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五年减税降费超3万亿元 今年减税降费仍有亮点


    2018-03-02 10:50:00 | 来源:一财网 | 作者:

        “总理去年为企业减负超过1万亿元的承诺兑现了。”
        3月1日,在得知2017年减税降费规模达到10234亿元后,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企业负担较重的背景下,国务院去年推出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2017年减税降费措施可以使企业全年减负超过1万亿元。
        中国2013年~2016年四年间累计为企业减轻负担2万多亿元,再加上2017年的减负数,过去五年我国累计为企业减负超过3万亿元。减负将会继续,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或将推出新的举措。
        在1月22日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时,李克强指出将继续实施简政减税降费。另外,“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也成为2018年财政工作指导思想之一。
        专家认为,2018年减税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税。而今年国家机构调整带来的体制机制改革,可以进一步降低涉企收费和制度性成本。
        5年3万多亿
        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新增减税超过3800亿元,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清理规范涉企收费等一系列降费举措为各类市场主体减负6434亿元,2017年全年为企业减负10234亿元,超过此前国务院预估的10010亿元。
        至此,本届政府五年间累计为企业减负超过3万亿元,而且减负力度逐年扩大。在这 笔庞大的减负金额中,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占据主要位置。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数据,营改增自2012年实施以来,已累计减税近2万亿元。2016年5月营改增全面推开后,也实现了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的目标。
        不少企业受惠于营改增,负担减轻,转型升级动力加强。国药物流公司财务总监孙喜斌表示,由于营改增的全面推开,租金、装修费用等纳入了抵扣范围,企业税负率从5年前的3.4%降到了0.6%,2017年减税逾千万元。得益于此,企业坚定了加大固定资产投入的信心,一年就新增了35台冷链专业运输车辆。
        除了营改增外,针对小微企业、科创企业税收优惠力度升级,也让不少企业得实惠。比如,近些年针对小微企业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年应纳税所得额标准从6万元逐步提至50万元,力度空前,2017年这项举措为小微企业共减税454亿元。一家湖北的小微企业主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两年减税力度大,相比往年企业基本上不用交税。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近期调研发现,企业税费负担水平总体呈现下降趋势。在它调研的样本企业中,三年来样本企业“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4年的5.32%降至2016年的5.14%,三年下降了0.18个百分点。其中西部地区降幅最大,微型企业降幅最高。
        税收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石坚介绍,2017年我国税务部门组织的税收收入增幅比GDP现价增幅低3.5个百分点,这恰恰反映了2017年较大的减税力度。
        减税降费新亮点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近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企业普遍感觉到税收、费用包括各方面的成本负担还比较重,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也还有进一步推进减税降费的必要。
        在前期大规模减税降费之后,在国际竞相减税和企业负担仍重的大背景下,减税降费依然是今年的必选项,哪些新的减税降费举措会被推出值得期待。无论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还是2018年财政重点工作,均透露了今年继续实施减税降费。
        收入超5万亿元的第一大税种增值税改革如何进一步完善仍是2018年减税焦点。比如在2017年税率精简后,目前6%、11%和17%的增值税税率会否在2018年进一步简并优化,从而更好地体现税收中性原则,实现更加公平和简洁的增值税税制。
        更普遍的问题还存在于巨额增值税留抵税款不退。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近日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2018年年会上预估,增值税留抵税款达到上万亿元,留抵税款不退对高科技重资产企业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会占用企业资金,拖累企业运营。他建议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山东近日发文称,按照国家部署,选择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新旧动能转换重点行业(项目)先行先试临时性的期末留抵退税政策。一位税务局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这项政策推广需要经过国家批准,因此可能会在全国推广。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建议,在征管效率提高条件下,就可适当降低名义税率,并通过税制优化减少不公平竞争。如降低增值税基本税率和简并税率档次,降低企业所得税标准税率和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以缩小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的差距,加快推进环境、资源税费制度改革等。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财政部部长肖捷曾撰文表示,密切关注国际税改动态,审慎评估和研判国际税制发展趋势,进一步完善企业所得税制度。
        备受关注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也成为2018年减税的可选项。去年全国两会上,肖捷表示个税改革还在研究设计和论证中。
        “按照税制改革时间表,2018年个税也该有动作,但减税力度有多大取决于具体的方案设计。”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曾对第一财经表示。
        冯俏彬表示,减税降费本质上是各项改革的深入,比如营业税改增值税带来巨额减税,增值税体制完善也带来减税。随着税收法定推进,现行税收条例上升法律时也会考虑相互之间的协调,总体推进。而在收费改革方面,随着今年国家机构改革力度加大,也会对其背后涉及的经费来源有很大变化,借这项改革也是清理规范收费的良好时机,进一步降低涉企收费和各项制度性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