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管理服务

    提升纳税信用社会影响力


    2015-10-27 15:23:00 | 来源:中国税务报 | 作者:浙江省舟山市国税局

        部门间未建立信息沟通交流机制,纳税信用信息应用面窄,纳税信用社会化应用法规不完善……目前,纳税信用信息价值尚未得到充分发掘,提升纳税信用社会影响力仍需多部门联手,多方合力。
        纳税信用信息应用存在问题
        纳税信用体系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和完善纳税信用体系,除税务机关努力外,离不开其他政府部门、社会机构的支持和配合。目前,纳税信用体系建设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纳税信用信息应用范围仍然有限,纳税信用信息的社会应用价值尚未得到充分发掘。如何提高纳税信用的社会认同度和社会影响力,充分挖掘信用信息价值,已成为税务机关下一步提高纳税信用管理工作质效的关键。
        纳税信用信息未实现多部门共享。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统一的社会信用信息发布平台。纳税信用信息发布的主渠道是税务机关网站等媒介。税务机关的纳税信用信息尚未完全与企业生产经营关系紧密的工商、金融、质监等部门实现实时传递与共享。由于缺乏必要的信息共享机制和互通机制,导致大量有价值的纳税信用信息资源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被闲置和浪费,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纳税信用信息动态性不足。根据《纳税信用管理办法(试行)》的要求,税务机关每年度开展一次纳税信用等级评定工作,对上年度企业纳税行为和信用情况进行评定,并对纳税信用信息进行发布和管理。除每年评价活动外,目前税务机关尚未建立对纳税人信用信息进行实时动态调整的机制和制度,这使得纳税人纳税信用评定结果可能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例如,稽查部门查办大额涉税违法案件时,一般所需时间较长,涉案企业如发生涉税违法行为,在结案前,其真实信用状况往往无法在当年反映。纳税信用信息动态性不足,对信用信息应用和企业加强征管均会带来不利影响。
        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应用范围不广。当前,纳税信用信息在应用上仍存在应用面窄、社会效益不高等问题。信息的应用主体主要为税务机关,其他政府部门的参与度仍不高,行业协会、社团组织等市场化主体的纳税信用信息应用意识仍不强,相关的应用机制和措施还比较少。
        同时,纳税信用信息价值未得到充分挖掘。税务机关对高信用纳税人的激励措施局限于分类服务方面,在纳税评估、稽查、涉税审计等方面缺乏有效的激励措施,纳税信用管理奖优惩劣的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由于部门交流和信息共享程度不足,企业纳税信用尚未完全与其商业信用结合,使纳税信用在企业参与市场竞争时,没有完全发挥出应有的助力与限制作用。
        另外,在内部管理上,税务机关目前对纳税信用信息的分析、研究力度仍不足。纳税信用信息尚无法有效转换成指标数据为税收征管服务,纳税信用信息在提升税源管理科学化、精细化、专业化中的作用没有得到发挥。
        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法规不完善。我国税收法律法规建设起步较晚,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在社会信用立法和纳税信用管理制度建设水平方面也有差距。虽然国务院和国家税务总局先后颁布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和《纳税信用管理办法(试行)》等政策法规,但总体上来说,纳税信用管理、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仍然较少,已有法规的法律层级也不高,这不利于提升纳税信用的社会影响力。
        发达国家经验可资借鉴
        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市场经济时间长,社会信用体系和纳税信用体系较完备,其做法对于构建我国纳税信用体系,推进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发达国家纳税信用管理具有以下特点:
        高度重视纳税信用管理立法工作。发达的信用经济必须要有健全的法制、完善的法规做保障,完备的信用管理法律体系是社会信用健康发展的必备条件。例如,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美国政府先后颁布了《公平信用法》、《诚实借贷法》等17部与信用制度建设相关的法律,对信用信息的采集、使用、公布进行了明确规定,这些法律使美国信用体系得以建立和正常运行。
        建立覆盖全社会的纳税信用记录。目前,世界上纳税信用体系良好的国家,普遍建立了可全面记录公民信用信息的管理体系。公民在申请工作、领取失业救济、租房、赋税时都要出示其相应的资信信息。
        建立完备的纳税信用惩罚与激励机制。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纳税信用惩罚与激励机制,用硬性制度规范纳税人行为,实施目标管理,利用纳税人追求经济利益的动机来引导其作出诚信纳税的正确选择。例如,美国纳税人若有不良纳税信用记录,至少得用7年的时间来重建个人信用,在此期间个人的各项经济活动都将受到限制。
