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存废之争: 遗产税全球发展走势


    2015-10-23 16:07:00 | 来源:《国际税收》2015年第10期 | 作者:庞淑芬 陆静波 杜秀玲

        进入21世纪以来,各国遗产税的政策调整一直是国际税收领域的热点话题,也受到各国的广泛关注。遗产税是一个古老的税种,全球仍然有100多个国家在征收遗产税。对于遗产税的认识和讨论体现了人类社会对于公平的不懈追求,因此,时至今日遗产税依然具有不断向前发展的空间。
        历史视角下的遗产税:功能的转变
        遗产税和其他古老税种一样,都经历过转型,即从筹集收入的手段到调节分配的政策工具。遗产税开征之初,一般是为了筹集战争经费,因此多为临时税,多在战事结束后立即废除。而现代意义上的遗产税已经作为一个固定的税种延续下来,其功能也由原来单一的财政功能,扩展到发展经济和调节社会公平领域。截至目前,全球已有100多个国家开征了遗产税或对遗产课征其它税收,OECD国家这一比例更是高达91%。 
        目前,大多数开征遗产税的国家都采用超额累进税率。虽然其占各国总税收收入的比重不高,但其在促进社会公平,调节基尼系数方面却发挥了支点的作用。
        现实中的遗产税:存与废的争议
        对于遗产税,尤其是较高累进税率的遗产税到底是否符合经济学原理,能否促进经济发展一直存在着争议。
        主张开征遗产税的学者指出,市场机制对社会分配的失灵需要通过遗产税来调节,对遗产课以高额累进税可以抑制资本的过分集中和食利阶层人数的增加。遗产税的开征可以使代际财富转移的集中度大大减弱,同时具有鼓励世人靠自己的努力收获财富的社会意义。另外,作为一个衍生的效果,遗产税还间接促进了慈善事业的蓬勃发展。
        反对遗产税的主要观点指出,遗产税的社会负面效应主要体现在对资本的影响上:一是可能导致资本投入的减少;二是可能导致资本外流。一国的遗产税过高,会影响投资的积极性,导致资本外流,甚至影响本国的经济稳定。
        权衡利弊,对于遗产税采取何种态度主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战略。进入21世纪以来,发达经济体内部涌起了对于遗产税调整的主要思潮。
        美国轰轰烈烈的遗产税存废之争自2001年开始,至2011年落下帷幕,最终基于其财政收入和促进公平功能,遗产税在美国还是保留下来。即使面临经济危机的影响,美国遗产税的征收仍是大势所趋。
        作为金融中心,吸引投资对于香港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亚太地区其他处于竞争地位的金融中心都先后取消了遗产税,对此,香港政府表现积极,于2006年2月11日起正式取消遗产税。
        美国和中国香港都经历了遗产税的存废之争,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不同,其根源在于如何认识本国或地区最重要的经济问题是什么。
        征与否:未来中国的选择
        是否开征遗产税主要取决于两个标准:一是对社会公平程度的认识与认同,二是国际资本竞争。如果用这两个标准去衡量的话,择机开征遗产税符合我国中长期的战略目标。
        第一,开征遗产税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随着中国社会中个人资产累积的程度越来越高,对于巨额遗产继承进行征税,减轻工薪阶层的税收负担,不仅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第二,开征遗产税不会影响中国的税制竞争力。巨大消费市场潜力的不断挖掘和经济的稳定快速发展,是中国对国际资本吸引力的主要来源。近年来,一些制造业向周边国家的转移主要是由于我国劳动力、原材料等成本的上升,而非税收因素造成的。这需要我国不断优化产业结构,提高经济发展质量,而不可能通过税收优惠政策来弥补。
        第三,开征遗产税可以更好地促进我国公共产品与服务的供给。同时,征收遗产税可以促进社会福利捐助事业的发展,可以有效弥补社会公共服务供给的不足。从长期来看,开征遗产税与我国"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财税体制改革目标相一致。当然,开征遗产税需要制定税率、免征额、征收范围等税制要素,在技术设计上相对复杂,也需要与其他财产税的税制设计进行有效衔接,这要求政策制定部门进行科学严谨的论证和设计。同时,遗产税的社会认同非常重要,如何通过有效宣传让公众认知、认可这一税收,或许比税制设计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