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新疆税收预警研究(下)


    2010-07-06 11:27:18 | 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学会课题组 | 作者:
      二、新疆税收预警分析
      (一)新疆税收预警指标的选择
      影响税收变化的因素很多,有宏观经济因素、行业发展状况及税收贡献(税收的行业集中度)、税收稳定性(或波动幅度)以及税收征管质量水平等。根据新疆税收变动的特点及国内相关学者的研究(田凤平等2008),我们将税收预警指标分为结构指标和分项指标两大层面。结构指标设定为四个,分别是:税源集中度、宏观经济状况、税收稳定性、征管质量,这四个结构指标下包含八个分项指标,以此作为风险控制和预警的基本框架。
      1. 税源集中度(R1)。指行业税收排名较高的行业,其税收占税收总额的比重。用于反映税收主要集中于哪些行业。税源集中度越高,税收风险越大;税源越分散面临的风险就越小。
      2.宏观经济状况(R2)。这是影响税收最重要的指标。宏观经济规模越大、运行质量越好,税收风险就越低。宏观经济是决定税收的根本因素。包括GDP增长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消费增长率、财政支出增长率等四个指标。GDP增长率反映了经济总规模的变化,由此可决定税收总量变化;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做前行指标,其变化影响到GDP变化,进而影响税收变动。消费增长率反映消费需求的变动,通过消费变化可影响到GDP、及第三产业发展。财政支出增长率影响投资和消费,由于新疆财政支出对GDP的影响较大,所以间接影响税收的变动。(进出口也是影响GDP和税收的重要因素,但由于新疆的进出口额较少,故在此没有列入)
      3. 税收稳定性(R3)。指税收与经济发展状况是否协调一致,税收是否发生剧烈起伏。一般来说,在正常的经济发展条件下,税收收入与经济发展是相适应的,不会产生较大起伏。如果税收波动较大,风险也随之增加。在正常情况下,宏观税负和税收弹性系数应该基本保持稳定,因此可以用这两个指标的变动率来判断税收增长是否平稳。
      4. 征管质量(R4)。指税收实际征收数与预测的合理征收数的比例,即所谓应收尽收。该比例等于1说明征管质量最好;小于1意味着未做到应收尽收;大于1说明有可能征了过头税。但由于"合理的征收数"难于确定,我们以实际可取得的"税收计划数"替代(虽然现实中税收计划数未必合理,但从长期来看,通过纠错机制可使之趋于合理,可假定其是合理的)。这样,征管质量可用税收计划完成率替代,并通过设定一定的数值变动范围来对其合理性(或风险性)进行估计。
      5.综合税收风险(R)。综合税收风险可以采用综合风险指数来加以度量,具体计算方法为:综合税收风险R等于各分项风险指数乘以权重之和;分项风险指数Ri(i=1、2、3、4)等于相应分项度量指标值乘以分项质量指数权重之和;各分项指标的权重可以按照专家打分法予以估算,也可以假定各指标同等重要,将指标权重确定为1/n,其中n为影响该风险指标的分项指标数。我们通过4个结构指标和8个分项指标,构建新疆税收风险评估体系。即R=f(R1,R2,R3,R4)。见表7.
      表7:税收预警指标体系(略)
      (二)新疆税收预警分析
      1、样本的选取和数据加工。根据《新疆税收统计资料》和《新疆统计年鉴》选取新疆1998-2007年间新疆GDP、固定资产投资、消费、行业税收比重及行业税负、税收计划完成率等原始数据,通过加工处理,分别形成X1~X8各自的时间序列指标,GDP增长率、弹性、稳定性、集中度等数据,形成表8的处理数据。其中,税源集中度指标,因不能直接通过行业税收比重体现为一个精确值,所以无法进行有效测度。为此,我们采用了类似基尼系数的分析方法,将37个行业的年度税收比重由高到低排序,将行业税收比重与行业数进行均等分组,模拟回归为指数函数,再通过求基尼系数的方法得出每年的税源集中度的精确值。其经济含义为:数值越接近1,表明税收越集中在少数行业中(税源集中度越高),数值越接近0,税收在行业间的分布越均匀。由此形成每年实际的税源集中度数据。
      表8:分项指标样本数据值 (略)
      其中,X1指新疆税收行业集中度,用来反映税收在多大程度上集中于个别行业。它是根据37个行业的税收占总税收的比重按基尼系数的计算方法计算出的一个用来反映地区行业税收集中程度的分析指标;X2,X3,X4,X5是利用运用1999——2008年《新疆统计年鉴》中GDP,固定资产投资额,最终消费支出额和财政支出额计算得出; X6是利用1998-2007年新疆宏观税负环比得出,X7则是新疆地区税收弹性,它们两者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地区税收波动的程度;X8是运用1999-2008年《新疆税收统计资料》税收入库数和税收计划数的比值来确定,它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征税的努力程度。
      2、各指标预警界限值的确定
