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中国个人税收再分配效应研究


    2014-02-25 13:14:00 | 来源:天津财经大学 | 作者:黄凤羽 刘荣 刘植才

        内容摘要:居民收入差距是衡量社会公平状况的重要指标,而税收则是政府用以调节居民收入差距的重要政策工具。近年来我国的居民收入差距状况及税收的再分配效应备受社会各界关注。本文运用实证方法,对2005年以来我国个人税收调节居民收入差距的效应进行分析,揭示了近年来个人税收在调节居民收入差距方面的效应及其变化趋势,进而分析了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障费、转移性收入等再分配手段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影响。以期正确认识和评价我国个人税收的再分配效应,为政府相关决策提供参考。
        关键词:税收再分配效应   税收调节   居民收入差距
        居民收入差距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同时也成为考量社会公平的标志性指标。中国居民个人在承担个人所得税的同时,社会保障税(费)、负所得税(转移性收入),均被作为行之有效的再分配手段付诸实施并不断完善。从不同层面量化个人税收的调节效果,有助于我们认清各种直接再分配工具的政策效应,也有助于科学确定未来政策的着力点和实施重点。

        一、数据说明

        1.1数据来源
        本文研究了2005年至2011年个人税收对我国居民收入差距的调节效应。各年度的基础数据,均来源于中国统计出版社出版的权威统计年鉴:其中城镇居民的相关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城市社会经济调查司编写出版的各年度《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农村居民的相关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编写出版的2006年至2010年各年《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以及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办公室编写出版的2011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
        1.2 研究范围
        首先,本文的研究范围涵盖了全体城镇居民及农村居民,以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的收入调节效应为研究对象。其中,城镇居民个人税收是指城镇居民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农村居民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份额较少,尤其是农业税取消后,费用支出构成了农村居民缴纳的主要形式;因此,本文将农村居民缴纳的费用支出也视为带有税收性质的上缴,将"税费支出"之和视为农村居民缴纳的个人税收。全文将城镇居民"个人所得税"及农村居民"税费收入"统称为"个人税收".其次,本文实证研究所用数据均来源于官方统计年鉴,并未涵盖非法收入或灰色收入等个人税收无法调节的收入部分;同时,税收监管之外的非法收入或灰色收入更多集中于高收入群体,实际上会拉大贫富差距,扭曲再分配效果。因此我国实际的收入差距程度应大于本文测算数据,相应地,个人税收实际调节效果也会减弱。
        最后,在基尼系数计算过程中涉及了税前及税后收入。其中税前及税后收入的口径如下:
        ⑴税后收入。以不同测算口径对税后收入进行考察:大口径下的个人税收调节后收入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纯收入;小口径下的个人税收调节后收入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减去转移性收入,或农村居民纯收入减去转移性收入。转移性收入主要由社会救济收入、养老金等收入形式构成,并不是个人税收调节贫富差距的对象。
        ⑵税前收入。在居民税前收入中对居民缴纳社会保障费进行了考察。社会保障费用的缴纳也具有一定的贫富差距调节效应,在考量税前收入时也对社会保障支出进行了分层考察。由于农村居民社会保障基金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只针对城镇居民进行了单独考察。
        城镇居民税前收入g1=税后收入+个人所得税                              (1)
        城镇居民税前收入g2=税后收入+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障支出                 (2)

         表1 税前及税后收入口径说明汇总

        需要说明的是,在本文的全部计算数据中,为了保证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税前收入的一致性,城镇居民税前收入并未考虑社会保障支出的影响,即城镇居民及农村居民的税前收入均为税后收入与个人所得税之和。
        1.3 数据处理思路
        本文实证研究包括总量分析与结构分析。总量分析中,本文以基尼系数作为我国居民收入差距程度的代表指标,通过对比个人税收调节前基尼系数与个人税收调节后基尼系数,得出我国个人税收的调节效应程度。结构分析中,根据我国个人税收对全体居民收入的调节效应的总量测算结果,选取平均税率、税收贡献率、累进性系数等指标对个人税收的调节效应进行多角度的结构分析。
        1.4 数据处理方法
        本文研究过程中,涉及了基尼系数的计算,计算方法说明如下:
        ⑴城、乡内部基尼系数采用"万分法"进行测算 
                                                         
