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许善达:中国工薪阶层个税高达45%,高于发达国家


    2018-04-23 13:55:00 | 来源:搜狐新闻 | 作者:

        4月22日晚间,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前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在天津举办的中国绿公司年会上表示,高个税、高房价推升了企业劳动力成本。
        许善达认为,我国的税制导致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高,而不是职工收入高。第一方面是工薪阶层的个人所得税税率到了45%,比发达国家都高得多。我们的工薪阶层,他是劳动所得,不是资本、金融所得。现在我们很多高科技的人才,他们都是通过劳动来挣工资的,他们交的所得税的比重很高,这就迫使一个企业为了雇佣一个高级人才,要支付更多的劳动力成本。
        第二方面是,我国的社会保障缴税率高。现在除了广东、浙江到了25%,全国普遍是40%,这个缴税率在全世界也是比较高的。
        第三方面是房价。一般来说,房价是房地产开发商和居民的问题,但实际上因为房价上升造成企业劳动力成本上升。由于去年年初那一阵深圳企业房价涨幅高,所以很多员工要求涨工资,迫使很多深圳企业搬到东莞,因为东莞房价便宜,导致华为等企业都搬了一部分。实际上,我们国家的房价是居民解决自己的收入。
        因此,许善达认为劳动力成本要降低,这对企业发展雇佣一些高科技管理人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提出来要加快速度,解决问题。
        附许善达演讲摘编:
        我们国家的所得税问题也有很多需要加快改革的,我就不详细说了,报告里面有很多条。我想主要想说三条:一条是在企业所得税里,劳动力成本偏高。劳动力偏高,并不是说职工的工资领高了,是我们在税制上导致企业的劳动力成本高,而不是职工的收入高。
        我们讲了三方面,一个就是工薪的个人所得税,因为个人所得税分了很多类别,工薪个人所得税高了45%,已经太高了,比发达国家高得多。
        工薪是劳动所得,不是资本,也不是金融所得。现在使得很多高科技的人才,高级管理人员等等,都是劳动挣工资的,但是他们交的所得税比重、税率就很高,迫使企业为了雇佣一个高级的人才,要支付更多的劳动力成本。
        还有就是社会保障,社会保障缴费率现在除了广东、除了浙江降到25%以外,全国普遍是40%,这个率也是很高的,国务院已经做了决定,要化转40%的资本,用这个钱降低缴费率。
        我们国家这个决定已经做出来了,如果看媒体报道,有一部分央企已经开始把10%已经化转。要求全国各地国企都要执行国务院的决定,但是也要一步一步地做。如果我们把这个事落实到位,能够把社保缴费降下来,我想至少要降到广州、浙江的水平,这样我们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还是会有一个相当幅度的降低。
        第三个劳动成本高的原因就是房价。一般说住房的房价高低是企业和房地产公司的人和居民的问题,居民买房子或者住房租要支付过高的价格。但是实际上因为房价的上升,造成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已经表现得很充分。
        去年年初深圳有一场波动,由于深圳的房价那一阵涨的非常高,非常多深圳的员工要求涨工资,如果不涨的话就交不起房租,而且迫使深圳的企业搬到东莞去了,因为东莞的房价便宜,包括华为这样很优秀的公司,相对企业工资水平比较高,也搬了一部分工作单位到东莞去。
        房价一般来说是居民解决自己居住条件,但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企业劳动力成本的组成部分。所以劳动力成本要降低,对企业的发展,能够雇佣一些高科技、高级管理人员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所以我们提出来要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来解决这几个问题。
        企业所得税的问题不止这几个,这次特别讲到跟美国,去年特朗普提出税务的法案,降税率由35%降到21%,降了这么多。但是我认为整个税制改革方案中有两项政策格外需要中国注意的。一条就是2018年允许企业购买设备的投资,一次性计入成本。
