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新疆税收预警研究(上)


    2010-07-06 11:25:22 | 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学会课题组 | 作者:
      金融危机使我国税收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对新疆资源导向型税收结构的影响更为严重。税收的骤降使新疆财政收支矛盾更显突出,开展税收预警研究非常必要。
      税收预警是经济预警的组成部分,预警方法很多,不同方法的适用条件也不同。我们拟采用ARCH方法对新疆税收情况进行分析。原因是该方法能考虑到偶然性条件变化对趋势的影响,既适用于线性关系,也适用于非线性关系。就税收变动来讲,影响税收变动的因素复杂,有经济因素、政治因素、政策因素、征管因素等,其中经济因素对税收的影响有一定的线性关系,其他因素对税收的影响基本是非线性的。因此用ARCH方法分析税收变动可避免一般趋势分析的时滞性。
      从新疆看,税收变动与全国有相同点,也存在差异。从总量变动看,都体现了经济决定税收的规律,但从税收结构看,由新疆特定的产业结构导致的税收结构与全国有较大差异。这使得新疆税收过度依赖个别行业和个别税种。因此,在分析指标的选择上,应该体现这种差异性。这需要在分析新疆税收状况和变动特点的基础上,建立相应的分析指标体系。
      一、 新疆税收基本状况分析
      (一) 税收总量的变动
      新疆税收收入(入库数)由1994年的53.16亿元增加到2007年的592.87亿元,保持较快增长,13年间增长了11倍,增幅较为显著。税收变动与GDP保持较好的一致性,并且税收增速快于GDP增长。这与全国状况也是一致的。但从税收与GDP变动的同步性与波动幅度看,新疆税收变动与GDP变动关系非常紧密,往往在GDP发生增减变化后,税收也随后发生同向变化,短期受GDP变动影响非常明显,并且波动幅度较全国剧烈;而全国税收变化与GDP变化在短期内相对较为平缓(见表1、图1、图2)。
      表1:新疆与全国税收与GDP变动比较(略)
      图1:1994-2007年新疆税收与GDP增长变动图(略)
      图2:1994-2007年全国税收与GDP增长变动图(略)
      由以上图表反映出如下结果:第一,税收变动与GDP变动是同步的,且变动方向一致,说明经济变动对税收的正相关影响,并且二者有一定线性关系。经济状况是影响税收的最基本因素。第二,新疆税收增长速度快于全国。13年间新疆与全国GDP增长幅度大体相当,但新疆税收年均增幅20.38%,高于全国2个百分点。第三,新疆税收变动幅度较全国剧烈,新疆税收增长率最高点与最低点相差25.4%,而全国税收高低点相差18.6%,新疆税收增长差幅高出全国6.8个百分点。并且新疆税收增长弹性为18.87%,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以上结果说明,新疆税收变化受经济变动影响更为强烈。形成这种变化的原因,还应该从新疆特定的经济结构和税收结构中分析。
      (二)新疆税种结构变动分析
      新疆税收收入主要来自于流转税,这与全国的情况是相同的。但不同的是,新疆税收对流转税的依赖程度很高,70%以上的税收是由流转税形成,占税收收入的绝大部分(表2)。其中仅增值税一个税种就占全部税收的50%以上。流转税总额的比重及增值税比重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表3)。而所得税比重低于全国水平,说明新疆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收模式更为突出。
      另外,从税种结构变动情况看,新疆也与全国情况不尽一致。表现为:1.增值税占税收收入比重与全国不一致,全国出现下降趋势,由1994年的45%下降到2007年的34%,而新疆却由1994年的48%上升到2007年的54%.2. 营业税的比重,全国保持相对稳定,并且稳中有升,而新疆却趋于下降。3.新疆资源税所占比重从2003年以来也出现下降,而同期新疆正值实施资源开发战略,资源开采业发展规模很大,但资源税并没有大幅度增长。资源税比重的下降与同期矿产品价格和产量的增长状况是不相适应的。
      表2:新疆各税种占税收收入的比重变动情况(略)
      表3:全国主要税种比重变动情况(略)
      上述税种变动情况反映了新疆经济和税收的如下特征:
      第一,新疆流转税占绝对优势的税收结构,反映新疆主要是通过外延式扩张带来的经济增长及税收的增加,其中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1994年的29%上升到2007年的40%,由此引起增值税的比重上升。这种依赖外延扩张型的发展模式存在较大的经济风险和税收风险。在宏观经济出现周期波动时,税收变动幅度往往比GDP变动幅度更大。这是新疆税收变化剧烈的内在原因。比如在1998-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新疆GDP增长率下降了1.37%,而税收增长率却下降了8.26%(表1),税收降幅超过GDP降幅近7%;而同期全国GDP下降0.62%,但税收却上升2.84%.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新疆税收的冲击也将进一步扩大。因此,由新疆经济特点所形成的,建立在规模扩张型经济运行上的流转税为主的税收模式,在危机时期,税收风险要高于其他地区。
