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税收增长印证中国企业 总体盈利能力提高


    2018-01-30 09:41:00 | 来源:中国企业报 | 作者:

        和2016年相比,2017年中国每百元GDP贡献的税收增长了0.9元。如果就此得出中国企业税负增加的结论,那就大错特错了。
        简单分析,税收增长有4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税负增加,或者说是税率增加。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给出的数据,2017年国家为企业降税减费超过1万亿元,这种情况被排除掉。
        第二种情况是税基增加,也就是GDP增长。经初步核算,2017年中国GDP为827122亿元,比上年增长6.9%,GDP增长对于税收增长确有贡献。但是中国2017年税收收入增长10.7%,远高于同期GDP的增速,也就是说,GDP增长不能解释税收增长的全部原因。
        第三种情况是征收率提高,也就是偷漏税减少。金税三期系统上线以来提高了企业业务,特别是资金链的透明度,偷漏税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遏制,这是影响税收增长的一个比较重要因素。
        第四种情况是企业的应税收入提高,也就是企业比过去更赚钱了。无论是增值税还是所得税,都与企业的获利能力直接相关,特别是企业所得税,更是与企业盈利结果密切关联。营业收入完全相当的两个企业,获利能力不同,所贡献的税收收入自然不同,越是赚钱多的企业,缴税也就越多。
        了解税收增长率超过GDP增长率的原因,就可以从一个侧面判断中国出现了什么新苗头、新趋势,并对未来的经济政策做出预测。
        由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排名第二的国家,很多人就把GDP当成是一个国家实力的表现,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有一个通俗的例子可以说明GDP和税收的关系。GDP相当于这个人干了多少活,而税收则相当于其赚了多少钱。因为GDP中包含了成本,而税收才是最后的收益。任何一个人都会明白,赚钱多比干活多重要。
        2017年中国GDP增长6.9%,这个数据不但超过了所有悲观者的判断,也好于许多乐观派的预期。更重要的亮点在于,经测算,2017年每百元GDP税收为18.43元,比2016年的17.53元多出0.9元,单位GDP税收增长5.1%。
        根据前面的例子,不难得出一个让人兴奋的推论:即中国企业的总体获利能力比此前有所提高,一方面是盈利企业数量和比例增加,赚钱的企业比以前更多;另一方面是企业盈利水平提高,一部分企业比以前更赚钱了。
        尽管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数据,还不能测算出征收率提高和企业获利能力提高这两者哪个对税收增长的影响更大,但是有大量的数据和案例,可以说明企业获利能力提高的事实。
        据国家税务总局披露的数据,2017年,工业税收增速回升至15.9%,批发零售业税收增速回升至20.3%,带动工商业相关税收对全部税收的增收贡献率大幅提高。其中,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税收增势强劲,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税收分别增长23.5%、20.9%、21.6%;居民文化、旅游、信息等新兴消费需求旺盛等带动,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分别增长17.4%、55.1%、36%。 
        与税收增长数据相对应的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企业利润水平较2016年有较大提高。2017年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8750亿元,同比增长21.9%,比2016年同期加快12.5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36%,比2016年同期提高0.54个百分点。其中,新产业新产品蓬勃发展,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比2016年增长11.0%,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4个百分点;工业机器人产量比2016年增长68.1%,新能源汽车增长51.1%。由此可以看出,由于企业利润水平的提高,即使剔除掉征收率提高的因素,国家税收收入的增速也必然会超过GDP增速。
        由于淘汰落后产能、环保治理等行动在2017年骤然加速,强度大大超出市场预期,小、乱、污企业成批关闭,许多人对中国经济产生了担忧,认为会对经济增速和税收产生严重的影响。结果证明,只有对不合规的低效企业痛下狠手,才能够为优质企业腾出市场容量和发展空间,经济结果才能够得到迅速调整,新旧动能转换才会加快。
        任何对违规企业的姑息都是对合规企业的残忍。在落后产能、偷漏税行为、违规排污等严重问题不能得到严格有效治理的情况下,违规成了违规企业的获利方式,合规企业却被逼得没有活路,导致合规企业也只有违规才能和违规企业竞争,逼得大量合规企业也被迫违规。这种现象是极不合理的,也从根本上不利于经济良性发展。由于担心关停违规企业会影响经济总量和税收,不少地方对违规企业和违规行为网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野蛮生长,这既造成了企业经营环境的恶化,也致使企业整体获利能力下降,让经济素质变得虚弱不堪。
        一个让好企业“学坏”的做法,是最坏的做法;一个能让坏企业“学好”的做法,才是最好的做法。淘汰了不能赚钱的差企业,剩下的才是盈利能力强的好企业。淘汰违规低效企业,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这个决心不能动摇,这个方法不能放弃。
        每百元GDP税收增加0.9元,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数字,既反映了高强度治理违规低效企业的成果,也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希望所在。GDP从某种程度上只是表面的繁荣,而税收才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中国经济发展当然需要多干活,但更需要多赚钱,毕竟干活本身并不是目的,而赚钱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