      将上述指标划分为四个评价区间:安全区、较小风险区、较大风险区和高风险区,并对各区间分别设定上下限的数值。设定上下限数值的依据,有些是根据全国相关经济指标的一般衡量标准设定,有些是根据经济学一般理论来推定,有些则按照正常年份的相关指标或专家打分来确定。如GDP增长率通常在8 %-10%之间是合理的,超过12%有能形成经济过热,而低于 5 %又造成失业、收入下降等社会问题。对新疆来说,因经济发展起点低,按发展经济学理论,GDP增长可适度加快,我们可定为10%作为上限,6%作为下限。而税收弹性按经济学标准应保持大于 1 的水平 ,最低也不能低于0.8 ,考虑到新疆经济基础薄弱及增加财政收入的需要,税收弹性既不能太低,又不能过高,在参照历年数据的基础上,将税收弹性上下界限值定为1-1.1之间。其他指标的上下限也是在参照以往历史数据及新疆的特点来确定的。
      在确定上下界限值的基础上 ,需要在上下限区间内进一步确定不同信号灯区域的警限分界值,这时采用ARCH工具进行界定。由于上下限估计值有很多是按以往历史数据设定的,因此可以用ARCH的扩展模型GARCH(广义自回归条件异方差模型)替代。其基本思路和方法与ARCH类似,即:将各个分析指标时间序列 Ysn 在上下界限值所确定的三个区间生成三个新的序列 ,落在红灯区的序列记为 Ysn1 (n1 = 1 ,2 , …N1 ) ,落在黄蓝灯混合区间的序列记为 Ysn2 (n2 = 1 ,2 ,… ,N2 ) ,落在绿灯区的序列记为 Ysn3 (n3 = 1 ,2 , …,N3 ) .其中 ,N1 ,N2 ,N3分别是三个序列的样本容量。令:
      其中 ,Ysn1 ,Ysn2 ,Ysn3和σsn1 , σsn3 , σsn2 ,分别表示序列 Ysn1 ,Ysn2 ,Ysn3 的样本均值和标准差。记S2= (S1 + S3 )/2 ,我们把其作为分析指标的中间界限值 ,来实现对黄蓝灯混合区间的分离。根据上述方法,可以确定各项指标的在不同风险区域的衡量控制值(见表9) ,形成各区域的警限度量。
      表9: 分项指标预警界限值及预警区间划分(略)
      X1:税源集中度小于0.47意味着行业税收比重相对均衡,行业发展相对协调;如果大于0.67说明税收过于集中于个别行业,税收风险较大。
      X2:GDP增长率小于6%造成经济衰退,在10%左右对新疆税收有较明显的正向带动作用,但一般不超过14%,否则带来通货膨胀风险。
      X3: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小于10%无以推动GDP增长,造成税收下降;在18%左右较为协调。
      X4:消费增长率小于10%引起需求不足,税收下降;保持在20%左右较为可较好促进税收增长。
      X5:财政支出增长率小于10%形成的紧缩效应明显,保持在25%左右为较好状态。
      X6:宏观税负波动率为1说明税收负担稳定;大于1.1则税收负担加重。
      X7:税收弹性为1说明税收与GDP同步增长,大于1.5则税收增幅过快。
      X8:征收力度保持在1.1左右说明税收征管质量较好,小于0.95则税收面临减收风险。
      3、税收指标风险测度结果分析
      根据表9确认的不同信号灯区的风险控制值,用表8的指标样本值进行比对,形成各年度的单项指标风险度。为直观表示风险,对不同风险区进行赋分。"红灯区"3 分、"蓝灯区" 2 分、"黄灯区" 1 分、"绿灯区" 0 分,即分值越小越安全,越大代表风险在累积和加剧。将时间序列的各指标的信号分值相加就可以得出各结构指标的分值 ,再通过赋予各结构指标不同的权重相加就形成综合税收风险的总体分值。在分析指标界限值和预警区间确定后 ,根据指标数据进行风险测度。以上分析得到如下结果:
      表10:各分项指标风险值(略)
      图3:新疆税收风险各分项指标走势图(略)
      (1)单项指标风险测试结果分析。在1998-2007年的10年中,税源集中度指标(X1)有5年处在红灯区(其中2003-2006年连续4年为红灯区中),4年处于黄灯区,只有1年在绿灯区。说明新疆税源集中度过高,税收往往依赖个别行业,显示风险已偏大。这与新疆的主要依赖石油产业的实际情况也是吻合的。虽然税源过于集中,但没有引发税收下降的风险,但随着风险的积累,在宏观经济周期紧缩时,税收风险会释放出来。
      GDP增长率指标(X2)、投资增长率(X3)及财政支出增长率(X5)具有同步性,大多处于绿灯区和蓝灯区,均保持了良好的发展状况。其中GDP增长率有6年处于绿灯区、3年处于黄灯区、1年处于红灯区。说明新疆整体经济运行情况良好。只是在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的滞后性影响,GDP增长幅度下降,使税收收入大幅减少(下降8%)。这也说明GDP增减变动是影响新疆税收的最主要的因素。GDP和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一定的增长率,才能有效消化其他的税收风险。
      消费增长率(X4)4年处于红灯区、4年处于黄灯区、2年处于绿灯区,反映新疆消费增长率较低,不利于税收的增长,原因主要是新疆居民人均收入低于全国水平,居民消费能力不足,而主要通过财政支出形成政府消费。因此增加居民收入,扩大消费能有效降低税收风险。
