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百元营收成本下降约1毛 降成本进入持久战


    2017-08-17 09:49:00 | 来源:第一财经 | 作者:

      降低实体经济成本(下称“降成本”)鏖战一年多,企业成本上升态势得到遏制,降成本政策组合拳效果初显。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下称“财科院”)2017年的降成本调研发现,在约1.5万家被调研的样本企业中,2016年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营业成本额为76.33元,比2015年下降9分钱,比2014年降低约4毛3分钱,样本企业成本略降。

      财科院院长刘尚希告诉记者,从实地调研来看,企业税费、融资、人工、用能用地、物流六大成本上升均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约六成的被调研企业对国务院降成本组合拳表示认可,只有极少数企业不认可,这都说明了降成本举措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不过,刘尚希也观察到,今年以来宏观层面上人工、用地、融资、原材料等成本仍呈现上升势头,“降成本绝非是一次性的短期任务,需要久久为功,而且最终要落脚到增强企业内生动力上。”

      1毛成本和六成认同

      近些年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不少企业收入下降、成本上升,利润空间收窄,经营困难加剧。

      为了降成本,减轻企业负担,2015年12月,每年规格最高的经济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之一是降成本,要求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

      2016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从税费、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六大方面着手,给出24项详细举措并标明相关工作负责的部委,希望经过1~2年努力,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取得初步成效,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

      2016年本届政府出台最大减税举措营业税改增值税全面推开,并阶段性降低社保公积金费率,清理政府收费等举措,企业成本终结连年上升态势。

      为了解企业成本实际情况,2017年财科院线上调查了14709份企业有效问卷,2014——2016年,三年每百元营业收入中营业成本额分别是76.76元、76.42元、76.33元,2016年样本企业成本比2015年降低9分钱。

      这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相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52元,比上年下降1毛钱,这是工业企业成本近些年来首次下降。

      财科院对样本企业各项成本进一步分析发现,样本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管理费用成本上升明显,2016年达到17.48元,比2015年增加1.28元。另外原材料成本、用地及房租成本、用能成本、用工成本、物流成本和融资成本均呈现上升势头。

      而在大规模减税背景下,2016年的税收负担有所下降。

      财科院调研数据显示,58%以上样本企业的“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小于5%,90%以上样本企业的“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小于15%。这表明,六成样本企业百元收入纳税低于5元。 样本企业“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值从2014年的5.32%降至2016年的5.14%。样本企业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也逐年下降,从2014年的77.33%降至2016年的72.51%。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人士均表示享受到政府减税降费红包。国际天食集团有限公司(原小南国)高级执行官徐栋盛表示,去年5月起享受到营业税改增值税全年减税超3000万元,企业税负大幅度减轻。

      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也在会上表示,营改增后,企业外购的设备、燃料、过路过桥费、修理费等支出的进项税可以抵扣,2016年减税过亿元。

      中央和地方政府近两年相继出台大量降成本举措,也得到了企业认可。

      从财科院调研数据来看,对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用能用地成本、物流成本政策措施,认为非常好和好的企业占比约60%,只有不到3%的企业认为这些政策成效差,其他则认为政策成效一般。

      “降成本的效果相当明显,其中减税降费效果立竿见影,而通过放管服、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等其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降低企业成本,则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刘尚希说。

      成本普升下挑战重重

      尽管降成本组合拳阻止了企业成本上升趋势,略有下降,但不少由市场决定的成本仍呈现上升趋势,这让降成本面临严峻挑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69元,同比减少仅2分钱。成本基本维持平稳态势。好在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利润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长22%),企业经营情况有所改善。

      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人口红利逐步消失,环境资源约束开始加重,能源供需矛盾突出,各类要素成本提高,中国逐步买入高成本时代。

      财科院调查的样本企业数据显示,2016年原材料成本同比上涨7.21%,用地及房租同比增长76.37%,用工成本同比增长6.84%,用电成本增长了2.91%,物流成本也呈现上升趋势。企业三年来主要的要素成本仍总体上保持高成本状态。

      今年情况也不乐观。刘尚希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仍保持上涨,不过涨幅趋缓。从宏观层面看,企业人工成本趋势也将保持上升,用地成本也将上升。而融资成本能否下降,将取决于金融改革进展。

      水涨船高,成本不断增长趋势如此,通过降成本来减缓这种趋势,难度显而易见。

      刘尚希表示,如果不考虑企业管理因素所形成的企业内部成本,企业设计的外部成本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基本上由市场决定的成本,比如原材料成本、工资成本、物流成本等。二是非市场决定的成本,也就是政府决定的企业成本,比如企业税费负担,社会保险收费,电力价格等。企业成本中政府可以降低的主要是政府决定的不合理成本,而由市场决定的要素成本则由市场供需决定,并不是想降就可以降。

      “单靠政府来降成本空间有限,推动企业降成本的根本路径是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制度创新,形成激励机制,让企业发挥其作为市场主体的主观能动性。”刘尚希说。

      比如,企业降低管理费用空间不小。财科院调研数据显示,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管理费用额最高,三年数据分别是13.97元、16.2元、17.48元,平均增速为11.93%。

      刘尚希告诉记者,不少企业注重产品创新,但忽略了管理莫斯、运营模式创新,这导致管理费用占成本比重很高,远高于税费、融资费用,企业应该挖掘潜力,降低管理费用。

      政府在降成本上仍大有所为。今年国务院已经推出超1万亿元的减税降费举措。近日国家统计局对全国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了问卷调查,从二季度的调查结果看,企业对优惠政策的感受度明显上升,其中,创新支持政策惠及企业最多,减税降费政策惠及面继续扩大。

      财科院建议,在处理好降成本与防风险的关系前提下,政府要管理和引导税费政策、产业发展政策市场预期,提高政府公信力,给企业吃下“定心丸”。通过改革打通金融与实体经济“经络”,从根本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政府可以继续挖掘潜力,在减少财政支出的前提下进一步减税降费,建立部门协调机制,降低不确定性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