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减税降费助力经济可持续增长


    2017-08-25 15:19:00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 作者:魏志华

        减轻企业负担历来是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而减税降费则是政府政策工具箱中的重要选项。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进的背景下,减税降费已成为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助推经济增长的有力举措。2017年以来,国务院持续推出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旨在兑现全年为企业减负万亿元的承诺。
        激发企业活力+培育税源
        从理论上看,减税降费是践行积极财政政策和培育税源的有力举措。一方面,减税降费是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关键手段。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措施包括增加赤字、扩大支出以及减少税收。增加财政赤字可能加大政府债务风险,而扩大政府支出则存在投资效率较低、对私人投资具有挤出效应,以及容易诱发通货膨胀等缺陷。相比而言,减税可以通过增加私人可支配收入来刺激投资和消费,将决策自主权还给市场,有效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实现积极财政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功能,助力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减税降费也是涵养税源的有效途径。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曾提出“拉弗曲线”理论,其主要观点是,在税率较低时,提高税率将增加税收收入;但当税率超过一定限度时,再提高税率则将减少税收收入。原因在于高税率会抑制经济增长,使税基缩窄,导致税收收入降低。事实上,适当降低税率,培育宽税基,同样可以获取较高的税收收入。当前,中国总体税负偏重、涉企收费繁多,已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绊脚石”。减税降费虽然短期内可能会减少税收收入,但通过“放水养鱼”降低企业负担,将有助于激发企业活力、培育税源,从长远来看反而有助于税收增收。
        从现实来看,减税降费是顺应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的明智选择。首先,减税降费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举措。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经济增长面临瓶颈期。减税降费作为推行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工具,可以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轻装上阵,增强企业竞争力,提振经济发展信心。其次,减税降费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在“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中,降成本是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而减税降费则是降成本的关键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减税降费不仅可以帮助企业松绑减负,也将最终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局。再次,减税降费是深化政府改革的重要内容。“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是当前中国政府行政改革的方向,“放管服”的本质是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更好地管住政府伸向市场的手。减税降费对于政府进一步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提出了更高要求,并将倒逼政府部门深化改革,回归提供公共服务职能,从而为优化税收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而不断提高效率。
        切实推进减税降费
        第一,做好顶层设计。一方面,减税降费应契合财税制度改革的长远方向。应将减税降费视为财税政策改革的重要内容,并在其顶层设计中予以体现。减税降费应该减什么税、降什么费,需统筹考虑。当前,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税制改革以及中央与地方政府间关系改革,已成为中国财税体制改革中的“硬骨头”。减税降费具体措施的选择,必须契合健全透明预算制度、优化税制结构,并建立与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政府财税体制改革大方向。另一方面,减税降费应融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全过程。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顶层设计中,应该让减税降费与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的相关政策协同配合,有效形成政策合力,避免出现“政策抵消”或“政策超调”现象。
        第二,完善法规制度。减税降费不能仅靠行政命令推动,更重要的是建立健全法律法规给予制度保障,落实依法征收税费。首先,加强税收立法。税收法定是依法治国的重要体现。目前,中国征收的18个税种中仅有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车船税以及环境税4个税种有明确立法。只有大力完善税收立法,才能依法治税,防止任性收税,而减税也将有法可依。其次,规范收费制度。不仅税收须法定,收费也亟待法定。一方面,应强化对非税收入的法律监管。尽管财政部于2016年3月印发了《政府非税收入管理办法》,对非税收入设立、征收、票据、资金和监督管理作出了规定,但这仅属于部门规范性文件。鉴于非税收入在财政收入中占比较高(2016年为18.3%),未来应考虑提升非税收入管理的法律地位,甚至对其进行专门立法,以增强相关规定的法律威慑力。另一方面,应推进“费改税”和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应对现有各类收费进行分类定性,对于本质上具有税收性质的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可积极探索“费改税”;对于其他一般性收费则须经严格程序审批,确需保留的收费项目应纳入全国和省级的收费目录清单,并进行动态管理,其余收费坚决取缔,以落实正税清费。
        第三,多措并举推进减税降费。在减税方面, 2016年增值税和两类所得税收入占中国税收总收入的61.1%,所以减税可围绕增值税和所得税多做文章。首先,对于增值税,可考虑适当调低制造业税率,因为其增值税税率高达17%,远高于服务业6%的税率。从长远来看,目前17%、11%和6%的三档增值税税率,可通过逐渐调低高税率简并至两档。其次,对于个人所得税,关键在于加快税制改革,将现行的分类所得税制向分类和综合相结合的所得税制转变,在费用扣除中考虑家庭因素,并可适当下调税率、上调免征额。再次,对于企业所得税,则应注重结构性减税、精准减税。对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的高新技术企业、小微企业等,可进一步加大税收优惠力度、扩大优惠范围;而对于产能过剩行业,则应逐步减少税收优惠,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降费方面,首先,进一步清理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可考虑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公共产品行业(如教育、医疗、水利建设等)的免征范围,降低科技、环保、创新等相关行业的基金征收标准。其次,全面清理、整顿中介服务。应从源头上切断中介收费与政府职权的关联,消除“红顶中介”。同时,对于涉审中介服务应引入市场竞争、开展收费成本评估,促使收费合理降低。再次,降低“五险一金”缴费比例。近年来,尽管中央已阶段性调低了失业、工伤和生育三项社保费率以及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但仍有下调空间。未来还可分阶段适当下调“五险”中占比最大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缴费比例,进一步降低企业人力成本。此外,工会经费目前按工资总额的2%提取,这甚至高于失业保险缴费比例,也应适当下调。
        第四,加大监督力度。要使减税降费真正落到实处,还需建立强有力的监督机制做保障。首先,强化信息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通过增强涉企收费项目的信息公开,完善举报投诉和调查机制,将有助于治理乱收费问题。近日,财政部在门户网站公开了中央和地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其次,强化督查审计。要充分发挥主管部门督查、政府专项审计等手段的监督作用,加大对减税降费政策落地效果的检查力度。对于擅自新增收费项目、扩大收费范围、提高收费标准、延长收费期限等行为,应进行集中清理,严肃查处,有效遏制乱收费现象死灰复燃。再次,强化问责制度。对于举报投诉以及监督检查中发现的乱收费问题,要坚决制止、及时纠正并限期整改;对于减税降费政策实施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以及涉嫌违纪违法行为的,应严肃追究相关人员主体责任,依法依规进行处理。通过以上措施,确保减税降费政策落地生根。
        总而言之,减税降费是一项系统工程,政府部门既要科学谋划,更要狠抓落实。通过切实推进减税降费,打好政策“组合拳”,大力提升企业减负降成本的“获得感”,更好地激发企业活力和社会创造力,让减税降费真正成为助推经济增长的有效“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