      税收稳定性指标中宏观税负增长率(X6)和税收弹性(X7)大多处于黄灯区和红灯区,有一定的风险集聚,说明新疆税收波动大,这也与实际情况吻合。税收征收力度(X8)则较为正常。
      (2)综合税收风险分析。我们在此分别赋予 R1、 R2、 R3和 R4以 0.2、0. 4、 0.3和0.1的权重,根据我们所赋予结构指标的权重,综合指标的最大值为 3 ×1× 0. 2 + 3× 4 × 0. 4 + 3 ×2 ×0.3 + 3 ×1×0.1 = 7. 5.根据专家意见以及全国和新疆的实际情况 ,取2. 5 为"绿灯"与"蓝灯"的界限值,4为"蓝灯"与"黄灯"的界限值,5 为"黄灯"与"红灯"的界限值(表11)。并根据分项指标风险值形成综合风险值(表12)。形成最终结果。
      表11:综合税收风险预警界限值及预警区间划分(略)
      表12:综合税收分险值(略)
      图4 新疆综合税收风险指标走势图(略)
      从税收综合风险看,新疆有2年处于绿灯区、4年处于蓝灯区、2年处于黄灯区、2年处于红灯区。红灯区的两年,一是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税收大幅下降;二是2004年宏观政策调整。虽然2004年税收未减少,当年宏观经济运行的内在矛盾增加,风险处于集聚状态。表现为税收集中度提高及税收不稳定性加大。但总体上看,10年间新疆税收运行状况是相对正常的,影响新疆税收的因素主要是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和税收集中度。
      三、政策建议
      造成新疆税收大幅减收的主要风险来自于宏观经济面,在宏观经济运行正常条件下,由于GDP的增加可以防止税收大幅下降,从而抵消其他方面的税收风险。所以维持经济的协调发展是规避税收风险的根本途径。但新疆经济的协调发展又取决于外部环境和内部经济结构。从新疆经济的内部结构看,新疆存在着产业及行业结构不合理处,表现为经济发展对资源性行业依赖度很高。在正常时期这不会造成税收风险,但一旦外部条件发生变化,这一因素会加剧税收的大幅下降。因此,新疆在注重GDP总量增长的同时,要不断调整产业结构。建议如下:
      1、在发展资源性产业的同时,延长产业链,逐步扩大发展下游产业,这既可以提高产品附加值以增加税收收入,又可避免产业转型时期带来的巨大振荡。克拉玛依就是较好的例证。
      2、大力发展以旅游、边外贸为核心的第三产业,以此带动交通、餐饮、酒店、商务服务等服务业的发展。在吸收就业的同时,扩展税源,增强税收的稳定性。
      3、扩大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为导向的农产品加工业,增加农民收入的同时,有效提高消费能力,促进经济和税收良性循环。
      4、选择扶持发展具有新疆优势的工业制造业,增强产品精加工和深加工能力,包括发展与内地有同样起点的新型产业,以改善单纯依靠资源性产业的格局。
      5、在发展中要坚持提高经济运行质量,防止一味通过外延式扩张带来的短期税收增长。经济运行质量的提高才能有效防范和抗御经济及税收风险。
      参考资料:
      [1] 《微观税收分析》编委会。《微观税收分析——税收分析员培训参考教材》[M].北京:中国税务出版社,2007.
      [2] 《微观税收分析指标体系及方法》编委会。《微观税收分析指标体系及方法——纳税评估技术指导参考》[M].北京:中国税务出版社,2005
      [3] 詹姆斯。H.斯托克,马克。W.沃特森。《经济计量学》[M].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5
      [4] J.M.伍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5] 陈伟达。粗糙人工神经网络在税收预警系统中的应用研究[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6)
      [6] 程明红。建立税收风险管理体系提高税收管理水平[J].税务研究,2002,(2)
      [7] 丛树海,李生祥。我国财政风险指数预警方法研究[J].财贸经济,2004,(6)
      [8] 勒万军。关于区域税收与税源背离问题的初步思考[J]. 税务研究,2007,(1)
      [9] 梁纪尧,宋青梅。基尼系数估算方法述评及科学估算方法的选择[J].山东财政学院学报,2007,(12)
      [10] 马恩涛。我国财政风险预警系统研究[J].山东经济,2007,(7)
      [11] 檀学燕,张涛。我国税收收入增长的经济因素与趋势预测[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8,(11)
      [12] 田凤平,任征邓,谷祥,丁宝辉。浅议税收风险及其预警机制[J].税务研究,2008,(2)
      [13] 王慧敏。ARCH预警系统的研究[J].预测,1998,(4)
      [14] 张德志。我国宏观税负和税收弹性的动态分析[J].税务研究,2007,(12)
      [15] 张明喜。关于我国财政风险和风险预警的研究综述[J].上海财经大学学报,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