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促进我国消费需求的税收政策选择(上)


    2010-02-10 15:37:05 | 来源:宁波市宁海县财税局 | 作者:宁波市宁海县财税局课题组
      一、税收政策促进消费需求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分析
      (一)当前我国扩大内需的必要性
      2008年次贷危机的到来使我国经济所面临的压力增大,虽然我国强有力的宏观调控能力以及金融业尚未完全与世界接轨等原因,这场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对我国并没造成灾难性的伤害,但是,实体经济受到次贷危机的冲击不能幸免,这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看。
      首先,次贷危机对我国的出口影响很大,2008年,出口额14285亿美元,增长17.20%,回落8.50个百分点;世界经济增长趋势明显放缓,外国对我国出口商品需求的减少,我国外向型经济必然受到冲击,加之美元贬值和人民币升值,新劳动法对最低工资的要求,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企业出口退税额度用尽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我国外向型生产企业的生存环境急剧恶化,人民币的仍然有继续升值的趋势,这也进一步促进了进口规模的扩大,进口额11331亿美元,增长18.50%,仅比去年下降2.30个百分点,远远小于出口的下降幅度。贸易顺差2955亿美元,幅度同比下降26.60%.净出口规模变小,会直接影响我国GDP的增长速度。
      其次,次贷危机更主要的影响在于降低了人们对宏观经济的预期,使当期的消费和投资额度下降,人们都处于观望和不确定之中。消费者(2008年2月至2009年3月)预期指数明显回落,从96.8 降低为85.90,其中,消费者满意指数从90.50降低为86.10,消费者信心指数从94.30降低为86.00,这不难从A股和楼市的低迷中看出端倪。
      消费需求是是最终需求,是社会再生产的终点和新起点,是繁荣市场,促进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和源泉,正如凯恩斯所说的:"消费乃是一切经济活动之唯一目的,唯一对象,如果消费倾向一经减低,便成为永久习惯,则不仅消费需求将减少,资本需求亦将减少。"当前正是发展内需经济的好时机,而且只有通过扩大消费需求,才可以真正有效的稳定经济增长趋势。这几年政府所推行的促进消费的一系列措施开始见效,2008年,通过奥运刺激消费的政策收到良好回应,加之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水平进一步提升,我国消费需求不断增大,消费对经济的拉动力明显增强,而这正是我国抵御美国经济大幅减速对我国不利影响的最大武器。
      (二)通过税收政策调节消费需求的可行性
      首先,税收政策产生的收入效应可以起到调节需求量的作用,表现为政府课税使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水平下降,从而降低商品购买量,使消费居于较低的水平上,税率越高消费总量降低得越多,反之实行低税率就能有效提高消费总量。而税收政策的替代效应是指当政府对某些特定商品课税以后,会使课税商品价格相对上涨,造成消费者减少对课税或高税商品的购买量的一种影响。课税范围越小,替代效应越明显。因而对某些商品提高或减少课税能够引导消费方向,从而起到调节需求结构的作用。
      具体来说,税收对消费的影响作用主要体现在四个阶段:首先在收入来源阶段,通过个人所得税的调节降低中低收入阶层的税收负担,增加可支配收入;其次在收入使用阶段通过调整消费税的税率、税目,创造新的消费热点;在财富占有阶段,又可以通过财产税、遗产税、赠与税等调节收入的存量,避免财富过分集中,鼓励即期消费;在未来收入阶段,社会保障税可以增加居民收入预期,解除人们特别是低收入阶层的后顾之忧,使其敢于即期消费。再者,税收政策刺激消费需求对经济的影响更具针对性。当前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是通过发行国债,靠扩大政府财政支出来促进消费、刺激经济。但是国债的过度发行会导致财政赤字上升,而且可能产生"挤出效应", 反过来拖累经济的增长。从我国目前的债务比例情况看,虽然国债累积额占GDP的比重不到20%,但是我国目前的债务主要是中央政府的债务,占中央财政支出的比重己经超过70%,明显偏高。从我国财政支出的投向看,现阶段主要是增加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这固然会对经济增长起到一定的拉动作用,但是目前这种投入的局限性也已经有所显现,并且对启动民间投资和消费的影响不大。自去年7月份来的政府投资,增长速度从18.9%上升至2月份的40.3%,而以往民间投资较活跃的进出口、房地产、矿山、钢铁等领域,市前景都不是特别乐观。以房地产为例,2009年2月的投资仅比去年同期增长3%,较去年上半年30%以上增长率急剧下滑。
