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胡怡建:降低整体税负并非全行业减税


    2016-08-04 08:44:00 | 来源:凤凰评论 | 作者:

        自2016年5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李克强总理对营改增的要求是全面减税,各个行业减税。在前两天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中,我看第一次提出降低宏观税负降低成本,27日国务院又召开了常务会议,专门分析了营改增的减税效果。从总体上来看,实施达到了减税的目的,但也有部分金融行业的税负有所增加,要通过制度把金融行业的税负降下来,把营改增的焦点和视觉转换成一场减税运动,对于这场减税运动,我谈谈自己的看法:第一,这次营改增到底是不是实质性减税,这一点我认为是无可非议的,而且是有数据证实的。我们从政府公布的数据来看,12—15年四年减税6400亿左右,其中3100多亿是减在试点企业,3300亿不到一点是减在试点企业的下游企业,所以减税是分两个对象的。今年5月1日开始这次营改增按照它的测算,应该是减税5000亿,我算了一下因为是5月1日实施的,如果我们从1月1日实施,去年是2000亿,今年增加3000亿,如果按全年计算大致是6500亿,这是官方公布的所有数据,除此之外我没有看到其他任何数据。
        营改增以后是否减税,我可以提供另外一个数据。我大致研究了从94年到14年中国税收增长,从5000亿到了12万亿,增加了24倍,年均增长18%,而且出现了加速增长的特点,十五期间增长率18%,十一五期间的增长率在21%,平均增长率在18%,这个增长持续时间之长、增长高度之高,并且呈加速增长的态势,应该说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问题就是营改增以后这种增长的态势是否发生了变化,我们不妨看看从2012年到2016年的数据,12年的增长率达到了最高峰的22.8%,13年降为12.1%,14年是9.8%,15年是4.8%,今年出现了反抽,上半年增长率8.6%.从这个增长态势来看,2012年我们实施了营改增以后,税收增长率在下降。下降有多种原因,比如说经济下行的原因、制度改革的原因、政策调整的原因、体制原因,但不可否认营改增在减税当中是起到作用的,它是众多减税政策里的重要因素,我们没有看到2012年以后税收再像以前那样较高增长了。
        今年前6个月出现了前高后低的特点,三四月份的增长率大概在8%左右,3月份增加到8.9%,4月份增加到17.5%,5月份降为8%左右,6月份降到2.3%.这个数字说明今年的税收增长有一个特征,上下波动很大,总体增长出现回升,但6月份数字又增长了2.3%,其中营业税下降86%,因为把营业税转移到了增值税。这样一来我们再把增值税、营业税的基数和去年同期比较,下降了23%,说明5月1日开始施行的营改增减税在6月份申报当中体现出来。营改增不管从2012年—2015年,还是今年6月份真正实施全面营改增,它的减税效果在体现。这个就是客观事实,我首先说国家的减税正在进行。正因为如此,所以政治局会议才有底气说我们要降低宏观税负,所有的降税当中营改增是实质性降税,其他降税措施比较少。
        第二个问题,营改增的减税大家比较容易接受,但是营改增的减税是总量性减税还是结构性减税,是要求总体税负降下来还是要求每一个行业的税负都降下来。从现在来看,确实大部分行业的税降下来了,但是也有部分的行业税上去了,即使每个行业的税都下来了,我们还有一个行业的细分问题,比如说大家都说的金融业税上去了,但是金融业里面有四大行业,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其中银行的税上去了,为什么?主要是因为它不能开增值税发票,不能把税转嫁到下游。保险业的税下来了,银行里面有大银行和小银行,我们要求每个行业税下来到底是四大行业的税下来还是里面细分行业的税都下来,我认为第一个四大行业里面没有下来。一方面,即使每个行业都下来了行业里面细分的行业也都增有减,另一方面,现在对营改增的减税有一个误解,大家把眼光聚焦在试点行业或者试点企业。
        我对营改增的减税是从以下视角来考虑的。从行业来讲举一个咨询业的例子,税率在营改增之前是5%,营改增以后是6%,实际的税率不含税价是5.66,如果没有任何的竞相抵扣,税负增加了13%.这种情况下当它有5%的竞相抵扣的时候税务就基本平了,咨询业就本行业来说税负基本平衡。其实,所有行业在这次改革当中大多是税负基本平衡,略有下降或者略有提高。
        减税是减在下游企业,我曾经接受新华社采访的时候说改在服务业,利在工商业,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呢?刚才我说了如果咨询业没有任何的竞相抵扣,它的税负是提高的,只要小额竞相抵扣税务就基本平衡或者略有下降。它开出去的发票,原来开营业税发票下游不能抵扣,现在增值税发票下游可以抵的,抵5.6%,这样一来即使我们的咨询业税负提高了0.6,但是下游企业的税收减少了5.6%,最终减税减了5%,相当于减税是原征税的100%,前阶段我还专门调查了一个建筑施工业,本来交营业税大致交1个亿,现在叫增值税1个亿上下,但是按照增值税计算,因为要把3%营业税改成11%的增值税,所以削项税达到了5个亿,进项税4个亿。它下游增加了5个亿的进项抵扣,从而它的减税不再是5%或者3%,而是达到了400或者500%.看减税不能仅看试点企业,我们要从产业链看,因为我们这次改革不解决试点企业的税负问题,主要是解决产业链的重复征税和税负问题。
        现在还有一个说法,小规模的税减税多,一般的税减税少,我认为如果仅就试点企业来看,我们这个结论是成立的,为什么?原来我们是按5%征税的,原来是3征税,现在2.91,降了一点。一般纳税人原来是5征税的,现在是6.原来3征税的,现在是6或者11,从一般的税来讲是普遍减税,一般纳税人可能也是有增有减,但是好像很难体现。
        最终来讲,如果从产业链看,小规模的减了自己,一般纳税人不但减了自己还减了下游。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我们是不是应该把焦点放在减税上。我认为营改增本来的出发点是为了改制,改制就是为了消除重复征税,把水水制度合理化,而且调整税收结构,把增值税降下来,把所得税和房产税等财产税提上去,提高直接税降低间接税,然后再来发挥税收加快服务外包促进专业转型和结构调整等功能,所以如果我们仅仅把眼光盯在每个行业的减税上,会使得我们税收制度政策平移,把营业税改成增值税,从而使得这次改革变成了增值税的拖尾,接下来我们面临着更重要的是增值税的改制,本来我们改革应该一步完成的,现在要两步三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