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李万甫: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要精准施税


    2016-03-02 09:07:00 | 来源:中国税务报 | 作者:李万甫

      合理负担、公平税负应成为减税策略实施的目标取向。应围绕五大重点任务的落实,实施有针对性、操作性强、见效快的减税策略。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围绕这条改革主线,进一步深化税制改革,完善税收政策,充分发挥税收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性、支柱性和保障性作用,是一项重大课题。

      着重点:施策方略

      供给侧改革是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动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对供给侧改革命题的内涵要形成广泛的共识,这是推进改革有序展开的逻辑起点。

      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实质和战略目标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通过完善市场机制,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形成尊重市场价值规律和有序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长期以来,经济发展的治理生态一直偏重于需求侧管理。基于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的结构性矛盾并存状况的科学研判,中央及时调整深化经济改革的视角,适时定位在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和调整,是一项明智的政策抉择,是经济治理方式的转变。

      着力点:精准施税

      加强供给侧改革是税收政策选择的根本立足点,是精准实施税收调控政策的基本前提。减税已成为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政策举措。如何实施精准减税策略,是各界广泛关注的话题。

      减税是短期的政策考量还是长期的制度安排?从完成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的内在要求看,减税具有阶段性特征,应着力实施有针对性的减税策略,立足消化、调整存量。但从完善市场机制、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角度,减税应当作为实现公平税负、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的重要途径。

      是普适性减税还是特定性减税?适当降低企业的总体税负水平,在财政承受的范围内,是应当予以充分考量的,但企业税负不合理、负担不公平的问题应当给予更多关注,普遍性的减税取向应当结合税负结构优化一并推进。就推进供给侧改革五大重点任务而言,实行特定性的税收减免、税收豁免、欠税免除,对特别性的交易行为如重组、兼并等,予以必要的税收扶持,是当前实施精准减税策略的首要任务。围绕五大重点任务的落实,应实施有针对性、操作性强、见效快的减税策略。

      是减商品劳务税还是减所得税,抑或减财产行为税?不同类型的税系功能定位存在差别,实施减税策略,其作用效果也会存在差异。以增值税为代表的商品劳务税,具有中性特征和“链条”机理,税负具有转嫁性,受供求等价格机制影响,是由生产者还是由消费者负担税负具有不确定性,其特定减税的空间非常有限。即使全面实施“营改增”,释放“减税红利”,也要注重保持增值税内在机理的完整性,使其中性作用充分显现。所得税通常被认为是实施特定减税的重要手段,也是促进经济结构转换的重要政策工具,其灵活性的特点和针对不同类型、不同行为方式的相机抉择,成为促进供给侧改革的首选调控措施。财产行为税是对特定行为对象课征的税种,在化解过剩产能、调整存量结构、介入特定交易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作为空间。

      是减税还是清费?企业税负重,往往也蕴含着收费因素在内。清费立税应成为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以有效缓解减税的压力和风险,必要的、确需保留的收费项目,可逐步考虑改立新税种,改变课征税收形式来规范。大力清理消减收费项目,倒逼行政体制改革,为市场创造稳定的营商环境,也便于形成统一规范的政府收入形成机制。

      是减中央税还是减地方税?目前纳入减税范畴的税种,要么是共享税,要么是地方税,特别是“营改增”的全面推开,必然会对按税种比例分享的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形成一定的冲击,势必引发中央与地方税源划分的重新调整,或倒逼重塑新型财税体制。目前的财政状况是:税收增速回落,增长乏力,地方财政更加困难。当前应着力考量大量减税和清费状况下地方政府财力缺口弥补,及其参与和推动供给侧改革的积极性。

      着眼点:施税路径

      基于对推进供给侧改革的理解和研判,基于对精准实施减税策略基本取向的分析,现实可行的施税策略的实现路径如下:完善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税收政策。扩大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对促进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涉及的城镇土地使用税、契税、印花税等税种,实施必要的减免税措施。这是盘活存量的最佳选择,也是精准施税策略的最佳途径。同时将现有兼并重组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适用面扩大到个人投资者,在个人所得税计税政策上予以一定的倾斜。

      加大对特定行业、特殊企业的税收扶持力度。突出化解钢铁、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实行更加优惠的税收扶持政策,推动这两个行业率先走出低谷。对无市场发展前景的所谓“僵尸”企业,要尽快推动市场出清,资不抵税的,实行一定条件下的欠税豁免。

      借“营改增”全面推行之机,释放全面减税的政策红利。不仅如此,“营改增”实施方案应打上供给侧改革的印记,体现这一改革主线的调控要求,对不动产、建筑业和金融业等行业,实施精准施税,有效激活这些行业发展的内生动力。

      加大对创新发展的税收激励力度,把创新发展作为推动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去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