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我国消费税调控功能探究(下)


    2010-05-19 14:06:18 | 来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 | 作者:李波
      三、基于调控功能的消费税改革思路
      影响我国消费税调控功能充分发挥的既有表面的原因,如征税范围偏窄、税率设置不合理,价内税的征税方式不透明等;又有深层次的原因,如消费税功能侧重点不过明确、征管水平的限制、流转税体系安排的制约等。要增强我国消费税的调控功能就要从深层次原因和表面原因同时入手,具体的建议如下:
      1、明确消费税调控功能的侧重点
      进一步明确消费税的功能侧重点为调控经济,这符合消费税自身的特点,有利于消费税调控功能的发挥。根据收入是否单纯为了满足财政需要,税收可以分为财政目的税与经济诱导税。相比而言,前者属于一般目的税,而后者则属于特定目的税。财政目的税主要是为了获取收入,满足政府的财政需要;而经济诱导税尽管也会为政府带来收入,但收入目的不是主要的。通过课征税收,促进经济的稳定、协调和发展,这才是经济诱导税的主要目的。当然,消费税的财政收入功能也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一项行为完全脱离财政目的,仅以税收的形式实施纯粹的经济强制,达到寓禁于征的效果,这种税收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税收。将消费税定位于经济诱导税,明确消费税的功能侧重点为调控经济,有利于消费税税制的进一步完善,加速消费税改革的进程,使各种有利于增强消费税调控的措施尽快地付诸实践。
      2、完善消费税税制
      为了进一步强化消费税的调控功能,还需要不断完善消费税税制,消除制约消费税调控功能发挥的内部因素。
      首先,调整消费税的征税范围。在调整我国消费税的征税范围时应注意:一是要与我国目前的税收征管水平相适应,再好的税收制度都需要税收征管来实现,一般来说税收征管水平比较高的国家消费税的征税范围比较广,反之,消费税征税范围就比较窄。对一种商品或行为征税应充分考虑我国目前的税收征管水平,如果脱离了我国的税收征管实际,不仅会出现严重税收漏损,而且预期的调控目标也难以达到;二是要与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奢侈品是消费税重要的征税对象,奢侈品的界限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同样一种商品在经济发达国家是一般消费品,在经济欠发达国家可能是奢侈品(如轿车),因此需要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地调整对奢侈品的征税范围,建议建立一种消费税征税范围动态调整的机制,可以尝试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当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一定的界限时就要启动对消费税征税范围的调整程序,当然消费税征税范围调整界限的设定要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以保证消费税的阶段稳定性。因此,应把一些特殊消费行为纳入消费税的征税范围,把更多的奢侈品纳入到消费税的征税范围,把更多对环境有害的商品纳入到消费税的征税范围。反之,生活必需品由于为大众普遍消费,对其征收消费税必然会加重消费者的税收负担,影响普通消费者的正常消费行为,降低消费税的累进性,因此应尽快取消对这类必需品征税。
      其次,合理设置消费税税率。一应努力增强消费税的累进性。在选择消费税征税范围,制定消费税税率时,应把充分发挥消费税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摆在突出位置,努力提高消费税的累进性。实施消费税的各个国家和地区,一般都会对一些需要限制消费的商品(如:烟、酒)征收重税,对这类商品的征税意图很明显即"寓禁于征",美国自1942年12月1日开征烟草消费税以来,一直对烟草实行增税的政策,美国2000年平均每盒卷烟纳税0.76美元,比1999年的0.65美元提高了0.11美元,增长了16.9% ,美国最近一次大幅度提高联邦烟草消费税是在2009年4月1日,政府将把联邦烟草税从每包39美分提高至1.01美元 ,每包香烟的烟草税税负提高了159%,政府对烟草消费的限制意图明显。我国烟酒消费税的税负与国外一些国家和地区相比偏低的状况需要改变。二选择奢侈品征收消费税时,应对其价格弹性有充分的考虑。当然,我们也应当注意到这个税种改革相对的复杂性。针对奢侈品征收消费重税,可能导致相关产业从业者利益受损。美国在1990年曾经通过征收奢侈品消费税的法案,对游艇、私人飞机、皮衣、珠宝和豪华轿车等高档消费品征税。该税的初衷是将对奢侈品消费征收的税款补助穷人,结果却事与愿违,征收奢侈品消费税迫使富人大量减少上述商品的消费,改为购置更大的房子,或到世界名胜古迹去旅游度假。结果生产这些奢侈品的工人被迫大量失业,穷人反而成了奢侈品消费税税负的最终负担者。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在选择奢侈品征收消费税时,应对其需求价格弹性有充分的考虑,因为消费税的税负是可以转嫁的,如果一种奢侈品的需求价格弹性很高,对其征收消费税就会使其消费量急剧减少,不仅公平收入分配的目标难以实现,而且还有可能使穷人受损。因此应选择需求价格弹性比较低的奢侈品征税,这就需要在选择征税对象前做细致的调查,增强征税对象选择的科学性与针对性。
