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要闻动态

    涉税要闻

    减关税再减其他税 更好地促进汽车消费升级


    2018-05-24 13:05:00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

        为了更好地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的需要,有必要在不影响税收治理目标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发挥包括关税在内的各种税收政策的合力。
        降低汽车进口关税意义重大
        2018年5月22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的公告》(税委会公告〔2018〕3号)发布。据此,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将汽车整车税率为25%的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的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分别为8%、10%、15%、20%、25%的共79个税号的税率降至6%.
        众所周知,一国关税水平的选择和该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有着密切的关系。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关税更是影响面巨大。关税水平的高低更是国际经贸关系密切程度的重要指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已经按照要求,将汽车整车税率下调到与国际市场基本接轨的25%的水平,实现了入世的承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汽车产业发展还较为落后的国家,这样的关税水平是适当的。较高的进口关税水平,实际上意味着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之间树立起一堵高墙。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关税水平下降是主旋律。这次,中国进一步下调汽车进口关税税率和汽车零部件关税税率,汽车整车税率降至15%,汽车零部件税率降至6%,是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可以更好促进人民群众的汽车消费升级。
        关税下降可以带动汽车价格下降
        消费者对降低关税的最直接预期是汽车价格下降,希望支出更少,就有更高水平的消费。这与降低关税的政策目标是一致的。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民的收入水平上升,消费正处于升级换代的新时刻,消费升级需要有相应的供给相匹配。随着关税的下降,可以预期,更多更好价格更优惠的汽车将进入中国市场,从而大大改善中国市场上的汽车供给结构,从而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机会。降低关税可以减少人民用于购买进口汽车的支出,从而有更多的获得感。
        近年来,中国汽车消费持续增长,中高端汽车销售量增速快于低端车。中高端汽车消费主要依靠进口。2017年,中国汽车进口总量超过120万辆。根据国家统计局综合司发布在其官方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所提供的数据,2017年底,中国居民每百户拥有汽车29.7辆,而美国每百户拥有汽车超过200辆,欧洲一些发达国家超过150辆。由此可见,中国汽车消费的覆盖率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汽车消费量的多少和多个因素有关。收入水平是最直接的决定因素。这些年,中国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的背后是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的持续增加。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每百户汽车拥有量不太可能马上赶上发达国家,但汽车消费的增长潜力摆在那里是不争的事实。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汽车价格下降,需求量就会上升。中国汽车消费结构正在向中高端汽车倾斜,进口汽车价格下降的意义就更非同寻常。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关税税率下降了,进口汽车会降价吗?能降多少?不少汽车厂家已经宣布要下调价格。会不会降价实际上已经不是问题。从理论上看,降价与否以及降幅多大取决于需求方和供给方的力量对比。减税确实不等于降价,但减税为降价提供了空间。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汽车价格差异较大的背后,既有汽车因素,也有市场因素。面对同样的市场,不同的汽车厂商和经销商还有不同的定价战略。影响进口汽车价格最直接的税收因素是关税。除此之外,一部进口汽车,最终到达消费者手里,还会有增值税、消费税、车辆购置税等需要缴纳。关税下降,意味着消费税、增值税等的计税依据也会下降,税基缩水,进口汽车所直接对应的多种税负都会相应下降。当进口汽车所附的各类税额减少之后,消费者购车总支出下降就有更大的空间。
