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税改面临五大挑战 税收法定、电子商务成难点


    2015-11-02 10:48:00 | 来源:财会信报 | 作者:

        10月22日,由中国财政杂志社主办的“新形势下的财会改革与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出席会议并讲话,税政司司长王建凡、会计司司长高一斌以及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汤谷良作主题发言。
        值得关注的是,王建凡司长在"我国税收制度改革相关问题"的主题发言中,全面介绍了中国税制改革的最新进展,并提出改革中所面临的五大挑战,涉及经济下行压力、改革力度掌控、税收法定要求、电子商务发展、国际税收合作等内容。
        税改面临五大挑战
        王建凡表示,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于我国新一轮税制改革做出了规划,2014年6月审议通过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对税制改革工作做出了一系列具体部署。过去一年中,财政部门不断推进税制改革工作,有进步、有亮点,也有艰辛,但更多的是感触。
        据介绍,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税制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重大改革阶段,其中,1994年的税制改革,是中国现代税收制度的新起点,也是一个分水岭。“1994年税改之后,我们不断推出一系列的后续改革。但要讲重要的节点,我认为,1994年是一个,十八届三中全会是一个。因为,任何一次重大改革,都离不开各项政策的协同推进。”王建凡称。
        1994年,我国实施了分立的财政体制改革和分税的税收制度改革。此后,财政体制虽有进一步的规范,但只是做出一些小的调整,未有重大变化;税收制度也进行了一些局部的改进,比如企业所得税“两法”合并改革、增值税转型改革等,但一直没有脱离1994年改革所确立的轨道,即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体系。
        在新一轮的改革中,首先会有一个中央和地方权责的划分,然后在此基础上,赋予地方政府相应的税收管理权限,包括税收立法与征管。当前在税收管理权限方面,中国是一个单一制的国家,即中央政府统筹税收立法工作,虽然在一些税种上已植入了对地方的一些授权,但仍未打破中央主导立法的总格局。
        王建凡认为,不同之处在于,1994年时财政、税收体制改革是同时进行的,现在则是一先一后,而且当前的改革比1994年难度增大。一方面,上世纪90年代,全国上下已形成了共识,那就是财政几乎难以为继,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也到了必须调整的地步,改革阻力较小。另一方面,当时的经济形势较好,中国GDP长期保持两位数增长,从1994年开始,税收也呈现两位数增长,甚至比GDP增速更高,最高曾达到后者的两倍。而目前,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GDP增速已下滑至6.9%,税收增速更降低至6.3%。这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且将成为常态。
        当前,金融危机的影响仍未消除,多数发达国家的经济形势还可能继续下挫,一些新兴经济体也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现在也不敢说见底。王建凡认为,这给当前的税收制度改革增加了不小的难度,也就是上面所说的面临五大挑战,涉及经济下行、改革力度、税收法定、电子商务、国际税收合作等。
        税收法定任务繁重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到2020年实现税收法定。这是指导税制改革和税收立法工作的纲领。十八届四中全会对于依法治国做出了全面的部署,而税收法定在一个法治社会里具有重要的作用,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基础和工具。 
        “到2020年,我们要实现全部的税收由全国人大制定单行法,而现在中国有十几部税收法规,仍是国务院出台的暂行条例。也就是说,今后,每年都有两到三部税收法律要在全国人大进入一审、二审乃至三审程序。要保持这样的进度,税制改革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王建凡称。
        他进一步指出,落实税收法定不仅是人大立法程序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全社会都要具有依法治税的意识,对税收法律、政策的制定和调整,都要加强监督。就是说,不仅在立法程序上,要符合程序和规则,在立法精神上要广泛地征求社会各方面意见,在法律解读上,也要全面准确。
        不过,税收法定的好处也显而易见。比如,在推动个人所得税改革,并建立与之相适应的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体系后,不仅能够减少居民的偷漏税行为,还可以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在进行纳税申报时,数据同步接入社会诚信查询系统,纳税人就没有必要为一点点税收利益,而冒失去诚信的险。同时,个人的收入和纳税信息也可以为社会机构提供参考。”王建凡称。
        目前,增值税的改革还有建筑及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等三大行业没有完成。据介绍,增值税是法国政府发明的,其最大的优点是链条机制严谨,通过进项销项的税收抵扣,可以在买卖双方之间形成相互制约。增值税在税收征管上层层抵扣,形成上下关联,同时也促使企业建立正规的财务体系;企业开具的发票凭证,既是纳税扣除的凭证,也可以作为会计核算的凭证,使其经营行为变得透明和规范。那些靠投机取巧、偷税漏税,来实现低价竞争的企业就无路可走,从而优化了市场环境。
        电子商务带来冲击
        王建凡认为,网络时代改变了一切,也改变了税收。
        9月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网购用户线上消费中有78%是对传统线下消费的替代。也就是说,电子商务产生的巨大销售额并不全是新增的需求,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对传统商业的侵蚀。
        这并不意外。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以及连锁商业的迅速发展,实体店大量出现不景气乃至关门倒闭的现象。“市场的集中度在提高,但规范度没有同步提升。而且,财富也不断向少数群体集中,税收的调节力度也要跟进。否则的话,传统的商业可能大规模陷入负增长,这也会引发很大的问题,社会和谐与财政可持续性都会受影响。”王建凡表示。
        在电子商务时代,线上线下的交易混杂,税收政策和管理怎样来适应新的形势,也是一项重要课题。王建凡表示,“电子商务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同样改变了税收征管模式,各项税法以及管理办法的修改也必须要及时到位。电子商务给我们带来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而电子税务局时代也必将会很快到来。”电子商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交易数字化。大量网商通过阿里巴巴、京东等平台来实现在线交易,也属于商业行为,要有合法的交易凭证和营业执照;同时,政府部门也要与相关方面做好协调工作,以全面准确地获取海量交易信息,实现税收征管。
        王建凡指出,过去境外所得税的抵免,都集中在税务总局或省局的一些部门,现在已经遍地开花了。因为自从电子商务兴起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做跨国业务,很小的企业也可以很容易地成为“跨国公司”,这就要求税务管理做相应的改进。
        税制改革取得进展
        王建凡认为,在税制改革中,税收立法是第一位的。据了解,过去一年,《环境保护税》的立法工作推进顺利,已完成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对象包括公众社会组织和国家机关团体。有关部门正在根据各方面提的意见做最后的修改,很快将进入税收立法程序,即先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再正式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明年有望进行一审。王建凡强调,这将是提出"税收法定"以后第一部新制定的税收法律。
        据悉,其他的税收立法工作也都在积极跟进,部分法律的起草工作正在有计划地进行,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以及个人所得税方案都在制定之中。“我们在过去的一年,一些改革措施虽然没有整块推动,但部分改革已分散出台,比如,消费税的改革已实现了好几项。”王建凡表示。
        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王建凡表示,在经济新常态下,当前的税收政策调整很清晰。第一是政策重心向小微企业倾斜。大量的新政策陆续推出,为小微企业减费降税,减轻负担,促进其发展。其二是大力支持创新。其中,在研发方面,国务院近日决定进一步完善并且适当扩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这有利于引导和促进企业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增强竞争实力,并推动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