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经济改革核心是啃财税硬骨头


    2016-03-09 09:01:00 |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 作者:

      财税体制改革历来是经济改革的核心,也被视为 “最难啃的硬骨头”。在3月7日举行的全国两会例行记者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称,“我们非常努力进行财税改革,在预算改革中,无论是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都贯彻《预算法》中的基本准则,但有些进度比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的进程适当慢了一些,比如税制改革。”

      “当市场经济理念渐入人心以后,不仅仅是财富的再分配,更重要的是指引财富创造的机理。财税改革确实比预计得要慢,因为既得阶层形成的利益藩篱、推行新政的基础条件欠缺、人心不像过去容易凝聚,所以责任大和争议多都是正常的。”一位国内经济学者对记者说。

      放缓的税制改革

      今年李克强总理提请两会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财税体制改革有以下描述:合理确定增值税中央和地方分享比例,把适合作为地方收入的税种下划给地方,压缩中央专项转移支付规模,推开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

      “我们在广东调研时发现,目前的财税状况不一定很差,但支出更倾向于改善民生,社会服务增强。如果地方政府什么都依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地方政府就没有积极性。长远来看应该创造一些地方税,设立新税种,财政来支付公共产品,包括交通运输、基建、文化设施等。”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刘佩琼告诉记者。

      当前来看,地方税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5月1日全面推进营改增,这被楼继伟视为“一道军令状”,他解释称:“房地产税目前是财政部配合有关部门仍在立法阶段,个人所得税改革正在提出方案,其他一些地方税改革有的在进行,有的还在进展中。中央和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的改革,原则上应当在税制改革基本完成后再做。”

      “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财政部可以做一些顶层设计,但也不是财政部一家能够解决,需要大家形成合力。”楼继伟说,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旧的思想观念、利益藩篱是干扰改革实施的阻碍,改革需要顶层设计之下坚决推进,要啃硬骨头,还要增强各方面的协调,处理好各方面的矛盾。

      增加赤字率做什么?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谈到积极财政政策时称,2016年的赤字率提高到3%,而2015年的赤字率是2.4%,今年中央和地方拟安排财政赤字2.18万亿元。那么,增加了0.6%的赤字率要做什么?

      楼继伟表示,首先要保证重点支出,优化支出结构,按照可持续、保基本的原则,安排好民生支出,严格控制例如“三公”经费的增长,甚至要压减,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相应提高均衡性转移支付的支出。按照脱贫的目标增加扶贫方面的支出、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基建支出今年安排5000亿元,集中用于属于中央事权的、跨域的、公益性较强的、重大的基建支出项目。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支持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方面的支出。今年预算安排500亿元,2017年准备再安排500亿元,当然这些数字可作调整。

      楼继伟3月2日曾表示,“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将会释放巨大的增长潜力,正在支持并将继续支撑中国经济增长。”他在3月7日称,适当扩大赤字、减税等都是支持结构性改革,扶贫等方面的支出是补短板,这些是2016年的预算。我国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比重。所以,赤字率可以适当提高。

      政府债务有空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到政府债务,要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对财政实力强、债务风险较低的,按法定程序适当增加债务限额。

      楼继伟称,我们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大约40%,这在可比国家中是比较低的。如果把债务空间利用好,使得今后能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增加经济的活力。我们保持“黄金原则”,债务用于资产,因而留下了很多优良资产,这是我们心里有点底的地方,没有用于 “吃饭”,保持了这条防风险的底线。

      在他看来,中央政府债务问题不大,关键是地方政府会不会在《预算法》规定之外出现新的债。中央财政有继续发债的余地。2015年全国人大核准地方债务的余额是16万亿元,其中15.4万亿元是2014年底以前的地方债务存量,剩下的是非规范的债务。“去年下达各地方3.2万亿元到期存量债务的置换债券,今年按统计地方到期债务有5万亿元左右。地方可以借新还旧,所以不是大问题。”

      综合而言,债券市场是直接融资的重要形式,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转型升级、PPP模式改革都被总理强调,有学者也评价,市场化融资需要金融创新,并且发展多层次债券市场。

      财税改革要完善制度

      广东省财政支出目前已实现联网,各级单位都能看到,加强人大对政府财政支出的监督。刘佩琼称,中国大陆有多层政府,支出更要规范化。香港通过效率审计来保证财政支出更有效率,审计部门独立于政府之外,立法会议员通过账务委员会,按报告要求相关部门负责的官员前来接受质询。中国财税改革未来是一个完善制度的过程。

      2016年哪些领域有重大改革?

      楼继伟称,财税体制改革要推进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完善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金融体制改革要研究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制度,支持推进国有金融机构改革。国有企业改革要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和混合所有制发展。社会保障制度改革要完善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总体方案,制订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

      上述经济学者告诉记者:“中国财税改革离不开中央政府的支持,还有各部委、地方政府部门的实施。当下而言,让更多人理解财税改革的重要性,主要改什么,怎么做,这个意义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