      3、调整消费税的征税方式和环节
      其一,目前的消费税为价内税改为价外税,则可增加税金的透明度,不仅可以使消费者明白自己承担的消费税金,还可以防止企业转移定价,保证国家税收收入;在实现了消费税的价税分离以后,建议对一些需要限制消费的消费品,比如烟、酒,强制规定烟酒生产厂家在烟酒商品包装的显著位置标明该商品所缴纳的消费税金额,使烟酒消费者直接地感受到消费税的压力,从而减少对烟酒等不良消费品的消费。这样做可以使消费税税收负担更加的透明,使消费者切实感受到消费税带来的经济压力,有利于强化消费税的调控功能,对消费行为产生正确的引导作用。其二,改变消费税生产环节单一课税制度,改革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实行多环节征税,这样可以使在生产环节漏征的税收在以后的环节得到补征,但是这种征税制度涉及到如何避免重复课税的问题,较复杂,要求监管水平等配套建设较完善;另一个方向是在单一消费环节征税,由于消费是生产流通的最后一个环节,在此环节征税,生产者将无法通过转移利润的方法来逃避税收,但是这种征税制度会使纳税人的数量大大增加,征管费用高,税源难于控制,同时需要零售企业建立健全完善的会计制度,而这对于数量众多的小零售企业来说很困难。面对我国的实际情况,全面推行在单一消费环节征税的制度还不太现实,目前较为可行的办法是将一些会计核算制度比较健全的行业,如石油、汽车等,改在消费环节征收消费税,对部分商品可以实行多环节征税,如对烟、酒等市场需求量大、国家限制生产、不提倡消费的消费品,可以在生产和消费环节双重征收消费税,而对高消费行为开征消费税,其征缴可在消费行为发生时进行,并实行从价定率的方法。随着我国税收征管水平的提高再逐步把更多的应税消费品改为在消费环节或多环节征税。
      实践证明,单纯靠课重税、提高价格、转嫁税负,往往会导致"地下经济"、"黑市交易"、"走私"等问题的发生,从而使得不良消费一方面受限制,另一方面又在膨胀。因此,发挥消费税的这一功能,首先要合理设计限制性消费税的税负水平。同时还要对这类物品的生产和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的管理。除了征收消费税外,一些国家还同时对物品的生产或经营实行严格的许可证制度,这就能从根本上保证消费税对不良消费行为矫正功能的发挥。
      4、改革流转税体系安排
      在我国的流转税体系中,要增强消费税的调控功能就要把消费税放在整个流转税体系中去考虑,要注重税种之间的协调配合,而不能孤立地考虑消费税。应扩大增值税征税范围,调整流转税的结构,取消营业税,把其纳入到增值税的征税范围。建议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将与工业生产和商品流通密切相关的交通运输业、建筑业、代理业、仓储业、租赁业、广告业无形资产转让等纳入增值税的征税范围,第二步全面取消营业税,将增值税推广到所有的商品和劳务统一征收,形成真正完整的增值税抵扣链条,彻底解决重复课税的问题。在把营业税的征税对象全面纳入到增值税的征税范围的基础上,有目的地选择一些高档消费行为征收消费税,如高档歌舞厅、桑拿、高档洗浴、高档餐饮、高档夜总会消费等,这样既可以弥补我国消费税对高档消费行为调控的"缺位",又不用担心重复课税,同时还可以增强消费税调控的针对性与有效性,因为消费税可以对征税对象细化分类,不仅可以对不同的消费行为征收不同的税,还可以对同一种消费行为不同的档次征收不同的税,防止对同一种消费行为不分档次高低征收同样重的税收,影响到普通消费者的消费选择;在把一些奢侈消费行为纳入到消费税的征税范围的同时,也应该把更多的奢侈品纳入征税范围,如高档服装、高档家具、高档装饰品等,针对奢侈品难以准确界定的问题,我们可以根据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充分市场调查的基础上采用正列举的方法把一些人们反映比较大,奢侈性显著的商品逐步纳入到消费税的征税范围,并且可以考虑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发展不断调整奢侈品的征税范围。
      当然,取消营业税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对地方财政收入造成巨大影响,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财政体制改革与完善是税制改革与完善的前提或必要条件,建议把营业税的改革与财政体制改革、转移支付制度的完善结合起来,重新构建地方税的主体税种,逐步建立以财产税为主体的地方税收体系,降低地方政府对营业税的依赖程度。
      参考文献:
      「1」安体富,樊勇。 对我国消费税改革的评析与展望[J].税务研究 ,2006(12)。
      「2」丁芸,王丽平。 论消费税的调整与完善[J].税务研究 ,2006(12)。
      「3」于洪。 消费税的收入分配机制及其影响分析[J].税务研究 ,2008(7)。
      「4」张京。 对我国消费税政策调整的分析与思考[J].消费经济 ,2006(3)。
      「5」刘磊。税收控制论[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