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好男人


    2017-10-27 14:01:00 | 来源:宁夏石嘴山平罗县地税局 | 作者:马生勋

      家里的几亩地,媳妇忙活得过来,返乡大半年的马尔里就是个剩余劳力,一直闲着,闲出了紧迫感。该麦收了,他决定亲自出马,反正麦田也不多,只套种了一亩够自家吃的麦子,就让媳妇缓缓吧。

      出了门,马尔里便是一阵眩晕,日厌的太阳似乎满天都是,没个定向,从四面八方晒着他。就连手握的镰刀的刀头也是明晃晃的一片,刺得眼疼。头重脚轻地向不远处自家的麦田走着,中午喝足了的糖茶又争先恐后的从毛孔里冒出来,黏黏地难受。离麦田还有几步远,就感觉到含着成熟的麦香和玉米青苗味儿的热气扑面而来,热辣辣的仿佛一堵火墙。他知道,那玉米的青纱帐也只是一个陷井,那里面一丝风都没有,中间那一垄一垄的金黄的麦子才是真正的火热战士,随时准备干掉他。

      他觉得让媳妇在家歇着,自己一个人出来割麦子的决定是错误的,有些草率。

      十年了,马尔里已不屑在田间劳作,认为不值。地太少,一亩地的纯收入足死了是他一个礼拜的工资,几亩地加起来的收入也就比他一个月打工挣得多一点,于是就把地撂给了媳妇,收入只维持个基本生活。他一月的工资,就可以使家里一年的日子比邻居过得好一些。

      马尔里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打工。

      他是个不错的砖瓦匠。手艺好,干活儿卖力,性格又好,不与人争长短。别人服气,老板待见。农民嘛,力气有的是,干得多挣得也多。日子滋润,成就感十足:行行出状元,我马尔里就是砖瓦行的“状元”。十年了,他硬是没换过东家,倒是把十里八乡的年轻人带过去不少。老板凡事都迁就着他点儿,图他好使唤。

      开始几年,马尔里最美气的事就是一月、俩月,最多不超过仨月去一次工地附近的银行,把挣的钱寄回家。他不抽烟、不喝酒,穆斯林的生活习俗遵从得很好。一年除去伙食费、路费,其他花费几近于零。这几年已经在家乡的小县城给上初中的儿子挣了一套娶媳妇的楼房,上小学的女儿的楼房也在下个五年计划里。他不想按揭,觉得那是银行的一个圈套,套他的利息,等钱攒足了再买。

      近两年,马尔里感觉有些不妙,工资拖欠的时间越来越长,已经一年多没见钱了。老板的脸色也越来越比那些杵着的楼房活泛不了多少。工人们也不断地换茬,闹事的多,干活的少。马尔里不闹,他毕竟从老板那里挣了一套楼房,和家里几年的好日子。做人要讲良心,老板落难了,咱不能落井下石,这道理他懂。老板没辞,就不能走,他依然任劳任怨地干活,有时还替老板操些个闲心。他心里是同情老板的:多能的一个人,又不是坏人,你看这事闹得……他一直也没弄明白这楼房突然卖不动的究竟。

      终于,去年秋后最后的一项工程收了尾,老板放了话:马尔里,你回吧!欠你的工钱拿房顶,多余的,算你欠我,我不能再拖你了。马尔里几乎不敢看老板那比他还绝望的眼神,挥挥手掉头走了,走得栖栖遑遑,牵肠挂肚……

      马尔里的麦子已经割到了第三垄,浑身透湿,姿势也从弯腰变成了蹲着。他感觉像在窑里,蒸腾地热,眼睛也被汗淛得火辣辣地看不大清楚。

      他的心思并没闲着,盘算着生活只靠种地怕是不成,苦咱忍耐着,人勤地不懒,一年也能混个肚儿圆。但儿女们上学、前途咋办。父母虽然老无所求,但老了总得让他们吃好点,穿光趟些吧,得让他们走在人前,有个老脸面。媳妇呢,跟了自己也不能总让她受苦吧?

      怎么办?挣钱是个问题,很现实的问题。麦子割到第五垄时马尔里已经有了主意:农闲时带几个人在跟前找些靠谱的盖房、砌墙的零活儿干,也能照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