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价格改革攻坚战与财税改革


    2015-10-21 09:14:00 | 来源:中国财经报 | 作者:杨志勇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发布旨在促进合理的价格体系的形成,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定位能够实现。价格改革在经济改革中有着重要地位。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价格改革甚至作为经济改革的中心任务。近年来,价格改革步伐在加快,大部分商品已做到了市场定价。如今推进价格机制改革,实际上是市场价格改革最后的攻坚战。合理的价格体系,将减轻财政的收入分配压力,让财政活动更加有效。
        价格改革要在充分掌握相关信息的基础之上进行
        攻坚战面对的是为数不多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但是,数量不多,不等于不重要。改革的成功,首先要对这些重点领域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形成机制有充分的了解,要对这些价格的传递效应有充分的把握,要对这些价格的经济社会影响有全面的分析。只有信息充分、决策科学,价格改革方向才可能正确,改革目标才可能实现。
        价格改革不可回避市场定价与政府定价关系问题。从根本上说,价格改革就是要改变政府对价格的不合理控制,增强市场机制的作用。从计划经济传下来的价格机制,最初服务的是计划经济体系的运行。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最初设定的目标的改变,原有的价格体系已不得不改。价格改革势必是经济利益的再分配,因此,某些影响面大的价格改革就不能不慎重,只能等到价格改革反应能为社会所接受,风险能够充分防范的时候才能进行。
        根据时间表,2017年,竞争性领域的价格要基本放开。但是,哪些领域和环节属于竞争性领域呢?拿电信服务领域为例,其自然垄断领域和竞争性领域的属性在悄然改变,这个时刻,改革创新就相当重要。尊重民间创新精神,让民间有机会尝试,将有助于价格改革的推进。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一些网络交易平台的定价问题,就是传统经济所未遇见的。这些平台一方面是市场力量发展起来的,另一方面市场机制内在的垄断追求可能让平台的某些定价不为社会所接受。平台的营利性与公益性之间的冲突,需要找到良好的解决方案。
        如何看待六大重点领域的价格改革农产品价格
        改革存量知识的积累影响改革方案的选择。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选择就是突出一例。基于国内市场与统筹国内和国际市场的价格改革方案选择肯定不一样。国人粮食问题的解决是仅依靠国内力量,还是充分考虑国际因素,方案肯定不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对国际市场不能视而不见。“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中,基本自给的度在哪里,有较大探讨空间。中国土地资源有限,如果可以较低价格进口粮食,那么我们又有多大的理由选择国内粮食生产呢?或许适当进口粮食就可能是较优的选择。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选择应基于全球视野。相应地,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变化,财政的农业投入机制也会调整。过多考虑国内因素,势必让财政背上沉重的补贴包袱。扩大“绿箱”政策支持范围,从根本上增强农业竞争力,是保护农民利益与农业生产激励目标实现的最好选择。
        能源价格
        能源价格的市场化形成机制涉及政府定价机制的调整。政府定价,或者让政府背上沉重的财政补贴包袱,或者让市场价格严重扭曲。为了鼓励下游产业发展而采取的人为压低能源价格的做法,只会让能源无法得到充分有效的利用。因此,能源价格的市场化,既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也可减少不必要的财政补贴。价格改革过程,是不断减少政府定价的过程。能源价格改革可能对部分低收入群体的生活带来影响,这方面可以通过提高居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来加以解决,这也会对财政支出提出相应的要求。
        环境服务价格
        环境服务价格的设定就是要让污染者付出相应的社会成本。否则,污染者不会有主动治理污染的积极性。收费、价格和税收都是促进环境服务价格合理化的重要工具。排污权交易有望在一定范围内形成较为合理的污染价格,并进而实现有效交易。收费和税收可以增加污染者污染的代价。综合利用多种工具,合理的环境服务价格才可能形成。
        医疗服务价格
        合理的医疗服务价格,既要考虑到人民群众的承受能力,又能充分激励医务人员。医疗服务领域如何引进市场力量,让医疗服务价格合理化,并非易事。医疗服务领域的信息不对称,经常让病人处于不利的地位。医保第三方机构的专业性,是促进医疗服务价格合理化的重要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市场价格应该是多少。有效引进竞争机制,让药品价格在市场竞争中形成就显得至关重要。合理的价格,才能促进有效的医疗服务,有利于医疗服务成本的降低,从而降低医保运作成本,并最终减轻财政的医保支出压力。
        交通运输价格
        合理的运价体系是交通运输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条件。让价格市场化,不是简单地提高价格,而是让交通运输价格能够与成本相匹配,让价格的形成能够体现有效市场运作的要求。所谓提高价格,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既有运力而言的。铁路货运价格偏低,公路较为普遍的超载现象,在一定意义上都是价格不合理的结果。有效率的定价,是物流效率提升的要求。邮政服务价格同样如此。邮政服务具有公益性,需要在公益性满足的前提下定价。快递服务应更多体现效率的要求。出租车价格的调整,同样涉及出租车运营体制改革问题。牌照数量限制下的出租车供应数量,特别是多年数量未作相应调整的运力,是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出行需要的。简单的提高价格不可取。大城市一次一次的地调价,一次一次地发现问题依旧,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新生事物的出现,也让出租车票价的调整更加复杂。专车、快车、顺风车等的出现,就是出行需求不能得到满足的结果,共享经济的发展,使得市场和政府在价格确定中如何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变得更加重要。
        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
        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管理创新,直接关系国计民生。价格确定要考虑人民的承受能力,也要考虑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的可持续性。价格调整是动态过程。有效地改善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在合理的领域,更应引入市场力量,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来解决市场活力不足与资金短缺难题。竞争可以让价格更透明,但并不是所有领域的政府购买服务都有充分市场竞争。公共服务为人民群众所需,是不是所有公共服务都需要通过收费的方式来加以弥补,值得探讨。收费与财政支出之间的权衡取舍,说明价格改革与财政改革关系非常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