        折旧是什么?折旧是投资者回收自己投资的一个渠道,折旧时间越长,你回收的越慢,折旧时间越短回收的越快。结果特朗普这次税制改革,允许一次性把买设备的钱计入成本。美国有一个很著名的企业,做2018年的报告说要亏损100多亿,但并不是企业出了问题,而是今年要买多少设备。因为这些设备都可以一次性计成本,所以我要亏损。
        从实质上说,特特朗普这个政策等于在企业购买设备的时候,政府给你提供无息贷款,什么时候赚了钱什么时候再交税,这跟我们的留底税款正好是相反的,留底税款是你投资的时候你要给政府预缴税款,特朗普政策是你买设备我政府提供无息贷款。
        这两个反差是加大了我们的压力,这是特朗普税制改革非常重要的内容,值得我们所有企业和有关部门好好研究一下,这项政策对于美国企业的发展,对于美国经济的发展会有什么影响,会对中国间接产生什么影响,我们需要给予足够的关注。
        美国还有一个政策我认为也是非常有价值的,美国的税制,要是在海外挣了钱汇回美国要交税,比如过去是35%的税率,就要交35%的税率,所以很多企业的利润不往美国汇,就在海外循环,不汇回美国,就可以不交税,但是所得一直在海外,不能回美国,回美国就要按照过去的税法交35%的税。
        这次特朗普为了吸引这些钱回美国,税制改革方案里搞了一个政策,海外的利润汇回美国,最低的按照几个类别,最低征7%,最高征13%,不到14%,原来需要交35%税的所得,现在汇回来,最低收7%,最高收14%,所以现在已经有美国的跨国大型企业开始把海外赚的钱汇回美国,意味着什么?这些公司汇回美国的利润用于投资,不会投资一般的制造业,现在所谓蓝领工人的钱不会往这儿投,一定会投到高科技领域。
        如果美国有这么多钱,有一个企业就准备汇四千亿回美国,准备交380亿的税,把四千亿的利润汇回美国,一个企业就有这么大数量进入高科技领域,假如有若干企业都采取这样的办法,说明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投资会有巨额的增长,这种巨额增长非常有可能使得美国的科技水平会实现一个档次的提升。
        我看到的两个消息给我的感觉非常强烈,一个是美国IBM公司宣布已经做出了量子计算机的原型机,一个是英特尔公司宣布量子芯片在5到7年之内可以辅助应用。量子计算机跟电子计算机是什么比较呢?我看到一个信息说,电子计算机的工作量,如果按年计算,量子计算机只要几秒钟,也就是说很多在电子计算机下做不成、破译不了的事,量子计算机一旦能够扶助应用,那些算法、密码系统统统都不在话下,英特尔说5到7年,就是2025年。
        因为我不是搞技术的,不能预测哪一个美国的技术一定如何,但是我感到如果有这么多钱都投到高科技领域,出现这种档次提升的概率一定是比较高的。我们现在跟美国之间还有点追赶,工业2025我们也要做量子技术,也要做智能,有很多我们要做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高技术的萌芽状态、发育情况,如果跟特朗普政策培育环境下的比,很可能出现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拉大的局面。
        现在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现在一个惊喜的税制,税制不仅仅在经济体内部起作用的制度,过去我们的税制教科书讲的税制是干什么的,第一是给政府筹钱的,政府需要花钱,第二是调节社会收入差距,包括居民的收入差距、地区收入差距、行业收入差距,过去的理论都是这样讲。
        我认为在全球化的情况下,现在来看,税制建设第一个原则,应该先确立这个经济体在全球化的形势下有没有竞争力,税制具备不具备让企业有足够的竞争力,在全球能够不被别人所淘汰。所以我们的标题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原来在没有特朗普减税之前就存在这个问题,特朗普减税以后,在全球化的形势下给我们增加了新的挑战,加大了我们的困难。
        所以从2013年开始讨论宏观税负,2016年降低宏观税负的决议,全面推行营改增,然后再说营改增以后仍然要减税,这些政策的决策都已经做出来了,我认为我们需要加大力度,加快速度。现在世界上的竞争是非常尖锐的,轻轻松松的日子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们觉得税制改革的建议,有一部分已经作为决策出台了,还有一部分我们也送给有关部门研究,但是这个事并没有完,即使我们的研究报告里有这些内容,还没有完。
        我们的报告是阶段性的,还没有完成,我们还要继续再往下研究,我们希望报告能为中国税制深化改革,使经济具有更强的在全世界的竞争力做一点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