        其中,G为基尼系数,pi为 第 i 组的人口比重,Qi为第 i 组的累计收入比重。
        使用"万分法"计算基尼系数可避免等分人数,可直接依据我国统计年鉴中的收入分组选取数据,符合数据使用需要。同时,本文主要关注的是个人税收调节前及个人税收调节后基尼系数的变化程度,而不必过分追求基尼系数本身的精确程度。
        ⑵全国居民整体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通过加权而得
        《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将城镇居民按人均可支配收入分为七组;《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与《中国住户调查年鉴》将农村居民按人均纯收入五等分为五组;由于分组层次不同,无法将城镇居民收入与农村居民收入直接加总进行全国居民收入的测算,所以本文采取城、乡分别计算再加权的方法。
        需要说明的是,通过加权城、乡内部基尼系数而得到全国整体基尼系数的方法尚未得到学术界的统一,本文使用了发展经济学家Sundrum提出的加权公式,也是目前国内学者使用频率较高的方法。该公式在加权时考虑了城镇、农村居民的人口比重与收入比重,与本文利用不同收入组考察个人税收分配效应的角度相一致。
        G=pr2(ur /u)Gr  + pc2 (uc/u)Gc+prpc︱(uc-ur)/u︱           
        G表示全国居民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 Gr  与Gc 分别表示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分配基尼系数; pr与pc 则分别表示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u表示全国居民人均收入; ur 与uc分别表示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收入。
        二、个人税收调节收入差距效应的总量分析
        2.1 基尼系数计算
        ⑴计算示例
        以2011年城镇居民大口径下个人税收税后基尼系数计算为例,根据前文的公式(3)和公式(4),利用《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2012》和《中国住户调查年鉴2012》,可以计算出,2011年城镇居民大口径下个人税收税后收入基尼系数为0.318916.
        用同样的方法,还可以得分别计算出2005年至2011年大口径及小口径下的城、乡居民税前、税后收入基尼系数。
        再通过公式4进行加权,得到全国城乡加权的居民收入基尼系数。
        为了提高城乡间数据和研究结果的可比性,城镇居民大口径的税前收入,不考虑社会保障中出的影响,采用公式(1)的方法,按g1标准进行计算。

        表4  不同口径下城、乡居民税前及税后收入基尼系数汇总

     

        数据来源:2006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2006年至2010年各年《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2011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
        2.2 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收入差距调节效应的总量分析
        表4列出了各年城、乡内部及加权后全国税前(后)基尼系数,利用表4数值可计算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即通过对比个人税收调节前后的基尼系数,显示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的再分配效果。定义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为:
        税收再分配系数ΔG=(税后基尼系数-税前基尼系数)/税前基尼系数×100%  (5) 

     

         数据来源:2006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2006年至2010年各年《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2011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
        从前文的总量分析中可以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⑴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收入差距起到了正向调节作用,但效果微弱
        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为负,说明个人税收调节后基尼系数小于调节前基尼系数,个人税收对居民收入差距起到了正向调节的作用,的确缩小了居民收入差距;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为正则说明个人税收调节后的基尼系数大于调节前的基尼系数,个人税收对居民收入差距起到了逆向调节的作用,反而拉大了收入差距。从个人税收对全国加权基尼系数的再分配系数来看,两种税后收入口径下,2005年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的收入都产生了逆向调节的效应,个人税收未发挥其作用,对收入差距产生了逆调节。2006年之后,个人税收对全国加权基尼系数的再分配系数为负,且绝对值逐年扩大,说明个人税收的调节转为正向,且调节力度逐年增强。整体来看,个人税收对全国居民收入差距产生了正向调节效应,对改善我国贫富差距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绝对值来看,个人税收调节全国居民收入的效果十分微弱;虽然从2006年开始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绝对值在逐年扩大,但到2011年再分配系数也仅为-0.1804% ;个人税收的作用并未充分发挥,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随着我国个人税收整体规模的提升以及税制的不断完善,个人税收的调节效果将会继续增强。
        ⑵转移性收入缩小了贫富差距
        小口径税后收入及大口径税后收入的差别在于转移性收入的扣除与否;转移性收入包括养老金或离退休金、社会救济收入、辞退金、赔偿收入、保险收入(含失业保险金)、赡养收入、捐赠收入、提取住房公积金、记账补贴、以及其他转移性收入。转移性收入并不是拉大居民收入差距的收入因素,并非贫富差距的调节对象,扣除转移性收入后考察个人税收调节效应也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⑶个人税收对城镇内部居民收入的再分配力度大于农村
        从城、乡内部来看,个人税收对城镇居民收入起到了正向的调节作用,但对农村居民收入起到了逆向调节作用。城镇居民缴纳的个人税收为个人所得税,具有直接性和累进性的特质,有利于收入差距的调节。而农村居民缴纳的个人税收为税费缴纳,缴费并不具有税收"量能负担"的性质,无法对不同收入人群进行差别征收,会出现逆调节的效应。
        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依然显著
        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的二元结构,使得城乡发展产生了较大的差距,若以全国居民为范围研究,城乡差距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但目前我国个人税收的调节职能更多是独立于城、乡内部的,对于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难以改善。表6从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方面反映了城、乡差距现状。

        表6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数据来源:2006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2006年至2010年各年《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2011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 
      

