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风雪夜归人


    2017-10-27 14:00:00 | 来源:宁夏石嘴山平罗县地税局 | 作者:马生勋

      刘长卿(约公元726年-约公元786年),中国唐代诗人,字文房,安徽人。玄宗天宝进士,做官两次遭诬告被贬。清乾隆年间诗社有《骚坛秘语》云:刘长卿最得骚人之兴,专主情景。其名作《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入选中国全日制教材。

      就从这首《逢雪宿芙蓉山主人》说起。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天快黑了,又下着雪,四周的青山显得模糊而遥远了,看到一座屋顶用白茅草覆盖的屋子,天冷了,更显得贫寒(去借宿)。已经下榻了,听到破烂的柴门外传来狗叫声(不是宠物狗),茅屋的主人顶风冒雪地深夜才回来。释义添加了我自己的想象,但也错不了多少。

      这首诗的意境很悲凉,短短的四句,可以让你展开无尽的想象。

      我以为这首诗里有两个主人公。首先是诗人自己,在荒野里行走,没有随从,没有官轿,这个命运跌宕的人,是当官被贬了吧?是霉运开始的第一次下台,还是官运结束的第二次被贬?这是要去哪里?是灰溜溜的回家,还是去找门路平反?不会是拿板砖去拍诬告他的人吧?天公不作美,冰天雪地,太耽搁行程了,又没有饭店,晚上住到哪里?怎一个“愁”字了得!好了,前面有间破屋,诗人大喜,快步上前摇晃那柴门。虽不是亲戚,也只能厚着面皮去借宿了。但诗人毕竟不同于常人,虽然饥寒交迫(我想),孑然天地间,前后两茫茫,诗情画意却是与人常在,还是不忘体验生活,找素材,酸溜溜的冒一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流传后世,骚扰着悲天悯人的我。借宿的人家很穷,家长也不在,没有给诗人提供“把酒问青天”的浪漫,最多是抱歉地上一碗凉水,一碗菜粥(但愿有),应付一下饥渴。黑灯瞎火的,也没有什么节目好看,然后洗洗怕是也不具备条件,就只能睡了。睡也睡不好,没什么铺盖,冷,只能辗转反侧,想想前途茫然,唉声叹气一会儿。对了,还有半首诗没有吟完呢。这时候柴门外传来了狗叫声,可能是茅屋的主人回来了吧。以诗人的才情,顺理成章的吟出了“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绝句。

      于是,引出了诗中另一个主人公——茅屋的主人。

      下雪,冬天,农闲。种种迹象(茅屋柴门)证明他是个穷人。不是达官贵人,就不会有人邀请他秉烛夜饮,以他的光景也不会家外有家,那他的晚归只能是讨生活。我设计他手里应该有一张弓,背后斜插着几只箭簇,领着他黑色或其它色的土狗,趁着雪地去打踏雪留痕的兔子野鸡之类。那么,家中是不是有一个有病或是无病,总之是无业的中年妇人,还有三五个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男孩女孩。这就麻烦了,诗人兼下台干部刘长卿一碗菜粥的秋风就不一定能打到,即便喝了也于心不忍。

      想象力是无限制的,最好是茅屋主人腰带上吊满了兔子山鸡,肩上甚至还吃力地扛着一头鹿,怀中抱着一坛从酒坊拿猎物换来或是赊来的酒,叫起了已经熟睡或是饿得睡不着的妻子儿女,听说家有远客,也热情地请上了破桌。点燃了一堆篝火,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气氛热烈而友好。如果孩子们再载歌载舞来一段“祝酒歌”什么的,那就妥妥的了。如果是这样,我的感觉也会融入到他们的幸福中。

      然而这是我脑子有病。注意是“风雪夜归人”,如果猎物好打,茅屋主人就不用“夜归”了,那美好的场景怕要提前一两个时辰,提前到问题干部刘长卿来之前,诗人直接投身到浓烈的酒场的怀抱,诗的后两句怕得转承为“忽闻声鼎沸,酒肉迎路人”了。

      事实应该是茅屋主人疲惫而又悲伤。在田野里满怀希望地绕了无数的圈子,兔毛鸡毛也没见一根,但还是心存侥幸的忙碌到深夜,一无所获。满腔的愧疚及对自己和家人的怜悯,悄悄地推门进屋,随便找一个地方,和衣睡了。

      我坚信,这首诗对当时的生活现状毫无意义,更不能解脱任何人的困境。也就是是诗人洋洋自得一番,他不会拿去请茅屋主人欣赏,茅屋主人不懂也不需要这些,茅屋主人饿得毛糙,会把他当疯子赶走。但这首诗功在后世,因为入选了教材,很多人都会背诵,还有专门的人“研究与鉴赏”。

      我以为,那时候的诗很美,大多数人的日子却过得很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