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专家视点

    叶青:税前专项扣除增加赡养老人支出 个税调节功能更加精准


    2018-08-28 14:04:00 | 来源:腾讯财经《灼见》 | 作者:

        在酷暑渐消的8月末,从人民大会堂传来了个税修改的消息:二审稿中未对起征点(准确的说法是“免征额”或者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进行修改,增加了赡养老人的税前专项扣除。
        从大的方面来看,网民的建议被采纳了三分之一。在税法修改过程中,对于网民的建议,既不能不采纳,又不能全部采纳。个税修改也大致是这种情况。
        大家关注的焦点,依然是5000元,而恰恰是5000元没有变化。我的7000元建议——把3500元翻一番也打了水漂。
        很多学者还是希望有所变动的,比如,提高到6000元。在2011年,个税审议就是通过人大常委会的热烈讨论,从3000元提高到3500元。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曾公开表示:“人大的代表议论里好像有比较倾向性的意见,一个是认为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还不够意思,应该再继续提高一些,甚至一些有影响人士说就应该按照10000元来提,至少8000元才够意思。”他表示,讨论的过程中不排除社会方方面面的诉求影响到人大审批通过的方案。“5000元再往上一点是可能的,但不宜一下提到10000元。”
        另外一个典型案例是组团建议——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个税法修正案讨论小组建言称,切实增加居民收入的获得感,将个税免征额提至每月8000元(每年9.6万元),保障居民基本消费支出,扩大最低档税率的级距至每月5000元及以下(每年6万元以下)。
        讨论小组还指出,免征额应随着生活基本费用及物价和消费结构的变化逐年调整,而法律很难达到一年一修,建议在增加“生活基本费用的动态调整机制”的条款。每年年初,由国务院根据物价水平、收入水平等,确定每一年的减除费用标准,在两会期间,提请全国人大或其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这可是一个大建议。
        很明显,我估计不会再有机会改变这个数字。个税法二审,此次是最后的时间节点。新个税标准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施行前,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纳税人的工资、薪金所得,先行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5000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这也意味着,8月的常委会会议需对修正案草案进行二审并表决通过。
        5000元不变,大致有以下原因。
        一是个税已经成为很有影响的税种。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个人所得税8127亿元,同比增长20.3%。其他税种的收入都有下滑的趋势。比如,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降低1%,预计全年可减税2400亿元。近日,海通证券姜超又提出:目前中国企业部门的困境主要不在于需求下滑,而是在于成本上升,包括原材料、租金、税收、社保、出口关税等,而这些都是在最近两年内出现了大幅的上升。未来可以考虑进一步下调企业相关税率,尤其是增值税税率,比如说从目前的16%进一步下调至13%.这些建议,不能不让财政部长、税务局长毛骨悚然。
        二是专家的解读,获得了决策层各方面的认可。比如,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刘小川认为,草案规定的5000元的起征点标准,是符合合理性原则的,也是基本符合我国的现实情况的。
        刘小川援引《2017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16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3078.9元,每个家庭的消费性支出为71775.4元(按照3.11人/家庭计算),家庭每个就业人员所承担的消费性支出为35887.7元(按照双职工计算),月均消费性支出是2990元。
        对此,他指出,家庭中的每位就业者,其承担自己以及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开支,每月3000元费用足够覆盖其有关食住行以及教育医疗的基本之需。即使仅考虑北上广三地的消费水平,家庭中的每位就业者的月均消费性支出为4610元。
        三是个税调整的重点已经从免征额转移到五项税前扣除方面。此次人大常委会会议个税二审的最新变化是,赡养老人的支出也予以税前扣除。由此前居民个人的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四项支出可以在税前予以扣除,增至五项。
        这一方面是对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种补充,另一方面,个人所得税通过这五项扣除,向家庭所得税方向发展。
        这个大家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德勤中国税务合伙人王欢曾经对记者说,不同于以往的数次税法修正,本轮改革不再单纯地关注工薪所得起征点(即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的调整,而是立足于个人所得税的整体税制和征管体系的重塑,影响势必广泛而深远。与此同时,征求意见稿所引入的多个专项扣除涉及到大量个人信息,未来该制度如何在税收征管实践中高效落地值得关注。
        历年全国两会上,一些企业家代表、委员都在呼吁个税免征额要在8000-10000元,原因无非是员工“上有老、下有小”“有房贷、有车贷”,现在在“五项扣除”中已经一一列明,似乎没有再反对的理由了。
        因此,免征额不变,税前扣除增加了一项,也会起到提高免征额的作用,而且使得个税的调节功能更加精准。我想,这大概是2011年的个税建议高达23万条,而今年只有13万条的原因之一。
        此外,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也是符合目前的大背景的。从草案后附的税率表可以看出,原先按月计算的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扩大3%、10%、20%三档较低税率的级距,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原来还有专家建议,要降低个税的边际税率。但是,最近几个月看到有不少的“高价明星”过着“无比幸福”的生活,也懒得再说这些事了。

        (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博导)