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杨志勇:减税降费怎么做?


    2017-03-30 09:15:00 | 来源:中国财经报 | 作者:

        2017年,中国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深化之中,降成本是经济工作的重要内容。减税降费在政策的落实和改革的推进中扮演重要角色。积极财政政策的内容之一就是减税降费。这无疑可以促进积极财政政策的落实,促进经济的稳定增长。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6.7%.2017年,国内外经济环境仍然较为复杂,2017年设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是6.5%左右,经济下行压力犹在。减税降费政策理应继续实施,并积极探索更加灵活更加有效的措施。2017年,全年减税降费5500亿元左右,即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与此同时,需要谨记减税降费只是提供一个更加良好的税费环境,对企业来说,这是营商环境改善的一部分,无论如何,这不能替代企业在生产经营上的努力,不能替代企业自身在研发上的投入。
        2016年,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全年降低企业税负5700多亿元,所有行业实现税负只减不增。增值税收入减少的同时,与之相关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地方教育附加也会同步下降。毫无疑问,由于增值税是中国第一大税种,在全国税收总收入中占据重要地位,超过40%以上的税收收入来自增值税,2017年增值税继续推行减税政策,政策效果将得到更好的巩固。营改增全面试点工作的开展,意味着增值税全面取代营业税,是现代增值税制度建设的重要一步,但既然是试点,那么这就意味着一些制度建设的问题需要通过试点来发现,需要通过试点来逐步解决。当前营改增全面试点最大的问题是税率和征收率太多,虽然这是保证营改增之后税负不增加所要求的,但是从现代增值税制度的内在要求来看,税率档次合并是大势所趋。税率档次越少,增值税的中性作用越能得到体现。增值税制的完善应该和减税政策有效结合,现行的17%和11%两档基本税率,13%和6%两档低税率应该进行简并。2017年四档税率简并为三档就是在沿着现代增值税制度的正确方向前进。
        增值税的征管力度远大于营业税,按照名义税率测算税负相同,执行中企业减税“感同身受”就有可能出现实际税负增加的情形。而且,征管力度的增强,更低的税率就可能提供原先较高税率才可能保证的税收收入。这是降低税率而不减少税收收入的政策选择项。税收的最基本功能是提供财政收入,满足政府支出的需要。李克强总理强调减税降费“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简并税率肯定伴随着一些行业税率的下调,这肯定会让企业有切身感受。
        如果政府支出可以适当压缩,或者政府可支配财力另有来源,那么减税力度可以更大些。财政赤字率的适当提高,就可以创造更大的减税空间。
        企业所得税减税更有针对性。2017年,小微企业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的范围提高到年应纳税所得额50万元的上限,可以让更多的小微企业从税收优惠中受益。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提高到75%,将鼓励企业的研发投入,从而促进企业研发能力的提升。
        2017年,个人所得税改革万众期盼。综合与分类改革有望迈出重要的一步。专项扣除也需要配套实施。住房按揭贷款利息、养老支出、育儿支出、医疗支出、教育支出等符合条件的支出也可能在税前得到扣除。受征管条件的限制,专项扣除分步实施可能较为务实,但只要出台相关措施,那就是减税政策的一部分。标准扣除在专项扣除不能全面到位之前,考虑到物价上涨带来了生活成本费用的提高,标准扣除仍有适当调高的必要。只有在专项扣除全面到位之后,标准扣除和专项扣除才可能真正作为“二选一”的政策为个人和家庭所选择。企业所得税、消费税等也有一定的减税空间。企业所得税之前已有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的举措,也有其他扣除上的新规定,在减税政策的实施中,还应关注政策的落实情况,让企业所得税能够更好地适应当下经济形势的要求。
        在降费方面,降低社保费率至关重要。各地已经开始降低社保费率,这值得肯定。名义费率较高,已经在影响实体经济的运行。与其让名义费率保持高位而实际上可能无法充分征收,不如务实地让名义费率下降并加强征管。在社保支出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降低社保费率和减收有一定的矛盾。但这是一个短期与中长期的权衡取舍问题。社保问题由来已久,不能指望用短期的牺牲(高费率)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国有资产变现注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加、国有股划拨等都该是解决社保问题的选项。除此之外,基本养老金水平的确定应该与经济发展水平相称,而不宜超越,以免最终不能兑现带来公信力不足问题。其他收费同样有降低空间。收费项目和收费水平的设定,都是在特定条件进行的。一旦条件改变或不再成立,那么收费是否还应继续,收费水平是否还需要维持在原先的水平上,都需要作进一步梳理。进一步清理收费项目,特别是一些公共服务收费项目,也可能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政府性基金项目也应作类似的全面清理规范。
        此外,一些在企业看来是收费项目,但在形式上表现为市场价格的项目也应特别加以清理。这或者是中介机构,或者是行业协会,或者是“企业”收取的价格,但背后都是政府部门的力量在支持,在收费项目清理中甚至很难统计在内,但都提高了企业的综合负担。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就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没有政府部门的撑腰,这种以价格形式表现但实质上是收费的项目终将无法存在下去。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