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杨志勇:对机器人课税的时代要来了吗


    2017-09-18 13:45:00 | 来源:中国财经报 | 作者:

        对机器人课税的时代要来了吗?2016年5月,来自卢森堡的议员玛蒂。德尔沃(MadyDelvaux)向欧洲议会提出了对机器人课税的草案。这一看似天方夜谭的想法似乎正在走进现实。
        2017年2月16日,欧洲议会就她所提出的关于机器人的法律提案进行投票,结果是396张反对票、123张赞成票和85张弃权票。这是发生在遥远的欧洲的事。
        在邻近的韩国,文在寅政府的税制改革方案也被解读为要对机器人间接课税。对机器人课税的理由无非是机器人占了人类的工作岗位,带来了失业问题,带来了更多的社会不平等。但不管怎么说,关于一国对机器人课税的终极方案,迄今尚未见到,相关争议也没有停止过。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让人类必须正视自己的未来
        2017年6月16日,科幻片《异形。契约》在中国上映。电影所展示的场景是科幻的,但是那一天会不会到来呢?现实中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在解放人类生产力的同时,也引发了各种争议。这种争议早就超越了对机器人课税的问题,而是关乎人类命运。机器人的广泛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会不会摧毁人类呢?乐观者有之,悲观者亦有之。这就是现实。在这样的背景下,讨论对机器人课税问题是不是显得有些过早呢?
        机器人替代人类劳动的领域已经越来越多。历史可以给我们一定的启示。工业革命时代的那一幕似乎在重演。工业化大生产之后,越来越多的劳动机会为机器所替代。相当数量的工人不能适应这一变化,就业机会逐步减少。砸碎机器是一种选择,但最终的结果是人类普遍接受了机器。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没有看到因此而对机器额外征税。相反,为了保全资本,固定资产的折旧费用依旧照常提取,而且为了鼓励投资,加速折旧法等更加有利于资本的优惠折旧提取办法得到了广泛运用。工业革命时代最终影响的是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人们不再像在传统社会那样一直工作到丧失劳动力时,年老退休制度因此确立起来。机器取代人力的结果是,人们有了更多的休闲时光和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
        机器人替代人类劳动,说白了只是机器取代人类劳动的升级版,从本质上看,这并无特殊之处。倘若要说这有多特殊,那就是这一轮机器人的替代涉及面广,各行各业都有机器人或类似的可以自动完成某些劳动的机器设备,各行各业就业的机会都可能要减少。而且,机器人已不是过去只会执行简单的笨重任务重复劳动的机器人,而是变得比过去更加聪明,机器人的智能程度已经大大提高,甚至具备了学习能力,机器人越来越像人,甚至在许多情况下比人类还能适应环境的变化。人类自然希望自己更方便地应用智能技术,运用智能机器人,但是那些可能没有脾气没有心理生理变化并且具备了学习能力的机器人会顺从人类的意愿吗?即使智能机器人攻击人类只是小概率事件,但小概率事件最终是会到来的。
        对机器人课税,引发专家激烈争议
        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支持对机器人课税,这有点骇人听闻。按理,他是计算机技术发展的重要推动者,这样的看法显得有点保守。
        且看他的理由:人类工人在工厂里工作,创造价值之后,相应的收入会被课税,要缴纳所得税、社会保障税等,机器人从事同样的工作为什么就不应该课税呢?