        重点发展纳税信用服务中介市场。欧美发达国家鼓励发展纳税信用中介服务机构,通过挖掘个人和企业的纳税信用信息价值,为纳税信用信息需求者提供准确有效的信息服务,实现了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商品化和集约化管理。
        建立纳税信用信息管理机制
        笔者认为,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纳税信用管理方面的有益经验,我国在推进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方面可采取以下措施。
        1.在全社会范围内加强信用宣传教育。
        没有信用意识就没有信用环境,没有信用环境的支持,纳税信用信息的社会化应用就会障碍重重。在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尚未完备,纳税人信用意识有待进一步增强的情况下,推进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需加强社会信用教育。
        其一,加强诚信道德教育,确立以诚信为核心的道德评价标准,增强公民的信用意识。一方面,政府部门在执法和执政时讲信用、守信用,塑造“信用政府”,提高政府部门公信力。同时,新闻媒体要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加强宣传,在全社会形成“诚信为本,操守为重”的良好社会风气。
        其二,通过宣传、引导让市场主体重新认识信用的价值。通过宣传教育和具体措施,使纳税人认识到信用是市场经济中的无形资产,强化诚实守信与自身经济利益的联系,真正调动纳税人诚信纳税的积极性。
        2.完善纳税信用法律制度。
        法律是信用体系平稳运行的保障,是维护信用主体合法权益的工具。只有完善相关法律制度,才能保障纳税信用管理体系有法可依,使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纳入法治轨道。
        应进一步加大纳税信用管理相关立法力度,尽快制定层级较高的纳税信用法律。通过出台纳税信用法律制度,完善纳税信用管理法规体系,才能使纳税信用体系建设、信用信息应用具有完整、公开及相对稳定的标准和规范,保障纳税信用信息社会化应用工作健康、有序开展。
        税务机关也应专门出台相关税收政策法规,对公开纳税信用信息的授权、公开信息的类别、平台渠道,以及纳税信用信息的共享范围等进行明确,以实现纳税信用信息的规范化管理。
        3.整合全社会信用资源。
        信用信息的完整性决定信用信息的有效性。因此,应加强部门合作,采取“政府主导、部门参与、统一平台、互通共享”的方式,建立覆盖全社会的统一信用信息平台,将纳税信用信息融入社会总体经济信用信息体系中,达到信用信息应用“1+1﹥2”的效果。
        为此,应加快税务机关内部纳税信用数据库的建设步伐。明确人员岗位职责和考核标准,对存在违法失信行为的纳税人及时降低其信用等级,确保数据库内的纳税信用信息真实准确。
        税务机关尽快与银行、工商、质监、海关等部门建立企业信用信息共享机制,由政府牵头成立专门的社会信用信息管理机构,使同一企业在各部门的信用信息资料做到综合使用,统一发布,并逐步实现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的全社会共享。
        4.建立纳税信用奖惩联动机制。
        按照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的原则,在行政管理、市场经营、社会保障、个人资信4个领域,通过采取纳税信用管理与社会信用管理相结合的方式,探索建立纳税信用奖惩联动机制。
        行政管理领域,可在政府性招投标、财政补贴、行政审批等方面对纳税信用较好的企业倾斜,简化相关企业的审批办理流程。对纳税信用较差的企业加强资质审查,甚至取消其评审和入围资格。
        在市场经营领域,鼓励引导金融企业加大对纳税信用良好企业的信贷、利率支持力度。市场监管部门强化对纳税信用较差企业的监督管理,对纳税信用D级企业取消其生产、认证资格。
        在社会保障方面,将纳税信用信息作为社会公共服务分配的重要参考指标,对纳税信用较好企业和个人在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子女教育等方面予以帮扶。在个人资信方面,可将纳税信用作为重要参数,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考、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选举、职称评定、执业资格报考等活动中,对信用度较高的个人予以优待,以此鼓励每个公民重诚信、讲信用,增强个人诚信纳税意识。
        5.培育纳税信用中介机构。
        西方信用管理制度较完善的国家一般注重发挥信用中介的作用。我国信用体系建设正处于初创阶段,应考虑扶持、发展信用中介机构和信用服务市场。
        应整合信用评级企业,提高市场准入门槛,重点培育综合实力强、有较高知名度的综合性信用中介机构,引导信用中介机构妥善使用纳税信用信息,向市场主体提供形式多样的纳税信用信息产品。税务机关充分发挥规划、指导等职能,监管纳税信用中介机构行为,逐步建立公共信用服务机构和社会信用服务机构互为补充,纳税信用信息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相辅相成的多层次纳税信用服务组织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