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万亿“大礼包”,企业收到了吗?


    2017-08-29 08:36:00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随着五批减税降费政策出台,价值1万亿元的降成本“大礼包”提前发放。降税费负担,降融资成本,降人工成本,降用能用地成本,降物流成本……25项降成本措施落地,企业的实际感受如何?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3家企业,算几笔账给您看。

      税负账

      增值税率四档变三档,享受“简”和“减”双重实惠

      “销售燃气的税率从13%下降至11%。预计下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200万元,可以节省增值税大约30多万元。这笔钱对我们小企业来说,相当于全部员工半年的工资。”湖北宜昌秭归科力生天然气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谭涛告诉记者。

      谭涛说的税率下降来自于今年7月1日实施的增值税税率简并。此前,我国增值税税率有四档,征管操作难度大,同时由于实行不同税率造成“高征低扣”或“低征高扣”的矛盾一直存在。作为继续推进营改增的措施之一,增值税税率由原来的四档减至17%、11%和6%三档(不含零税率),取消原13%的税率,农产品、天然气、食用盐、图书等23类产品增值税税率从13%降至11%。谭涛的公司主要为宜昌市秭归县各个小区、单位和出租车供应天然气,正在13%降至11%的范围内,报税简单了,税费也减轻了,尝到了“简”和“减”的双重甜头。

      谭涛仔细算了算简并后第一个月的税负变化。2016年,企业共取得天然气销售收入2075.4万元,销项税额305.5万元,进项税额254.8万元,进项税转出5.4万元,合计缴纳增值税55万元,综合税负2.65%。税率降到11%后,今年7月,企业取得销售收入352万元,抵扣进项税额后的应纳税额4.7万元,税负大约为1.33%,与去年全年相比,税负降低了1.32个百分点。“这是真金白银的实惠。”谭涛说,减税后公司将有更充足的流动资金投入工程建设、管网维护和经营管理,为当地安居工程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对发展前景,谭涛信心满满:“国家实施‘煤改气’政策,要求企业使用清洁能源生产,工业用气量陡增,科力生天然气销售收入相比以前将有较大涨幅。随着收入规模逐年增加,未来企业享受的增值税减税优惠会越来越明显。同时,公司准备再建设一座LNG(液化天然气)储气站,建成后天然气采购成本会大幅下降。”

      在宜昌市,像秭归科力生天然气公司一样涉及简并税率的企业共有725家,简并增值税税率政策预计下半年为全市减少增值税1.9亿元。宜昌市国税局负责人介绍,为了让企业更好地享受税率调整政策,他们给全市相关企业各配备一名首席服务员,每到一家企业实地核查,首先与企业财务负责人召开闭门座谈会,打消企业顾虑,引导其充分反映意见,并与企业建立微信群,形成一对一联系工作机制。

      人力账

      五险一金有所降低,希望劳动力成本涨得慢一点

      “降本增效”近年来一直是江苏无锡透平叶片有限公司经营的关键词。公司制造各类装备叶片,包括覆盖火电、气电、核电等电站机组的大叶片。“成本一直涨,竞争又激烈,产品价格在跌,这几年公司面临三明治式的双向挤压。”副总经理王金吕说。

      劳动力成本是透平叶片公司感觉压力较大、增长较快的一部分。王金吕介绍,目前,企业所缴纳的五险一金费率高达41.8%。其中养老保险20%,医疗保险7%,失业保险1%,工伤保险1.4%,补充医疗1.9%,生育保险0.5%,再加上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12%。“也就是说给员工发1万元钱,公司得付出1.4万元的成本,扣除个税等之后,员工真正到手的也就7000多元。”王金吕说。

      今年,1万亿元降成本政策中也包括继续适当降低“五险一金”有关缴费比例,比如“允许失业保险总费率为1.5%的省(区、市)将总费率阶段性降至1%”。今年1月1日起,江苏省就将失业保险费率降至1%,政策将延续至2018年12月31日,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两年,预计全省可为企业减负180亿元。

      “粗略算一下,这项政策一年能给企业降低劳动力成本十几万元。”王金吕说,虽然这个数额不算可观,但是企业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国家的扶持。

      “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肯定是趋势,只是我们希望能够涨得慢一点。”王金吕介绍,公司有40%的产品出口到欧美,做过国内外劳动力成本的对比。在这一行业,中国单位劳动力成本已经逼近欧美发达国家,甚至一些环节的劳动力成本高于欧洲企业。“比如同样一道工序,我们需要两个人完成,欧洲企业只需要1个人,这个环节总的用工成本就高于人家了。”

      在王金吕看来,劳动力成本高企也有技术人才招聘难的因素。公司一共800多人,其中100多人是搞技术的,技术人才越来越难招,更有一部分选择了离开。“有的去更赚钱的行业了,有的因为房价涨得厉害,回到房价、物价更低的老家了。”

      让劳动力成本涨得慢一点,除了国家政策减负外,企业也在努力。“加强对员工的培训,提高劳动生产率,既能节省材料也能节约加工时间,同时公司完善员工技术等级制度,技术越好,职级越高,收入越高,激励员工自我提升。”王金吕说。

      能源账

      用能成本降低有感觉,“普降”不如“自降”

      今年1万亿元降成本的任务中,降电价的贡献预计能占到1/10——1000亿元。

      1000亿元怎么降?国家发改委算了一笔总账:“一改革”,上半年进行的第二、三批输配电价改革,完成降价380亿元;“两降低”,电价包含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中,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征收标准降25%,降价金额为160亿元;“三取消”,取消通过电价征收的城市公共事业附加共计350亿元、取消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共计60亿元、取消向发电企业征收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共计390亿元。

      企业的微观账本中,电价能降多少?“不是所有的降电价政策都与我们企业相关,输配电价改革带来的电价降低和城市公共事业附加的取消是普惠的。”上海泰胜风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邹涛告诉记者,电价能降2分钱左右,公司每年用电三四百万度,用电成本降低区间在7万—10万元。“电价降得不多,但企业有感觉。”邹涛说,对用电大户来说,普惠政策显然会有更大的红利。

      邹涛认为,节能降耗,企业自我挖潜更重要。他介绍了公司的电能管理方案:“泰胜风能较早与第三方企业开展电能管理合作。第三方企业提供的电能管理系统实时监测生产现场用电情况,开几台设备最节能高效?什么时间段生产最省电费?通过大数据分析精确规划用电量。”实施更加智能化的电能管理方案后,公司单吨产品用电成本下降近10%,平均每度电价下降近0.1元,年降成本在百万元以上。

      邹涛很清醒,在国家普惠政策下,降成本和增实力之间不能完全画等号。“国家降成本是为了让企业的包袱轻一些,创造更公平更良好的营商环境,要真正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必须自力更生,才能应对各种市场变化,比如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邹涛说,去年到今年,钢价一路看涨。作为一家以钢为原材料、原材料成本占总成本近六成的制造企业,泰胜风能的原材料成本一年间几乎翻倍。“我们采取了套期保值等措施,在期货和现货市场建立对冲机制,一定程度上锁定成本,降低钢价波动带来的风险。”

      “政府应该降的是不合理的成本,比如制度性交易成本,但降成本的主体归根到底还是企业自己,毕竟降本增利是企业天然的动力。”邹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