        这样的看法支持了我们应该对机器人征收同样水平税金的观点。在他看来,对同样创造价值活动的机器人和人类应该一样课税,显得更公平。
        关于对机器人课税可能影响创新,他的看法是:机器人导致失业,属于人类净损失,提高税率甚至减缓机器人应用的速度,这时可以想清楚那些受到特别大冲击的群体怎么办,什么样的过渡项目是有用的,需要什么类型的资金支持。如果对于创新的结果,人们整体上恐惧大于热情是不好的,这意味着人们不会积极地去寻找相应的创新。
        耶鲁大学教授、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支持比尔。盖茨的观点。他认为,机器人取代人类劳动在许多领域都有进展,如果这些以及其他替代人工的创新取得成功,对机器人课税的呼声肯定会越来越多,因为失业时会有很多人类问题出现,特别是,一些人的工作岗位是他们付出多年的努力做了多年的准备才得到的。虽然乐观的人们认为,这些失业者总能找到新工作,但是,在他看来,机器人革命越来越快,工作恐怕会越来越难找。
        他显然认同对机器人课税,可以(至少暂时)减缓这个进程并为财政调整提供经费(如为失业工人再培训)的观点。
        他不支持税基无法确定就不同意对机器人课税的观点。在他看来,在过渡到一个不同的工作世界期间,让我们至少不要这么快就否决适度对机器人征税这件事,而应该将其纳入管控机器人革命后果这个宏伟计划之中。
        他认为,除了“一次性总额税”(例如人头税,作者注)之外,其他各种税都会扭曲经济,显然,从经济效率视角否认机器人税,是不合适的。
        他还试图从缩小收入差距的角度对机器人课税找到理由。缩小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激进的做法是征收个人所得税和设定更高的“最低收入标准”,但这些措施有点不得人心,不容易得到支持。缓解机器人革命带来的收入差距,必须重塑税制。与只向高收入人群课税相比,对机器人课税在政治上更可行,也更可能持续下去。在他看来,为了解决不断扩大的收入不公问题,对机器人适度课税——即使是一种临时税,只要能放缓颠覆性技术前进的脚步——似乎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举措;相应的税收收入可以用于帮助被新技术夺去饭碗的人们完成再就业的过渡。
        著名经济学家、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认为,对机器人课税的选择是错误的。只将机器人列为就业的破坏者毫无道理,发放登机牌的自助终端、加快文件制作的文字处理程序、手机银行技术、自动驾驶汽车、通过预防疾病而破坏医药行业就业的疫苗同样影响就业。很多创新可以减少劳动力投入但获得更多更好的产出,凭什么只选择对机器人课税?在他看来,课税技术难题也需要克服,但要把劳动力节约型活动与劳动力提高型活动区别开来,税务局是否有能力也是存疑的。而且,大量创新活动(包括涉及机器人的活动)关乎生产出质量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而不是仅仅用同样的投入获得更多的产出。总之,他不认同对机器人课税的看法。
        保护人类,恐怕不是对机器人课税就可以解决的
        对机器人课税可能暂时缓解失业和不平等问题,延缓人类对创新的恐惧,但是,鉴于人工智能技术的不确定性,需要认真思考对策的时候已到。
        在人工智能技术处于极其初步的阶段时,对机器人课税还可能被视为无稽之谈。
        而如今,当阿尔法狗(AlpahGo)击败世界排名第一的围棋手柯洁时,阿尔法狗的主人———人工智能研究团队透露不再将围棋作为主要研究目标,事实上,围棋从来就不是他们的最主要研究对象。显然,人类无法再继续傲慢下去。上帝要让人灭亡,必让他先疯狂。人工智能技术倘若有机会灭掉人类,那么,这也只能说是自作孽。
        科学与人文的协调至少应该同步进行,或者人文研究应该走在前列。人工智能,特别是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已经让地球上的人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对机器人课税,就可以帮助人类实现目标吗?如果只是部分国家和地区征税,那么,课税必然会损害它们自身的竞争力。如果各个国家各个地区同时行动呢?显然这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是否应该对机器人课税的问题。
        机器人是不是人?它能承担税负吗?公司不是人,是创造出来的法人。为什么可以对公司课税,就不能对机器人课税?显然,我们需要说明机器人和公司有什么不一样。
        公司是人建立起来的。机器人呢?也是人工制造的。可以对公司课税,就不能对机器人课税?逻辑上必须说清。公司承担有限责任,缴纳所得税是只承担有限责任的代价。那么对机器人课税的实质是什么?至少在当下,对机器人课税,还只能解释为对资本课税。
        机器人取代人类劳动,让一些行业从劳动密集型转向了资本密集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资本的保全,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基本的激励又该何处寻?这才是对机器人课税应该优先解决的问题。
        对机器人课税真的就会减轻人类的负担?至少在目前答案是有争议的。就现实而言,即使要对机器人课税,也得有一套能够形成共识的方案,由于各种各样的技术困难,这样的方案在短期内是见不到的。超级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大大超过了常人的想象,就连《时间简史》的作者、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Hawking)都心存恐惧。
        但是,对于能够解放人类劳动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应该持欢迎的态度,也只能是欢迎的态度。技术进步是挡不住的,人类所能做的是顺应趋势,引导技术发展方向,而不是想着利用税收手段去阻拦,这样,人类才有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探索新的奥秘,有更多的时间去享受人生。
        对机器人课税时代的到来,至少要在人类对机器人,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规律有充分的了解之后。保护人类,恐怕不是对机器人课税就可以解决的。
        对机器人课税的大讨论,也对中国税制改革有着重要的启示,即不能忽略技术进步可能对税制所产生的影响。现代国家课税是为了提供公共服务筹集经费,未来这种经费的分摊模式又该有什么变化呢?技术进步可能对现行税制带来根本性的冲击,新税制的诞生可能需要传统的财税专家和人工智能技术专家以及更多的跨领域专家的共同努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