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征税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吗


    2015-09-25 14:09:00 | 来源:财新网 | 作者:施正文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指出,“征税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是指从税收心理学角度,说明课税要考虑纳税人的反应和税痛感。这只是从一个角度形容税收特征。它绝不应成为衡量税收是否为良税的标准,也绝不应成为现代法治政府应该遵从的征税理念。
        征税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此言出自英国经济学家哥尔柏,他说:“税收这种技术,就是拔最高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施正文指出,这句话是从一个角度来形容税收的特征,是指国家在税制设计时要考虑到纳税人的反应,注重征税的方式和方法。“征税的方法有很多,例如,有直接税和间接税。直接税是直接向纳税人征,纳税人即是税负的最终承担者;间接税,承担税款的人不是税负承担者,是一种转嫁征税。还有,有些税负是向企业征税,还是向个人征税,实行价内税还是价外税,这都要考虑到不同税种及其要素,在征收时进行不同的制度设计和安排。”他表示,因为不同的征税方法,社会公众对它的心理反应和感受会有不同。
        施正文表示,课税要考虑纳税人的反应和税痛感,但这并不等于税收的全部,更不能以此作为衡量一个税种是否为良税的标准。以“征税是拔鹅毛的艺术,要拔更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为标准进行征税,这与现代税收体系和民主法治政府建设的理念完全相悖。“这是在鼓励政府通过隐蔽的方式课税,例如征收更多的间接税而不是直接税,缴纳税款的人都没感觉到自己承担了税。”他说,这种方式不利于提高纳税人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感,行使自己的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也不利于监督政府的征税权。因此,用这句话来衡量税收的好坏,是不科学的,也不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建立公开透明财政制度所需要的。
        而房产税的开征恰好是“拔鹅毛”说法的反面例证。“按照拔鹅毛的说法,是主张更多征收间接税而不是直接税。但房地产税是一种直接税,是典型的越拔鹅毛鹅越叫的。”他指出。
        建设现代税收体系,推动政府治理现代化,必须让公众对税收有充分的知情权。衡量一个税种是否为良税的标准,应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首先要看税收是否公平合理。公平的标准就是量能课税,财产多、高收入者要多纳税。其次,要看课税是否跟政府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相匹配。税负如果重,相应的公共服务应该更好。“纳税人的税痛感和享受公共服务的幸福感。这两个指数要匹配。如果能享受到从摇篮到坟墓的服务,即使税负重纳税人也会觉得税没有白交。”施正文说。第三,要看课税是否遵从了税收法定原则。因为公共产品要遵循受益原则,并非等价交换,换言之,并非多缴税者一定得到更多公共服务,因此征税必须通过法定形式取得纳税人同意。此外,还要将税种放在整个国家税制体系中对其进行评价。因为在一个国家征税体系中,需要多个税种进行组合布局才能有效发挥调节作用。“例如增值税在筹集资金方面能力强但公平性不足,所以需要所得税和财产税。”
        施正文表示,从这个角度说,房地产税的开征非常有必要。“我们现在的税制不完善,间接税而直接税太少。地方税体系不健全,也需要对不动产进行征税。”房地产税是一种直接税,它的征收是为本地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筹集资金。征收房地产税,会激发社会公众更有参与本地治理、监督政府服务的意识,是推动民主法治进程实实在在的载体和机制。“因此,房地产税的出台不是为了短期调节房价,房价有涨有落,但房地产税的出台应放在民主法治进程、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建设这样一个更高的视角去看待。”他指出。
        “很多人误认为房地产税是向每一个有房子的人征税,这也是一种误解。房地产税具有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普通居民拥有一套自住住房一般不需要缴纳房地产税,会有一定的起征豁免面积。开征房地产税后主要是拥有多套住房的富人税负会增加。这一点需要澄清。”他说。

     

    (责任编辑:郭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