好看的蝴蝶样子,超市买的。因了空中光缆的缠绕、楼房的遮挡、还有马路上穿梭的车辆的干扰,风筝是让人鄙视的高度。

      城市的高楼大厦对季节的感知很迟钝。

      春的气息是来自于办公楼后院的几树杏花,开得烂漫。白得不是很纯洁,沾染了风尘,但依然很美。

      记得小时候的天空很蓝,且高远,无云。或许有,但在万里之外。因为当时我们写作文经常用“万里无云”来形容美好的天空。有时也写“像羊群一样的白云”,但那是胡说,即便有云,也是天边淡淡的一朵两朵,最多像走散了的羊只。

      青草织就得绿色的,一望无际的地毯上有冉冉的地气升腾。七八十来个孩子或穿鞋或光脚在绿地上奔跑,搅乱了地气却增添了生机。小手间互递的是妈妈缝补用的线绳,那头——高高的天空上,飞跃的是长约丈许的“蜈蚣”。

      风筝是手工做的,用旧的报纸或作业本之类粘贴。蜈蚣的腹节是用毛笔蘸着黑墨画的,无数的脚也是画的,还有眼睛、眉毛(蜈蚣竟有眉毛)都是画的。在顶端写个“八”字,便是触角了。

      随着孩子们的奔跑,风筝会越飞越高,渐渐地看不清了眉眼,只是长长的一条,扭动着、婀娜地飞着。

      孩子们的后面跟着奔跑着的是黑的、黄的狗们,似醉了酒,追逐、碰撞、翻滚、跳跃,徒劳地狂吠着遥不可及的天空“怪兽”,极兴奋的样子。

      近处,是谁家的大黑马,也停下了吃草,大眼睛充满爱意的看着孩子们。偶尔会抖动一下黑缎子一样的皮毛,抬头看看天,打一个响鼻。

      如果是黄昏,最好是晚霞染红了西天,孩子们会收起了风筝,坐在柔软的草地上静静的看那天边。我曾想象天边那晚霞映照的、彩云堆砌的是村庄,有村路,还有袅袅的炊烟,都是红色的,簇拥着一轮模糊了边沿的红日,慢慢坠落。

      于是,现实的村庄也升起了袅袅的炊烟。渐渐的,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妈妈那,温暖、甜美的呼儿唤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