        从结果来看,无论是绝对差距还是相对比例,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都相当明显。2005年至2011年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三倍以上;城、乡居民收入的绝对差距也非常明显,且收入差距在几年间并未缩小。从增速来看,虽然近几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均以110%左右的速度增长,但农村居民收入的较低历史基数限制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缩小。
        ⑹社会保障缴费对城镇居民的再分配作用由正转负
        由于我国农村居民社会保障基金尚属起步阶段,在此只讨论城镇居民社保缴纳的情况。我国城镇居民目前以缴纳形式筹集社会保障经费,社保缴费实际上行使了社会保障税的作用。表7以考虑了社会保障支出的不同税前收入,测算了基尼系数。表8中,利用表7中的计算结果和公式5,测算了不同税前收入口径下的再分配系数。 

         表7 城镇居民不同税前收入口径下基尼系数 
            

    数据来源:2006年至2012年各年《中国城市(镇)生活与价格年鉴》
        表8 城镇居民不同税前收入口径下再分配系数

        数据来源:根据表7中的数据和公式5进行计算。

         从表8数据可以看出,2005年至2008年间,社会保障缴费对城镇居民间收入差距起到了正向的调节作用,而2009年至2011年间,社会保障缴费却拉大了城镇居民间的收入差距。2005年至2006年间,以g2为税前收入的再分配系数大于g1为税前收入的再分配系数,即考虑了社会保障缴费的个人税收调节作用比较明显;2007年2008年间,考虑了社会保障缴费的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开始降低,调节效果开始转弱;从2009开始,考虑了社会保障缴纳的个人税收再分配系数成为正数,出现了逆向调节的现象。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社会保障缴费不同于个人税收,具有自身的特点。首先,社会保障缴费主要以工资薪金为征收对象,对其他类别收入调节力度较弱,尤其是高收入居民群体非工资薪金类收入占比较多,更加难以实现调节;其次,我国目前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缴纳制度不同于个人所得税,并不存在扣除额或分级累进,这种设计下的社保缴费无法对收入产生正向调节效应,反而会因其"普惠性"的特点而呈现累退性。另外,虽然社会保障也是一种再分配制度,但社会保障基金本身并不以调节居民收入为主要目的,作为一项普惠性的政策,社会保障基金更为重要的意义体现在对全体居民享受基本权益的保障;最后,虽然我国当前社保覆盖面已经逐步扩大,但是目前并未建立起完整、统一的社会保障系统,社保待遇的享有存在较大差距,比如新农保的参保标准远低于城市、公务员与企业职工的退休金发放标准存在很大差异等。这些待遇差别都进一步拉大了我国居民收入的差距,具有不公平性。

        参考文献:1.Ben-David Nissim, Why do we ignore the best solution for improving unequal income

     distribution,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 Vol. 34 Iss: 6 pp. 415 - 424
        2. Marc Fleurbaey and Fran?ois Maniquet ,Fair Income Tax,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Vol. 73, No. 1 (Jan., 2006), pp. 55-83
        3. David E. Wildasin,Income Redistribution in a Common Labor Market,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81, No. 4 (Sep., 1991), pp. 757-774
        4. Nanak C. Kakwani and Peter J. Lambert,Measuring Income Tax Discrimination,Th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Vol. 81, No. 1 (Feb., 1999), pp. 27-31
        5. Ben-David Nissim,Why do we ignore the best solution for improving unequal income distribution,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 Vol. 34 Iss: 6 pp. 415 - 424
        6.R.M. Sundrum .Income Distribution In Less Developed Countries. First 

    Published By 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 .1990.pp.50
        7.向书坚。全国居民收人分配基尼系数的测算与回归分析[J].财经理论与实践,1998年第1期:P75-80
        8.陈宗胜。关于总体基尼系数估算方法的一个建议——对李实研究员《答复》的再评论[J].经济研究,2002年第5期:P81-87
        9.周文兴。中国总体基尼系数测定问题——兼评"陈宗胜-李实论战"并与陈宗胜教授商榷[J].南开经济研究,2003年第3期:P37-50
        10.李林木 汤群群。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我国直接税的收入分配效应[J].税务研究,2010年第3期:P32-37
        11.潘雷驰。 我国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差距效用的实证分析[J].税务研究,2009年第3期:P44-48
        12.刘小川 汪冲。个人所得税公平功能的实证分析[J].税务研究,2008年第1期:P42-48
        13.孙钢。试析税收对我国收入分配的调节[J].税务研究,2011年第3期:P8-14
        14.黄凤羽。对个人所得税再分配职能的思考[J].税务研究,2010年第9期:14-18
        15.李红霞。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理性思考[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0年第11期:P10-14
        16.曹明星 贾绍华 姜莉娜。走出税收调节机制的认识误区[J].税务研究,2011年第3期:P28-32
        17.高凤勤。论公平型个人所得税制的构建:基于分配正义的视角[J].税务研究,2010年第3期:P58-60
        18. 李呈豪。强化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作用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 ,2011年第31期:P26-27
        19. 翟继光。个人所得税的收入差距调节功能及其优化[J].重庆社会科学,2012年第1期:P45-51
        20.黄凤羽 王一如。我国个人税收对城镇居民阳光收入的调节效应[J].税务研究,2012年第8期:P3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