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文化天地

    文苑荟萃

    苏子的选择与坚守


    2018-04-23 10:11:00 | 来源:贵州省贵阳市国税局 | 作者:张禹

       

        一
        宋嘉佑元年,一位父亲携两个儿子进京赶考。这年老父已四十又七,两个儿子年龄尚不足二十。初至汴梁,父亲便忙着结交名流,推介自己的学说著作,祈盼秋闱高中,求得一官半职光耀门楣。两个儿子权当历练,结伴四处游历,逛热闹的街市,吃有名的餐馆儿,访慕名已久的胜地。三人看着眼前星罗棋布的商店,熙熙攘攘的人流,设想若一朝高中,必定能在京都占据一席之地。这三人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三苏”。
        这时的苏轼还不是我们所熟知的东坡,只是一位初出茅庐、才华横溢的翩翩少年。第一次让他大放异彩的是当年的秋试。皇帝命文坛领袖欧阳修为主考官,苏轼那篇逻辑严密、豪迈洒脱的策论文《刑赏忠厚之至论》立即得到了他的赏识。自此,在欧盟主的一再称赞下,苏轼的文章名声大噪,几乎篇篇名扬天下。而此时,他还不到二十岁,尚未经历人生的起起伏伏,还不曾预料将要面临怎样的人生抉择。
        二
        神宗熙宁二年,苏氏兄弟入京,早年他们经历了丧母、丧父之痛,丁忧已久。但此时入京绝非明智之举,因为一场席卷政坛的国家资本主义变法正在如火如荼展开。朝中很快分化为两派:变法派和守旧派,恶战一触即发,局势风起云涌。王安石这位历史上有名的拗相公所主持的变革因官僚作风鼎盛、制度实操性不强等因素,搞得天怒人怨。但此时,变法派仍占据着绝对上风,稍有政治敏锐的人都能察觉到朝中的风向。当时的苏轼在文坛已久负盛名,若是与变法派虚与委蛇,必定加官进爵。若要退而求其次保持中立,亦可明哲保身。
        面对如此局势,苏轼毅然作出了抉择:反对变法。那年他三十二岁,只是个官职不高的些吾小吏,但孤傲的文人气节不允许他低下高贵的头颅。他多次上书皇帝,向新政发起猛烈的攻击,警告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帝王不得用专制手段镇压百姓。此时,已有大批官员因反对新政承受了变法派的虎狼之怒,或贬谪或撤职,其中就有他的恩师欧阳修。后来,苏轼果然因此获罪,先是降职贬官,外调黄州担任职位卑微且无实权的团练副使,后又平白遭受长达四个多月的冤狱“乌台诗案”,险些丢了性命。但他却无所畏惧,还口出狂言“倘若偶遇饭中有蝇,仍需吐出”。这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作为,就是苏轼在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与坚守,也是中国文人近千年来秉承的风骨。
        三
        苏轼经此一役,有些心灰意冷,退而寄情于山水之间。后又因情势所迫,变成了耕地务农的隐士。正是这个时期,他写下了《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记承天寺夜游》等诸多脍炙人口的传世名篇,从而成为了大家所熟知的东坡居士。
        隐居生活只持续几年就被打破了,新政废黜后守旧派领袖司马光急召他还朝。短短一年,他连跳十二级官居翰林学士,被天下文人尊为新一任盟主。按理说,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且司马氏对其又有擢升提拔之情,东坡理应为守旧派马首是瞻、言听计从,但这次他仍然选择了坚守。且说新政既废,司马光一派主政,立刻重敲锣鼓另开张,对王安石那一套全盘否定,其中就包括较得人心的免役法。由于事关百姓,东坡先生耿介的个性再次彰显无疑。他不顾个人得失,大义凛然地指出部分于百姓有益的新政不应废止,同时力陈朝庭弊病,抨击守旧派的保守与腐败。昔日的盟友摇身一变成了当前的政敌,他再次被外放。至此,东坡既不能容于变法派,又与守旧派不睦,其一生贬谪的结局不难预见。“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其后多年东坡辗转于杭州、惠州、儋州等地,功绩卓著直至去世。而他那千磨万击还坚劲的气节却一直为世人所赞颂,绵延千年经久不衰。
        苏东坡作为中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传奇人物,一生中既有庙堂之上的众横捭阖,又有贬谪天涯的人生无常,他一生都在选择,一生都在坚守。正如路遥在《人生》中所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选择坚守则铮铮铁骨,选择退却恐千古骂名。人的一生,尤其是公职人员,总要面临无数次选择,是坚守?还是退却?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