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许善达:放水养鱼 减税不是短期红利


    2016-04-05 13:37:00 | 来源:《财经》杂志 | 作者:许善达

        “税收可以四两拨千斤,可以激活经济活水。供给侧改革的政策工具箱中,减税是主要工具之一,以此来撬动微观经济的活力,方能释放增长的内生动能。”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税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在3月中旬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央提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这是结构性减税转向全面减税的风向标。
        在传统增长动能转换之际,一些新的经济动能正抽出新芽。诸多业界人士呼吁,通过减税降费等方式,不仅可以有利于培育新动力(爱基,净值,资讯),激发民间投资的活力,引来经济的活水,而且有利于降低企业经营成本,使企业有更充足的资金投入产品创新和产业升级,还可以释放社会需求,为下滑的经济托底。
        许善达表示,从结构性减税到全面减税,要设计好的制度框架,让税费真正降下来,给企业一个明明白白的减税“账本”。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营改增”带来结构性减税1102亿元,所得税、营业税、增值税减免政策共为全国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减税486.31亿元。去年前三季度,中国支持创业创新税收政策共计减税2375亿元,同时,国家将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优惠政策执行期限延长至2017年底。
        许善达认为,要真正落实供给侧改革,还要处理好税制改革和减税间的关系,从财税体制改革上入手谋长远。通过加快财税体制改革,为企业营造更加公平、法治、市朝的发展环境才是正本清源。更长远的是,通过制度设计,消除市场经济运行的诸多制度障碍,加快培育地方税制体系,尽快启动人大审核制,根除繁杂收费的乱源。他说:“减税并非刺激经济增长的短期红利,而是中国财税制度改革加快启动的关键,是着眼长远和全局的制度变革。”

        减税盘子有多大
        《财经》:今年政府提出的 5000亿元减税盘子,怎么真正落实?
        许善达:减税盘子5000亿元涉及多个税种。一是个体户起征点提高。二是企业所得税减半征收的年应缴纳所得额上调至30万元。企业所得税从原来的6万元到10万元提到30万元不交所得税了,这两项减税规模加起来估计有1000多亿元。
        最主要的是“营改增”,涉及的减税盘子最大。从2016年5月1日起全面实施营改增,营改增试点范围将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及生活服务业,并把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
        这项改革在2016年预计减税规模高达数千亿元,力度空前。不过,“营改增”能减多少税?目前尚未公布。“营改增”的抵扣项和抵扣率和减税规模之间密切关联,哪些抵扣,哪些不抵扣,按多少抵扣,财税部门还要算账。
        《财经》:减税政策如何兼顾“调结构”的政策目标?
        许善达:上海2012年试点交通运输行业和若干现代服务业的营改增,就体现出调结构的作用。一家运输公司改革以前买的车辆,是不能抵扣税款的。改革实施后买了车辆,当年就抵扣。今年全面推开营改增,也会发生同样的问题。比如说一家工厂5月1日改革以后,买了一栋楼,这个楼就是不动产,可以抵扣税款。改革以前买的就不能抵扣税款,税负差别就大了。据我了解,一些民营企业其实手中有项目、也有钱,就是不投,等着营改增全面实施以后再投,以降低投资成本。因此,营改增全面实施,有利于激活企业投资。增值税其核心功能就是剔除重复课税,消除产业结构调整的掣肘,顺应产业结构的转变。减税降费政策与推进经济结构优化相辅相成。
        《财经》:从结构性减税到今年提出“全面减税”,这两个概念有什么不同含义?
        许善达:今年政府承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这可以说是最有力度的减税计划。虽然对宏观税负的计算和国际比较在学术上存在很大分歧,但决策层已经决定实行全面减税。全面减税前若干年实施“结构性减税”的同时,宏观税负一直在上升。决策层今年下决心全面减税就不会出现宏观税负上升的局面了。
        原来之所以叫“结构性减税”,原因之一是营改增只涉及部分行业减税,还有一部分行业不实行营改增,也就没有减税。今年则全面铺开。而且今年改的税种还涉及消费税、企业所得税、关税、契税等等,减税范围更广泛。
        《财经》:减税固然可以带来短期经济稳定的红利,但长期的低税体制是不是更重要?
        许善达:中国是不是实行低税制在学术上是有争论的。但是决策层已经在下决心全面推行营改增的同时又提出降低社保缴费率的改革任务。这两项改革任务完成以后,企业税费负担会显著下降。至于中国长期是否实行低税制且等这两项改革任务完成以后再谈论。 
        “营改增”明白账
        《财经》:自2012年1月在上海试点“营改增”以来,有机构估算,目前通过“营改增”已累计减税超过5000亿元。预计“营改增”全面完成后,实现减税规模将达9000亿元左右。
        许善达:建筑、房产、金融、生活服务等四大产业营改增之后将发生很大变化,虽然抵扣项和抵扣率尚未最后确定,但全面减税的原则是一定会落实的。
        刚才我们说到,营改增减税的规模要等一个半月后,抵扣项目和抵扣率定下来后才能算清账。现在正在搞这个税负设计。不过,把抵扣项和抵扣率明确了,我认为规范化的增值税一步还到不了位。需要有个过渡期,先把它推出去,有些抵扣项和抵扣率可以先出台一些规定,以后慢慢调整。最终实现规范化的增值税。有些学者还建议降低增值税率,这些也要等增值税规范化之后再讨论。
        《财经》:这次“营改增”首次涉及自然人缴纳增值税征管,如个人二手房交易。二手房交易税营改增不会增加税负吧?
        许善达: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将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在营改增推广之初,未必每一家企业都会立即感受到税负的减轻,从长远来看,营改增进入房地产行业将起到利好房地产行业的作用。在营改增推广至房地产行业后,房地产企业融资的时候进项税能否抵扣、房地产企业的土地成本能否抵扣,以及过渡时期是否会有相关过渡政策等,大家都普遍关注这些问题。
        改为增值税以后,个人买卖二手房,就只对房子增值部分征税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增值就不用缴税。而且原来购买住房缴纳的增值税,卖出时,已缴纳的增值税可能被抵扣掉。
        目前“营改增”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不过个人买卖二手房交易的税负变化不大。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已经说了,税务部门将从政策、预算和执行上全力保障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我认为个人买卖房子增值税税负一定不会扼杀二手房市场的活力。
        正税还需清费
        《财经》:近年一些地方公共财政收入中的非税比重上升,“税不够,费来凑”的现象较为普遍,减税有用吗?
        许善达:公共财政收入主要来自税收,但我国财政收入中的非税收入的确明显上升。比如,专项收入、文化事业建设费、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和其他收入等。一些地方非税收入占比过高,意味着企业的隐性负担在加重,企业的投资动力不足。即便是有的收费合法,但收费标准也不完全合理。
        《财经》:全面减税对地方来说,财政收入的压力加大。怎么化解这个问题?
        许善达:中央与地方间的财政关系调整势在必行。营改增后地方政府收入减少分三部分,原营业税属地方税,降低税负是第一部分;原增值税增加抵扣,地方分成也减少一部分;所以增值税规范化改为分成还要给中央上交一部分。
        营改增不是刺激经济的权宜之计,而是着眼于长期的财税改革。
        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收入基本是五五划分比例。现在有两种建议,一种是调整分成比例,另一种是划给地方一个上万亿元的主体税,比如消费税加车购税等,当然消费税必须转移到零售环节。估计最后采取折中,增加增值税地方分成的一定比例,也给地方一些零售环节的税种或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