      第二,新疆税收中所得税占比不高,2007年企业所得税占比为13%,三个所得税合计占税收比重为20%(表3),而全国来看,仅一个企业所得税税种占税收比重就达19%.新疆所得税占比过低,一方面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新疆企业内在运行质量不高。这使得企业在危机时抗风险能力降低,进而引发税源骤降的税收风险。
      第三,新疆营业税比重呈下降趋势,与新疆第三产业发展状况不吻合。新疆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由1994年的34%到2001年的42%、再到2007年的35%,基本保持稳定,但营业税占税收的比重却从1994年14.8%持续下降到2007年的11.5%;而同期全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从1994年的34%上升到2007年的40%,年度间的最高值与最低值变动幅度接近,但全国营业税比重稳步攀升。说明新疆营业税比重下降一方面第三产业发展还不充分,另一方面会制约地方财政收入的增加,在经济波动时也增加地方财政压力。
      第四,资源税占的比重过低,与新疆资源开采规模的增长不适应。新疆是资源大省,以2007年计算,采矿业的工业增加值98亿元,占工业增加值的70%,占新疆GDP的28%,但资源税的比重仅占税收收入的1.6%.原因即是资源税采取从量定额征收的方式无法使地方财政享有资源价格上升带来的利益。同时地方政府要承受由资源开发带来的环境问题。
      第五,从动态变化看,各税种增长不均衡,表现为涉及第二产业的税种增长快、涉及第三产业的税种增长慢;中央税增长快、地方税增长慢(表4)。
      表4:新疆主要税种的增长速度(略)
      1994-2007年,新疆税收总收入年均增长21%,增长率超过均值的税种只有6个。其中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外资企业所得税属于中央税或中央分享比例高的共享税,而且主要涉及第二产业。土地增值税和车船税虽然增幅很大,但因其占税收比重分别只有0.37%和0.19%,对税收总收入的贡献不大。大部分税种的增速低于均值,主要分布于第三产业。
      (三)税收产业-行业结构分析
      新疆税收的产业分布主要集中在第二产业,第二产业GDP占46.76%,而创造的税收占64.8%(表5)。第三产业的税收比重与产业比重是一致的。由于新疆第一产业比重高于全国水平(全国为11%),取消农业税后形成大量无税产值,使第二产业税收比重有所上升。
      表5:2007年新疆产业-税收结构(略)
      从税收的行业分布看,新疆税收的分布极不平衡,主要集中在以石油开采、加工为主的资源性行业中。税收对石油等资源性行业的依赖性极强,而且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推进,税收向资源开发领域集中的趋势不断强化。2000年石油开采、石油加工两个行业税收占税收比重为32.42%,到2007年这两个行业税收比重达47.22%(表6)。如果将包括石油在内的金属、非金属开采、加工、冶炼等资源性行业合并计算,这些资源性行业创造的税收在1994年占比为33.75%,2000年为43.53%,2007年高达60.26%.
      除石油行业外,新疆行业税收占比较高的依次为批发零售业(10.73%),建筑业(5.24%),房地产业(2.89%),金融业(2.41%),黑色金属冶炼(2.35%)。但这些行业的税收比重远低于石油行业。新疆税收的行业分布极为不平衡。
      表6:新疆行业税收构成比重(略)
      (根据《新疆税收统计资料》整理。在所整理的37个行业中,表中只列出了2007年税收比重超过1%的15个行业。)
      新疆税收对石油行业的依赖性很大,税收过度集中于个别行业使税收风险加大,特别是当个别行业出现波动时,导致税收总量也发生剧烈波动,造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新疆税收的波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石油行业的波动决定的。如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4年的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变化以及此次全球金融危机都导致石油价格产生起伏,进而使新疆税收总量波动幅度比全国剧烈。
      通过以上分析,反映新疆税收风险主要来自以下方面:
      第一,税收过于集中于个别行业,会形成税收的周期性风险。在宏观经济运行状况有利的时期,税收集中度高的行业会带来税收总量的大幅上升;但在宏观周期性下降或偶发性因素导致该行业不景气时,又会造成税收总量大幅下降。
      第二,以规模扩张型经济形成的税收结构(流转税为主体),也极易受周期性宏观经济状况的影响,税收总量的剧烈波动造成的税收总量减少的风险更大。
      第三,第三产业发展的规模及质量影响地方税,进而影响地方财政收入。第三产业发展越充分,意味着税收、就业、消费的状况越好,也就越有利于抗御税收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