        在商言商。如果汽车厂商和经销商维持高价,汽车都能卖得出去,那么它们又有什么样的理由降价呢?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对接之后,由于国际汽车市场具有较强的竞争性,不降价的厂家将直接面对其他降价厂家的市场压力,这是减税可能导致降价的基本原因。减税所带来的降价效果可能一步到位,也可能几经磨合,最后才到位。关税下降,对不同品牌不同价格不同档次的汽车影响不同。总体上看,关税下降之前价格越高的汽车,调价空间越大。对于那些因为价格下降而不符合“超豪华小汽车”条件的,减税幅度更大。2016年,中国对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10%的消费税。对“超豪华小汽车”的界定是“每辆零售价格130万元(不含增值税)及以上的乘用车和中轻型商用客车”。在关税下降之前,价格超过130万元,符合“超豪华小汽车”标准,需要在零售环节缴纳10%的消费税,而在关税下降之后,汽车价格低于130万元,不符合“超豪华小汽车”条件的汽车,就不要缴纳这类消费税,这意味着此类汽车至少额外享受了13万元的减税。无疑,对于此类车辆来说,关税下降所带来的附加减税力度相对最大,这类处于“超豪华小汽车”临界点的车辆的降价,可以更进一步改善汽车消费需求。
        减关税,减其他税,共同形成促进消费升级的合力
        汽车关税的下降,可以让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更充分对接。这是立足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实际所作出的选择。中国汽车从幼稚产业起步,到如今的规模化生产,发展殊为不易。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所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年中国市场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902万辆和2888万辆。与此同时,除了传统汽车之外,新能源汽车发展也很快,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寻常百姓家。好的政策,应该能够更好地促进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汽车关税政策同样如此。
        好的政策的制定,需要充分考虑市场因素。当市场需求旺盛时,急剧膨胀的额外需求,市场供给不一定能够跟上。这个阶段的减税,可能不一定会马上体现为价格的下降。特别是,当生产能力已经饱和,汽车供应量短期内也难以扩大时,价格下降可能还得假以时日。但价格下降的结果最终会因为市场供应的更充分而出现。汽车是耐用品。耐用品消费的特点之一就是已经满足的消费,在短期内不会形成新的消费。这个时候,消费已经满足的,即使价格下降,消费者或没能力或没必要再增加额外的消费。小幅度的价格下降也不见得会促进消费的增长。
        关税下降,降下来的是供求双方很难左右的税收因素,对于汽车市场的繁荣显然是有好处的。减税政策对于消费的刺激效应需要加以评估。正常情况下,减税政策效果会递减,最终决定力量是市场。减税政策空间有多大,也是需要加以评估的。为了让减税政策效果更显著,有时需要的是力度更大的减税。在财政可承受范围内,减税空间意味着最大的减税力度。减税可以分步实施,也可以一步到位。如何实施,可以依据市场状况作出选择。关税水平的确定,既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这一根本性力量因素制约,又受政策性很强的因素在影响。
        促进消费升级,仅靠关税是不够的。增值税、消费税、车辆购置税等多个税种与关税协调作用,才能更好地释放出活力。以一个假想的例子来说明。在关税下降之前,一辆进口汽车在中国境内的售价是80万元,而同样的汽车在境外某国的售价是30万元;关税下降之后,中国境内的售价为70万元。这样的价格下降肯定可以促进消费,但促进的力度不见得很大。如果消费税税率可以进一步下调,那么中国境内的售价就可能下降到50万元。相比之下,50万元价格所带动的消费量增加肯定会超过70万元。如果车辆购置税再作进一步优化,而不是固守10%税率,假设下降到5%,那么中国境内汽车售价就可能下降到45万元。增值税是价外税,但税率下调同样会降低消费者的总支出,也有促进汽车消费的的作用。由于不同税种税负的调整所涉及的因素不一样,操作的难度也不同。消费税和增值税无论是进口环节,还是国内生产经营交易,只能适用的是一套税制,因为单独对进口单独设置一套更加优惠的税制只会让市场更加不公平,让国内汽车厂商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因此,要降消费税和增值税,只能是进口环节和国内同步进行,这样的税制调整难度会大大超过关税。相比之下,车辆购置税调整起来就要简单得多。这是一种收入具有专门用途的税种,是车辆购置附加费改过来的。这种税的收入本来就用于公路建设和维护。而今,路网已较为完善,路况也大大改进,能够分摊公路建设和维护成本的车辆越来越多,车辆购置税税率有较大的下调空间。总之,为了更好地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的需要,有必要统筹规划不同税种在促进汽车消费升级中的作用,在不影响税收治理目标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发挥包括关税在内的各种税收政策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