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十三五”是否征收房产税需统筹考虑


    2015-11-10 08:44:00 | 来源:新京报 | 作者:

        日前,“十三五”规划建议全文公布,引发广泛关注。昨日,国新办举行解读“十三五”规划建议有关情况吹风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就6.5%的经济增速、城镇化、财税制度改革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释疑1
        如何理解经济增速6.5%?
        6.5%只是一个测算,是底线不是目标

        对于“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增速,规划建议中并未明确说明。不过规划建议明确,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要比2010年实现翻一番。有专家根据此前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进行测算,这意味着“十三五”期间的平均经济增速要在6.5%以上。
        对此,杨伟民表示,实现十年翻番平均增长速度要求是7.2%,因为前五年,也就是“十二五”这五年增长速度是7.8%,“十三五”期间的增长速度可能是在6.5%以上。他说,6.5%是一个测算的依据,并不是一个目标,但目标肯定会充分考虑到实现翻番的要求和6.5%的底线。
        而此前在11月3日,新华社刊发的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中,习近平指出,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
        近日,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也表示,按照目前的测算,如果今年的经济增长6.9%,要实现翻番目标,未来五年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必须在6.543%。如果今年能实现7%的增长,我们算了一下大概6.523%,这是实现翻番的最底线要求。
        杨伟民介绍,我国制定规划固定的程式是,中央提出建议,最后国务院提出规划纲要,报明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因此,“最后的目标怎么确定,还要到明年3月份确定”。
        释疑2
        如何让农民工落户城市?
        改变当前农民工只就业不落户的模式

        根据建议规划,“十三五”期间将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将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居家进城落户。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因为城市的容纳力是有限的,它有它的饱和度。大规模迁入城市会不会加重城市的负担压力?有没有新的破解措施?
        杨伟民表示,虽然看起来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5%,但是质量不高。目前,现有的城镇7.5亿常住人口中有2.5亿左右的人没在城镇落户,没能在城镇享受到相应的公共服务,也没有相应的市民权利。
        杨伟民说,农民工市民化或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水平,在全局上影响着我国的经济增长,而城镇化是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这主要体现在农民工如何从现行的只就业不落户变成真正和城市居民融入到一起。
        此外,杨伟民还谈到城市住房改革。他说,现在房地产市场调整,城镇住房也已经到了一个调整的阶段,杨伟民称,如果考虑到外地人口,现在很多外地的非户籍人口拥有房子的人比较少,而这样会产生很大的住房需求。
        为解决城镇化要地不要人的问题,杨伟民表示,这次提出来两挂钩,一是建设用地增量要和人口落户数量挂钩,即人口进来多的地方,落户多了就多给你地;同时,财政转移支付和市民化挂钩,落户多,则义务教育、医疗等相关政府支出要多,解决好利益问题。
        释疑3
        未来是否会征收房产税?
        “十三五”期间是否征收房产税需统筹考虑

        目前,上海、重庆两地已经启动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在“十三五”期间,公众关注的房地产税是否会开启征收模式?
        对此,杨伟民表示,房地产税的改革需要和整个税制的调整和改革,包括下一步深化住房制度的改革要相匹配,因为税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它是和整个领域的体制建设、制度建设相关联的,所以需要统筹考虑。
        对于当前进行的财税体制改革,杨伟民坦言是“难点”。他说,现在财税体制改革根据新的情况可能要做一些调整,比如哪些可能需要进一步加快,哪些可能需要考虑到先后顺序等问题。
        杨伟民表示,此前财税的一个方向是中央集中的税收、集中的财力相对较多,而地方承担的事权相对较少,所以今后要考虑到加强中央统筹的事权,这样事权和支出责任会更加匹配。
        针对规划建议提出的“要考虑税种的属性,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杨伟民称,这样有利于调动地方发展经济的积极性。杨伟民介绍,在此之前,地方特别是基层,市县财力比较有限,所以建设相当大程度上依靠于土地财政及其房地产的开发。而现在房地产进入到调整阶段以后,他们的相应的收入大幅度减少,建设资金来源就成问题了。所以,以后如果税种划清楚后,地方就有稳定的税收,这样就可以保障相应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