      而税收手段则不同:税收政策在促进民间投资和刺激消费方面具有较强的针对性。税收对投资的影响表现在对投资的刺激和制约两个方面,其中刺激作用主要是通过降低投资者的税收负担、降低投资行为的成本、加快投资成本回收三方面实现的。通过适当减税有助于提高企业的赢利率和投资回报率,具有刺激需求和供给的扩张效应。税收对消费的影响在于通过征税,对商品价格和可支配收入产生影响,进而改变社会消费倾向与规模。通过开征新税种或提高调节收入差距税种的税率并配合财政的转移支出,可以提高全社会的边际消费倾向,从而达到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目的。
      从长期看,随着税收收入的持续增长,总规模的不断扩大,税收在影响整个经济运行方面无疑更有潜力。因此,我国在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不断扩大政府财政支出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发挥税收在促进投资、扩大消费和调控经济发展方面的作用。
      二、当前我国内需不足的主要原因分析
      自1998年以来,我国宏观调控的主题都是扩大内需,但是,内需却年年启而不动。主要原因不在于投资,而在于消费。资料显示,近几年,我国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份额连续下降,从2000年的73%下降到2005年的38.2%.我国最终消费占GDP比重从上世纪80年代超过62%下降到2007年的50%左右;居民消费率也从2000年的46.4%下降到2007年的35%左右,远低于世界平均消费率75%的水平。
      消费率偏低以及由消费所决定的内需不足,从经济上分析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是居民收入不高,国民收入分配向非居民部门倾斜。收入决定消费。我国国民收入分配更多地偏向非居民部门,劳动力价值被低估,居民收入增长缓慢。这样的分配格局,一方面会刺激投资更快增长,同时必然导致消费在GDP中的份额下降。据统计,1997年——2007年,中国的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从53.4%下降至39.74%;中国的资本收入占比持续上升,企业营业盈余占GDP的比重从21.23%上升至31.29%;政府预算内财政收入占GDP 比重从10.95%上升至20.57%,若加上预算外收入、政府土地出让收入以及中央和地方国企每年的未分配利润,政府的大预算收入几乎占到了国民收入的30%.二是收入差距过大,居民消费倾向降低。居民消费倾向是指收入中用于消费的比率,反映居民消费支出和收入水平变动关系。近几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收入得到进一步增长,但由于缺乏必要有效的收入分配调节措施,导致了居民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财富向少数高收入者集中,高收入群体收入比重增大,高收入群体人口比重减少,低收入者的收入比重减少,低收入者的人口比重加大。高收入者经过前一时期的消费积累,对各种消费需求已经饱和,高收入者的高收入无法转化消费,高收入者的消费倾向降低,而低收入者的消费倾向高,有消费欲望但无力消费。如浙江城镇居民中20%高收入户收入占全省城镇居民收入的比重从1992年的274%上升到2007年的403%,其平均消费倾向从1992年0.739 下降到2007年的0.605;而20%低收入户的收入比重从1992年的14.3%下降到2007年的7.7%,其平均消费倾向的变化幅度则较小,1992年和2007年分别为0.910和0.904.
      三是公共品供给不足,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老百姓对未来缺乏安全感,不得不掏钱来购买某些公共产品和服务。失业、住房、养老、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支出在相当程度上压缩了居民的即期消费空间,因此我国居民的储蓄倾向一直很高。2007年居民储蓄率高达50%左右,而全世界的平均储蓄率约为20%.高储蓄尽管提供了投资的资本来源,却削弱了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同时,这些年来公共产品特别是由垄断企业提供的资源性产品不断涨价,也大大压缩了人们的即期消费空间。
      四是消费结构不合理,农村消费市场空间巨大。农村居民是我国最大的消费群体,但是消费水平仍停留在低位,多年来农村消费市场一直是启而不动,农村居民消费率由2000年的15.30%降至2007年9.10% ,占全国人口2/3的农民只消费了1/3的商品,"油盐酱醋找个体,日常用品赶大集,大件商品跑县里",还是大部分农村消费水平及消费方式的写照。而据国家统计局测算,农村人口每增长1元钱的消费支出,将对整个国民经济带来2元的消费需求,农村人口对任何家电产品的普及多增加1个百分点,就可增加238万台(件)的消费需求。广裹而富有潜力的农村消费市场蕴含着旺盛的住房、教育、医疗、家电、农资产品、交通、通信、信息等需求,新的消费增长点亟待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